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二百零八章 风波异想天开
    “还能卖什么药?无非就是两种可能,或者是知道惹不起你,巴结你。或者是用这样的伎俩麻痹你,日后再想别的法子对付你!”冯保原来一直在东边堂屋内喝茶看书,听陈默问去疑问,如是说道。

    紫烟已经走了,地契却被陈默留了下来,拿着盒子冲冯保晃了晃:“那这地契怎么办?”

    “收着就是,莫非还退回去不成?”冯保反问道。

    陈默稍稍皱了皱眉,说道:“这不成明抢了么?传出去,怕是名声不利吧?”那些弹劾你的罪状里,不也有这一条吗?我可不想步你后尘。

    “咱家知道你想为宦官正名,不过也得分对象。良善人自然是不能欺负的,像应久珍这种人,钱财并非好来路,便真的夺了也无大碍,多不过你跟皇爷提一嘴,只要皇爷不说什么,别人就是想拿此事说事儿,也伤不到你。”由于彩玉便在旁边,冯保便改口称“皇爷”,不再直呼其名。

    “也是。煤⒍惨蛳略孪陕,替万岁爷扩建成一家古今难寻的大妓院,权当这小子孝敬万岁爷了。”陈默恍然大悟,心知自己过于执着了,不义之财,不要白不要,管他有什么伎俩,先收下再说。

    用过午饭,冯保要回昭陵,陈默挽留不。肫鸫虼铀捣菁坦馊フ蚜耆绕蚧刂,自己一直没朝面儿,便决定跟冯保一道回去看看。

    “老爷,光听说热气球了,奴婢还没坐过,让奴婢跟你一道去吧,顺便也好保护你!”听到陈默的决定,李九妹抢先说道。

    “老爷,我也想去!”杏儿紧随其后。

    “少言,别人不带,你总得带上咱吧,话说好多天没见到王嫂了。怪想她的!”彩玉也道。

    只有思琪没说话,不过看她眸中放光,满脸神往的样子,便知也想同去。

    冯保笑吟吟的看着陈默。一副看笑话的神情。

    陈默有些挠头,摊手说道:“大家都想去,可热气球也坐不下这么多人。俊北咚底乓丫牒昧硕圆:“算上咱跟祖父,顶多还能再带一个,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带谁也不合适。这样吧,你每自己商量,咱跟祖父先去找铁牛他每,商量好谁去了,再过来找咱每!”

    说罢他抓起冯保就走,倒好像躲瘟神似的。直到出了大门儿,这才手拍胸口,苦笑说道:“让她每自己争吧,孩儿真是没法儿了!”

    “你呀……”冯保伸指戳了陈默额头一下,问道:“铁牛他每呢?该不会在宫里吧?咱家可不能朝面儿!”

    “孩儿已经被万岁爷特许住在宫外了。由于热气球基地的提督还是孩儿兼领,为了来回方便,孩儿便将铁牛他每带出来了,就从前边空宅子给他每挑了一处,还每人赏了他每五十两银子,这些日子他每可是玩儿的乐不思蜀喽!”

    “好端端的,郑氏怎么想起让你做延祺宫的掌印呢?”冯保不置可否,一笑问道。

    陈默边前头引路边说道:“开始孩儿也不清楚,后来才知道,是郑友德的建议。郑氏用苦肉计,把他送给了王恭妃……王恭妃跟张宏张鲸走的都挺近,宫里的管事牌子还是老张宏的徒弟,孩儿琢磨着。准是老张宏瞧出孩儿在昭陵的布局,不希望孩儿离开京师,发展壮大,这才利用了郑友德。”

    “你分析的有些道理,张宏这人眼光毒辣,手段高明。张鲸自以为了不得,其实比起他来差的远了。”冯保点头,接着又道:“适才你说郑氏用苦肉计将郑友德送给了王恭妃?看来咱家果然没看错,那丫头别看岁数不大,其实挺有野心。”

    陈默不以为然:“有野心好,后宫里头,没野心的真心活不好。反正现在他跟孩儿一条船,孩儿只盼着他也能如王恭妃般生个龙子,到时候,孩儿拼着名,也扶她的儿子上位。”

    “位分嫡庶,皇位继承,自有规矩。皇后生子,自有嫡子接任。若皇后一直无子,还有朱常洛在先,你这心思,怕是出力不讨好吧?”冯保不知道陈默“未卜先知”,十分不理解陈默的想法——当初他在位时,可是挺尊重那个王恭妃,甚至还打过扶朱常洛登基的主意。

    陈默一笑:“祖父执念了,昨晚你还让孩儿在太岳公的事儿上推波助澜,如今轮到这事儿,怎么又想不开了?孩儿确实巴不得郑氏生子,越早越好。到时候撺掇皇帝立她的儿子为太子,那些大臣每还不吵翻了天?”

    经过昨晚冯保的提醒,一直以来陈默最害怕的国本之争,此刻已然改变了初衷,盼着越早到来越好了。

    “原来你是打这个主意!”冯保一笑,紧接着有皱眉眯眼,忧心忡忡的说道:“现在还不行,时机不到,你的力量还太弱,万一争不过那些外臣,让朱常洛当上了太子,咱每怕是就要万劫不复啦!”

    “孩儿知道,这种事儿又不是孩儿说的算的,还得看郑氏自己争不争气呢!”

    “那倒是,”冯保说道,猛然眼睛一亮,左右打量无人,压低声音对陈默说道:“咱家突然想起来,假如你若是睡了那郑氏,让她替你生个儿子,那扶持起来,可就比朱翊钧的儿子有劲儿多了……”

    这念头陈默不是没动过,可惜每次只是刚一冒出来,便因为与朱翊钧之间的友谊而强压到内心深处,从不愿深想。

    现在冯保竟然提了出来,让他不由的大吃一惊,瞪大眼睛望着冯保迟疑问道:“这怕是不好吧?先不提孩儿不想让朱翊钧戴绿帽,也不提郑氏的反应,就算真的生出儿子,万一日后走漏风声,恐怕诛九族都难消皇帝的怒火吧!”

    “说的也是,”冯保不过顺口一说,听陈默这么一分析,也觉自己过于异想天开,不由尴尬一笑:“咱家想左了,确实不好操作。除非你能下狠心……不过就你那性子,怕也下不去这狠心,罢了罢了,权当咱家没说过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