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十三章 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怎么样?”陈矩一边往屋内走,一边问道。

    “他去了望月亭,后来来了一个人,两个人待了很久……”

    “什么人?”陈矩神色一紧,打断钱沐。

    二人已经进了屋,钱沐一边帮陈矩拉开椅子,一边赫然说道:“孩儿怕他发现,没敢离的太近,是以没看清那人的长相,不过那人穿着一身黑衣服,身材略胖。”

    “黑衣服?身材略胖?会是谁呢?”陈矩根本没往万历的身上想,皱起眉头沉思,不过后宫宦官何止万人,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便道:“连相貌都没看清,自然也没听到二人说话了?”

    “嗯!”钱沐耷拉下脑袋,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你怎么不跟着那人看看呢?”陈矩有些恨恨的说道,随即一叹:“算了,下次再说吧,你先下去,记。饧滤膊恍砀嫠。”

    钱沐懦懦退下,房间里只剩陈矩一人,孤灯如豆,将他的影子映在雪白的墙壁上,偶尔爆开一个烛花,影子便也跟着跳动,显得颇有些诡异。

    “当初那监印到底是不是他偷的呢?”

    陈矩伸手揉了揉太阳,以手扶额,再次陷入了沉思。是的,他虽然一刀杀了高磊,那也是因为高磊道破了他的秘密,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对于监印到底是不是高磊偷的,他一直心存疑虑。

    他不后悔杀了高磊,哪怕高磊是被冤枉的。他也愿意相信陈默确实无辜,可是说不出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太巧了,巧合的让人不敢相信。

    “假如监印真的是陈默所盗,那钱沐看到的那人,会不会是负责联系陈默的人呢?他究竟代表的哪一方势力?冯保?张宏?张诚?张鲸?抑或是哪一宫的娘娘?更甚者,会不会是万岁爷呢?”

    高忠性格耿直,多年来得罪了不少人,陈矩想到的那些人都有除掉高忠的动机,其中尤其以冯保为甚。只是到底是谁,饶是陈矩自诩聪明,也无法说清楚。想了很久,他也只能做出决定:“走着看吧,真有鬼,迟早有露出马脚的那一天!”

    陈默确实有些饿了,一路直奔厨房,到了之后发现里边还亮着灯,算算时间,忍不住有些奇怪:早过了饭点儿,这么晚了,里边会是谁呢?

    推门而入,见角落里席地坐着一人,正对着一碟花生米自斟自饮,不禁笑了:“三哥,又偷酒喝,信不信咱告诉义父让他打你的板子?”

    “你敢?”赵鹏程回头瞪陈默一眼,噗嗤一笑,招呼他道:“过来过来,好几日没吃酒,嘴里快淡出鸟了,赶紧过来陪哥哥喝两杯。”

    “你喝吧,等会还得伺候义父洗脚,你想害死咱。俊背履ψ虐谑,问道:“义父说让你给咱留了饭,哪儿呢?”

    “蒸笼里热着呢,还有半只烧鸡,义父吃剩下的,也让咱给你留着……不愧是义父最宠的义子,这份待遇,咱看了都眼红。”

    陈默一边从蒸笼里将菜取出,挨着赵鹏程面前的花生米摆放好,一边笑道:“三哥别取笑咱了,义父对你不也器重着呢么?听说内宫监的掌印田公公要去南直隶当守备,义父不是推荐了你跟着嘛,那可是肥差,到时候可不许忘了兄弟。”

    “八字还没一撇呢,哪有你好,内书堂读书,日后一旦得着机会,掌印司礼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着话陈默已经手拿馒头学着赵鹏程的样子坐到了他的对面,二人对视,突然同时笑了起来。

    笑了会子,陈默渐渐收住了笑声,塞了口馒头含糊不清的说道:“咱哥俩也别互相吹捧了,咱跟三哥投缘,三哥对咱又有救命之恩,兄弟日后但有所成,必定不会忘记哥哥的大恩。”

    “如此甚好,”赵鹏程端起牛眼大的酒盅嗞溜一仰脖,哈的一声放下酒盅,咂咂嘴,语气突然有些怪异:“圣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能记得咱的恩情,咱很高兴。不过,”他突然拉长了声音:“你光记得咱的恩了,别人的呢?”

    “什么?”陈默一口馒头卡住了喉咙,呛的他险些喘不上气,剧烈的咳嗽了会子才算缓过了劲儿,心脏却像被人用力的一把攥。惫垂赐耪耘舫,小心翼翼的问道:“三哥,你喝多了吧?说的话咱怎么听不懂呢?”

    “听不懂?”赵鹏程嘿嘿一笑,起身开门探头左右张望了一下,坐回来望着陈默:“别装蒜,你敢说老祖宗的监印不是你偷的?”

    陈默心头巨震,一个念头划过:他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陈矩让他诈老子来了?

    存了这个念头,陈默顿时提起十二分小心,呵呵一笑:“三哥你别跟咱开玩笑了行不行?那监印不是高磊偷的么,你不是还给咱作证了嘛!”

    “那是唬弄陈矩的,你小子都快露馅了,咱要再不拉你一把,送到静乐堂的可不是高磊了,”赵鹏程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见陈默仍旧不愿承认,索性把话挑明:“你别不承认了,当初你是怎么进的宫?还有,每个月初三你都会去后门河堤上的一块青石板下取东西对吧?别那么看着咱,没错,咱跟你一样,一条绳上的蚂蚱……”

    这下陈默彻底相信了赵鹏程,不过,很快却又浮现一个疑问:“以前主人有什么吩咐不是都会放在那块青石板下吗?咱从来没跟主人有过直接的接触,怎么现在……?”

    “那是以前,”赵鹏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望了望窗户,好像能够透过昏黄的窗户纸望到外边似的:“要变天了,到了必须要启用咱们这些棋子的时候了。”

    “变天?”陈默怔住了,良久,问道:“三哥,你年岁比咱大,入宫也比咱早,咱们那个主人,到底是谁。俊闭馐钦庑┨焖恢痹诓虏獾奈侍,像陈矩琢磨的那样,他能找出好多个希望置高忠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谁呢?自己到底值不值得为他卖命呢?

    这问题太过重要,一问出口,他的心也随着提了起来……

    ps:有人提意见说章节名太文青,那咱从善如流,从这章开始改,假如大家都觉得这样好,前边的咱也改。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