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六十一章 论政(三更)
    “抄家不急,今日不早了,怎么也得明天再说!”陈默琢磨着,虽然朱翊钧说了让他抄完冯源的家再回宫伺候,不过这种美差,不能独享,还是得进宫回禀朱翊钧一声,算朱翊钧真的放手让自己处理,也得请旨,不拘锦衣卫东厂的拉些人参与进来,大家一起发财,顺便也能拉拢一些人心。另外,冯源是冯保的亲信,昨夜冯保没提,自己这儿却不能不上路,事先还是得跟他商量一下才说的过去。

    “印公说的是,需要多少人手,回头卑职准备一下。”孙耀说道,目光灼灼,与高盛一同盯着陈默,想要参与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看来这两人此来,除了送礼表忠心,心里边也对这抄家美差十分惦记啊。

    陈默心头冷笑,表面不动声色,说道:“具体需要多少人手,现在咱家也说不准,你每回去先预备着,晚些时候咱家自会通知……还有别的事么?”

    “这是惜薪司近年来的账目,一直是卑职在负责,特拿来请印公过目!”高盛说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床腿外侧,摞着尺许高的一叠蓝皮册子。

    陈默进门一直在猜测二人来意,若非高盛点明,对那些册子还真的未曾留意。

    一衙管账之人,必定是掌印的心腹,如今冯源刚死,高盛居然紧着过来投靠,想到此处,陈默不禁有些齿冷。不过此刻他却不能发作,只能点点头:“高公公有心了,先放着吧,抽空咱家会看的……咱家还要入宫,你二人若无别的事……?”

    “印公您自忙您的,卑职每无事!”二人连连摇头,隐隐有些失望。

    陈默却不管他们,一笑说道:“如此,咱家不留你每了。”说着话,端起旁边的茶盏,掀起盖子,轻轻啜了一口。

    “臭小子,你怎么入宫来了?”见到陈默,朱翊钧果然很奇怪。

    陈默笑着施礼请安,瞥了旁边给朱翊钧倒茶的小宦官一眼,待其退下,这才上前,从怀中掏出孙耀与高盛送给他的那两张银票,递给朱翊钧说道:“内臣刚当上掌。剿居腥死锤诔妓屠,这么大的数目,内臣受也不是,拒也不是,只能拿给万岁爷过目。”

    “嗬,六千两?谁。亢么蟮氖直剩 闭庋氖,算贵为皇帝,朱翊钧也有些咋舌明朝的税收,一年也不过几百万两,某些写明朝的作者,动辄上万两十万两百万两银子的写,其实过于想当然了。

    “朝廷贪腐成风,根深蒂固,万岁爷别生气,这种事情想要改变,得徐徐图之,急不得。”陈默没有直接回答朱翊钧的问题,他刚刚当上惜薪司的掌。刹幌氡成细龃蛐”ǜ娴钠烙,除非朱翊钧执意追问,否则他是不会出卖孙耀与高盛的。此事无关其它,不过人情世故而已。

    好在朱翊钧对这样的事情也有耳闻,并未深究,而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其实朕一直很纳闷,内臣不说了,大多数不识字不明理,贪污财情有可原,那些外臣,可都读的是圣贤之书,尊的是孔孟之道,在这阿堵物面前,怎么也没抗拒之力呢?”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万岁爷其实也用不着纳闷,以内臣看,外臣们贪腐并不奇怪。圣人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些人们大多出身贫寒,十年寒窗,一朝得势,巨大的诱惑面前,还有几个人能够守身如玉?所谓千里做官只为财,真正还能心中惦着天下黎庶的,不敢说没有,凤毛麟角而已。”

    陈默侃侃而谈,朱翊钧并不打断:“再说内廷,内臣是从最底层的小火者一步步起来的,受的苦难罄竹难书。这样的经历,每个上层的宦官大同小异。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爬到了高位,自然要连本带利的将以前没有的都争取到。宦官无法生育后代,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剩下的,也金银珠宝这个好了。那些外廷人说咱每财,咱每倒也想色呢,不过自己骗自己罢了!”

    这样的评说,朱翊钧还是头一次听到,边听边微微点头,等到陈默住口,他方轻轻一叹:“你说的有道理,这些东西,朕也隐隐有所察觉,却没你看的透彻。依着你,想要改变这一切,又当如何?”

    身为一国之君,朱翊钧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乃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再过两年,他甚至还会因为干旱,而步行数十里去郊外求雨这个时候的他,还是个胸怀大志,希望中兴大明的皇帝。也正因此,陈默才会改变初衷,不顾时刻都有暴露秘密的危险,留在宫中为他卖命。

    “难!”陈默迟疑片晌,缓缓吐出一个字。这样的问题,后世那些出色的政治家都无法解决,何况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历史老师。这问题其实关乎人性,属于社会学的范畴。无数人都希望解决这个问题,无数人都在这问题上折戟。也许,只有人类消亡,贪污才会消失吧?

    “真的有这么难吗?”朱翊钧有些不甘心,暂时忘记了陈默的岁数。

    “万岁爷以为与太祖相比如何?”陈默不答反问。

    朱翊钧一怔答道:“太祖雄才大略,光照千秋,朕不能及其万一。”

    这话有些言不由衷,起码有些过于夸张了。

    陈默心知肚明,却不点破,而是说道:“万岁爷也承认太祖厉害,内臣记得,太祖时,贪污很少的银子要扒皮,结果如何呢?该贪的还是贪,杀之不。灿稚。”

    “是。嬉哺锌,怎么这些贪官们杀不尽呢?难道他们不怕死么?”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陈默缓缓吐出一段话来,朱翊钧听的一怔:“这是《道德经》里的文章吧?你小子岁数不大,看过的书倒是挺杂。”

    其实陈默说出这段话后悔了,明朝以儒治国,并不推崇黄老之术。幸好朱翊钧并无怪罪之意,他这才暗吁一口长气,斟酌着说道:“万岁爷谬赞了,内臣不过瞎看罢了……其实这段话内臣十分赞同,底下人其实不怕死,非要用死去吓唬他们,作用其实不大。当年内臣家乡闹灾,为了挣一捧观音土,人们是真不怕死的……”

    ps:三更提前送上,看在我等会儿还要熬夜码字的份上,明天的推荐票给我留着点吧!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