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三十七章 尽人事听天命
    “小人日前曾托赵鹏程给您捎信儿,让您近期不要招惹张申两位相公……”

    “什么时候的事,咱家怎么没听说过?”冯保大奇,打断陈默的话。

    陈默一怔:“不会吧?那天晚上小人去老祖宗您府上谢恩,第二天……赵鹏程那儿不可能出岔子,难道……?”

    “这帮兔崽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冯:芸旖虑椴铝烁霾焕胧,重重一拍桌子:“太平日子过久了,不收拾他们,一个个的都不知道自个姓什么了,哼!”

    陈默这才知道,不是冯保不重视他的意见,而是他的提醒,冯保压根没收到,不由暗叹,蝴蝶效应虽然厉害,不过想要扇动翅膀,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现在该怎么办呢?他低头沉思,沉默移时,突然抬头望向冯保:“小人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知不觉中,冯保已经将陈默抬到了对等的地位,闻言说道:“你小子惊世之言说的还少么?这当口卖的哪门关子,说吧,咱家参详参详。”

    被人重视绝对是件幸福的事情,尤其是冯保这样的地位。陈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腆然一笑,说道:“老祖宗恕罪,小人身份低微,实在是怕……还拿《越王世家》举例,越王勾践春秋称霸,皆托范蠡文种之功,此二人结局却截然不同,为何?陶朱公范蠡识人性知进退也。”

    “依你所说,汉初三杰文忠候际遇又当何讲?”

    文忠候乃是萧何谥号,对此大汉朝开国功臣,陈默自然知之甚祥,听冯保用此人反驳自己,顿时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毫不客气的反问:“老祖宗既然提到文忠候,自然知道阳夏侯陈豨叛乱,高祖御驾亲征之事。”

    冯保点头,目露不解:“此事又和萧何有何关系?”

    陈默舔了舔嘴唇,冯保瞧个正着,随手指了指自己的茶杯:“喝口茶润润嗓子再说。”

    确实口干,此刻陈默也顾不得嫌弃了,端起茶杯咕咚咚灌了两口,抹嘴满足一叹,先谢过冯保,这才继续说道:“高祖亲征,萧何留守帮助吕后杀掉了韩信,消息传到高祖耳中,高祖派人拜萧何为相国,加封食邑五千户,并且派士兵五百,都尉一名,作为相国的卫队。满朝皆贺,唯有门客召平素衣白履昂然吊丧。他对萧何说:公勿喜乐,从此后患无穷矣!萧何不解,言说其进位丞相,宠眷逾份,且遇事小心谨慎,未敢少有疏虞,问召平何出此言。召平说道:主上南征北伐,亲冒矢石。而公安居都中,不与战阵,反得加封食邑,揣度主上之意,恐在疑公。公不见淮阴侯韩信的下场吗?萧何大惊,第二日急忙上殿拜辞恩赏,并捐其家产资助军中,高祖闻之大喜……”注

    陈默不愧是教历史的,侃侃而谈,便连细节都说的分毫不差,倒像那史籍乃是他所著述一般,单这一点,让冯保暗暗挑起了大拇哥。

    “依你的意思,莫非要咱家也学那萧何,散其家财,以结帝心不成?”冯保问道,心说咱家经营多年,好不容易攒下点家当,那不是割咱家的肉么?

    陈默提到萧何的本意其实是委婉的提醒冯保,锋芒太过了。人家萧何那么大的功劳,还得夹着尾巴做人,你冯保不过一阉竖奴才耳,何敢盗君政柄,猖狂若斯?把持朝政不算,居然还主动朝皇上要伯爵。你也算的上文化人,莫非连淮阴侯的教训都忘了?淮阴侯韩信曾经主动要求刘邦封他为王,日后被诛,与讨王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听冯:孟癫⒚惶约旱囊馑,不禁有气,甚至忘记了身份,不客气的说道:“散尽家财又何妨?钱财者,身外物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依着小人,只要能够度过眼前危机,别说散尽家财,主动隐退也无不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迎着冯保的视线,一字一顿说道:“老祖宗,小人也想效仿那门客召平,问您一句,文种韩信之祸,难道不足引以为戒么?”

    “这?”冯保沉默了。虽然陈默的话不中听,可他能够从陈默的话里边感受到一片至诚。生气是不会生气的,可真的依陈默所说,这么多年的打拼,岂不全部成了无用功?

    两个人都不说话,室内顿时静了下来,不知哪处窗户纸粘的不结实,寒风吹过,发出频率很快的震颤声,和着冯保略嫌粗重的呼吸,搅的陈默心里七上八下,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

    “你先下去吧,待咱家再好好想想!”不知道过了多久,冯保终于打破了沉默。

    陈默向他的脸上望去,见他面色严肃,心不禁一沉,又见他目光复杂,显然并未下定决心,不由又升起了些希望,一句话冲口而出:“情况危急,老祖宗一定要三思。∪恕∪烁嫱耍 

    他多么想将历史上冯保的结局告诉对方啊。只是他知道,算告诉了又如何?冯保会相信吗?

    换成别人,恐怕连方才那些话都不敢跟冯保提吧?陈默自我安慰自己,心里嘀咕着尽人事听天命,磕头告退。

    掀开厚重的门帘,寒风裹挟着一大团柳絮似的雪花扑面而至。只见苍穹如盖,灰暗的云团层层叠叠,雪片如蝶,天地一片苍茫。

    “好雪!”

    突然而至的大雪让陈默沉重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蹲身捧一把散碎的雪花用力抹在脸上搓洗两下,只觉精神焕发,担忧一扫而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反正老子已经尽力了,咋地咋地吧!”如此想着,他再不纠结,迈开大步,径往文华殿而去。

    他刚走,屋内冯保便下炕来到了门口,望着他的背影没入风雪之中,冯保的脸色变的十分复杂,良久,迈步出屋,站立在风雪之中,任凭大红蟒袍在风中鼓荡,仰望苍穹,突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注:汉十一年,陈豨反,高祖自将,至邯郸。未罢,淮阴侯谋反关中,吕后用萧何计,诛淮阴侯,语在淮阴事中。上已闻淮阴侯诛,使使拜丞相何为相国,益封五千户,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相国韂。诸君皆贺,召平独吊。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美,故世俗谓之“东陵瓜”,从召平以为名也。召平谓相国曰:“祸自此始矣。上暴露于外而君守于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卫者,以今者淮阴侯新反于中,疑君心矣。夫置韂韂君,非以宠君也。愿君让封勿受,悉以家私财佐军,则上心说。”相国从其计,高帝乃大喜《史记·萧相国世家》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