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商业构想(1)
    应久珍得了程三儿的保证,登时大喜过望,急忙磕头谢恩,一直把对方送出老远,这才回楼牵马,去找义兄陶宝生。

    程三儿说今晚将紫烟让给陈默,陈默却不能真的留在紫烟房里不走。将他准备开间京城最好的妓院的计划简单跟对方说了一遍,重点强调了一下希望她来帮助自己,让她好好考虑一下之后,便跟李九妹告辞下楼。

    回到四合院儿,杏儿居然还没回来。陈默不禁有些担心,又等了会子,正要说出去迎一迎的时候,听见院门儿咯吱响动,急忙出门去看,见此情形,李九妹也连忙跟了出去。

    “老爷,奴家把吴掌柜的给您请来了……吴掌柜,这位便是陈默陈老爷!”杏儿给吴方长介绍道。

    话音尚未落地,便见那已经六十出头的吴方长紧行几步,噗通跪在陈默面前,口称少东家,登时张大了嘴,惊的说不出话来。

    李九妹也很惊讶,心说这吴方长怎么管陈默叫少东家呢?他的东家又是谁?同时释然,难怪陈默如此有谱了,原来是吴方长的少东家,少主相请,可不紧着就过来了嘛!

    “吴掌柜的,咱家可是久仰大名。娓冈缇退等迷奂胰タ纯茨忝空庑├匣锛,一直抽不出时间……起来吧,起来说话,咱每进屋说!”

    陈默这是头一回见吴方长,不免多打量了对方几眼,见其身材枯瘦,长相普通,瞧着六十上下的样子,若非一对眼珠子闪闪发光,以及下巴上那一捋山羊胡子,让他显得十分精明以外,若是没人介绍,还真看不出此老便是京城当铺行当中执牛耳的人物。

    同样的,吴方长也在打量陈默。见其英姿勃发,身子笔挺,一副十分精神的样子,如同一只收拢爪子的雄豹。不禁暗暗佩服老东家眼光,恭恭敬敬的将陈默让进屋,坐到下手相陪。

    杏儿和李九妹无需陈默吩咐,自去沏茶倒水洗水果,少顷捧上前来。吴方长匆忙起身,双手从李九妹手中接过茶盏,谦虚道:“小老儿可当不起歌仙如此伺候!”

    “无妨,你是跟随祖父多年的老人儿了,按着辈分儿,该叫你一声前辈才对。她俩都是咱家的女人,该当代咱家伺候!”陈默笑道,一边从杏儿手里接过茶盏,掀开盖子冲吴方长示意一下说道:“都是自家人,用不着闹规矩。喝茶喝茶,咱每边喝边说!”说着话当先啜了一口。

    陈默这种做派颇和吴方长的胃口,呵呵一笑说道:“少主如此,小老儿可就不客气了!”说着也学陈默的样子掀开茶盏,轻轻呡了一口,赞道:“好香的茶叶,地道的西胡龙井吧?”

    “咱家于茶道来说,七窍通了六窍,吴掌柜的这可是问道于盲了。九妹,这是西湖龙井么?”陈默没有不懂装懂。坦然说道,探寻的望向李九妹。

    “老爷一窍不通,还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奴家佩服!”李九妹嫣然一笑。冲吴方长点了点头:“吴掌柜的看来比老爷强的多,一下子就品出来了,正是西湖龙井!”

    其实西胡龙井也没什么出奇的,不过就是拉近关系的一个话头罢了。双方又客气了几句,吴方长主动扯入了正题:“其实小人早就该拜会少主的,一直等到今天。实在是……”

    “用不着客气,那么一大摊子都要你操心,咱家知道你忙。今日叫你过来,一来呢,是想告诉你,抽空将当铺的账目抄一份给咱家,咱家有用。二来是想问问你旁边那些空宅的事儿。”

    账目之事,乃是题中应有之意,吴方长并不奇怪,倒是听陈默问到旁边的那些空地,略微诧异了一下,不答反问:“少主莫不是想着要开妓院吧?这事儿搁置了这么久,确实也该提上日程了。”

    陈默并不否认,索性将自己的想法合盘托出,末了见三人都是一副吃惊的样子,不禁笑道:“你每也别这么看着咱家,这事儿咱家已经下定决心了,而且,还要想办法将万岁爷拉下水,让他给咱每做靠山……”

    “老东家是唯恐让皇帝老爷知道自己有钱,遮遮掩掩的瞒着,平日里更是连当铺去都不去,生恐外人瞧出他跟当铺的关系。你这倒好,这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有钱,竟让连皇帝老爷的主意都敢打,就不怕他说你贪墨治你的罪么?”

    吴方长被陈默的计划惊的目瞪口呆,心念电转间,刚要劝说陈默两句,忽的又想道:“早就听人说陈默聪明绝顶,这些问题不可能想不到。那他为何还要主动……是了,是了,他才是明白人。浪械囊磺卸际腔实劾弦,干脆就来个光明正大,如此一来,凭着他与皇帝的关系,皇帝老爷岂非会更加信任于他?有了皇帝老爷的信任,还愁挣不到钱?怪不得老东家叮嘱咱,万事都要听这位少主的,他这策略,可比老东家高明多了!”

    如此一想,隐藏的极深的轻视之意不免一扫而光,由衷的赞叹道:“少主行事果真天马行空,不拘一格。日后有您掌舵,咱每铺子,怕是要愈加辉煌喽!”

    陈默也不谦虚,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忽的问道:“对了,咱每和生源有异地承兑的业务吗?”

    吴方长不知道陈默为何将话题扯到了这上边,摇了摇头:“那是银号的事情,如今银号的生意大多把持在晋商与浙商的手里,其中,又以浙江的徐氏银号以及山西的张氏银号为尊。咱每手里也有一家和顺源银号,规模倒是不算特别大。”

    “张氏银号?是蒲州张家开的么?”陈默问道。

    “正是!”

    陈默沉吟片晌,忽然说道:“这银号生意可是挣钱的紧,不能总是便宜他每,咱每必须得想办法分一杯羹……你带着下人吧?择日不如撞日,你派人去找和顺源的掌柜,就今晚,咱每商量商量,咱家已经琢磨出了一些点子,你俩一道帮着咱家参详参详!”(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