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二十三章 你想脚踩两只船?
    “今晚你来咱家府上……?”

    陈默还以为怎么了,连忙回道:“老祖宗放心,今日小人过来,是得到义父首肯的,特为拜谢老祖宗搭救之恩……”

    “甚好,去吧!”

    冯保不再多言,陈默深鞠一躬,倒退着出了冯保的书房,走到垂花门时,一名番子上前领路,径直往府外走去。

    经过前厅时,有人语之声传来,陈默故作随意的问道:“老祖宗真是下头人们的表率,这么晚了,还有人等着接见。”

    番子先入为主,早已将陈默列入了需要巴结的对象,闻言一笑:“小兄弟说的是,厅里等着的估计是徐爷,早跟老祖宗约好了的,小兄弟面子大,估计他们早等的不耐烦了吧?”

    “他们?”陈默随口一问,那番子道:“是。褂星按笞诓舜笕思业墓芗,今日前晌才到京的,找老祖宗不知有何要事。”

    前大宗伯?

    陈默琢磨的当口,二人已经来到了冯府大门,门子殷切的送了出来。跟门子和那多嘴的番子告辞,走出一截之后,他才想起潘晟,与自己所知的历史一对证,顿时停住了脚步:“糟糕,该不会是来合计着弹劾张思维吧?”有心回头警告冯保,看看天色已经不早,怕陈矩多心,只能作罢。

    回头让赵鹏程联系吧,今日目的已经达到,不可陷的过深,万一事有不测,也好有回旋余地陈默打着算盘慢吞吞的回到高府,却见陈矩的屋里已经灭了灯,倒省却了他一番解释,轻松之余,忽又想起沈鲤的作业,一颗心顿时沉重起来。

    忙碌了大半夜,终于将沈鲤布置的作业不打折扣的完成,陈默吹了吹未干的墨迹,起身伸了个懒腰,见陈友睡的正熟,自己却毫无困意,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门一开,寒风顿时扑面而至,陈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疲惫却好像随风而去,愈加的精神起来。仰头望天,但见弯月斜挂,天高星。侨攵岳茨训玫暮锰炱。这样的天气下,自从他穿越以后,一直压抑的心情居然也松动了许多。

    莫名其妙的,他第一次对于未来充满了信心。

    “梆梆梆”

    沉闷的梆子声响起,陈默略一分辨,知道已经寅末卯初,琢磨着赵鹏程已经起床,便向厨房走去,远远见里边灯火辉煌,人影穿梭,衬着菜刀剁案板的噹噹声,显得十分繁忙。

    待再近一些,便有香气传来,陈默耸耸鼻子分辨出是肉香,肚子咕噜一声,忍不住吞了口吐沫。

    厨房中的人都是赵鹏程的人,见到陈默纷纷打招呼,叫五叔的,叫五爷的,乱纷纷,陈默身在其中,如同众星拱卫的明月。这情形若是退回赵昊辰穿越之前,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这么多天过去,陈默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巴结,并无一丝飘飘然的感觉,问一名手拿大长铁勺的小宦官:“三爷呢?起来了吗?”

    “里间睡回笼觉呢,五叔找他有事……您等着,咱这给您叫他去!”

    “等等!”陈默叫住了小宦官:“算了,还是咱家自己去吧!”说着分开众人向内走去,瞥眼见新出笼的肉馅包子,白乎乎,喧腾腾,顺手抄起来一个,烫的他呲牙咧嘴。

    里间是个储物间儿,米面腊肉白菜土豆,别看什么都有,摆放的却十分整齐。与外间大灶一墙之隔的地方空着,地上铺着稻草麻布片儿,赵鹏程头枕着一袋小米,哈喇子顺着嘴角往下流,呼噜呼噜睡的正香。

    这屋点着一盏小油灯,萤火虫似的幽幽亮着,显得十分幽暗。陈默挨着赵鹏程坐下,靠在热乎乎的墙上,先把手里的热包子解决完,脑子也琢磨好了措辞,这才推醒了赵鹏程。

    “咦?你咋来了?”赵鹏程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又问道:“什么时辰了,义父起床了?”

    “还早着呢,”陈默摇摇头,没心思跟他开玩笑,直接转入正题:“咱找你是有要事告诉你,想个办法,偷着告诉冯公公,让他最近消停点,外廷的事情千万别掺和。”

    “为啥?”赵鹏程精神起来,侧耳听了听外间,用跟陈默差不多的声调轻声问道。陈默话语间对冯公公并不如何尊重,他却因为早有了别样的心思,是以感觉并无不妥。

    “你别问了,听咱的准没错。”

    “可是,前几天你不是还跟咱说什么拖字诀么?怎么转眼……”赵鹏程疑惑不解,猜不透陈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有自己的小心思,先头跟陈默商量,不过无奈之举,可那并不代表他要唯陈默马首是瞻。

    陈默从他眼睛中发现了这一点,不禁有些迟疑起来: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先不说对方相不相信自己的能力,算相信,谁敢保证他一定会跟着自己冒险呢?

    这不是陈默对自己没信心,事实上,对于即将要做的事情,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历史的惯性是巨大的,蝴蝶翅膀的事实或许存在,但面对巨大的历史车轮,是成功改变方向,抑或是粉身碎骨,谁都说不清楚。他之所以如此选择,除了不喜欢命运被别人掌控以外,大部分原因还是冒险的天性在作怪。

    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他可以义无反顾,奋力一搏,却不敢保证别人也能向自己一样。

    可是不解释清楚,势必不能取得赵鹏程的信任,这是陈默不希望看到的。归根结底,他的实力太弱,算的上孤立无援。若是再失去赵鹏程的帮助,昨夜想好的思路必须打乱重来,再寻这样一个人,可难了。

    但是该怎么解释呢?

    陈默默然良久,终于缓缓开口:“三哥,有些事情现在咱不能跟你解释的太细,但有一点咱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咱准备做一件大事,成了,咱俩飞黄腾达,绝对当不了替罪的羔羊。即使成不了,咱也能抽身而退。你若相信咱听咱的,实在不信,咱也没有办法。”

    “你想脚踩两条船?”赵鹏程愕然望着陈默,竟然一下子点破了他的心思。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