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二十三章 飞(1)(首更)
    “谁知道呢?小陈公公人挺好,但愿这一回他能成功罢!”王嫂说着话稀里呼噜的吃了起来,很快吃完,将碗放在炕尾柜子上,冲彩玉说道:“行了,奴家先去了,你自己在家小心点儿……”

    “咱也想去看看!”彩玉冲口打断了王嫂,倒不是害怕独身,前些日子逃亡的时候,早就把胆子练出来了,不过是心血来潮罢了:“你每不是在那个赵木匠家做活么?那里的人都可靠吗?”

    “活儿不多了,今晚就奴家跟赵家嫂子和刘家嫂子三个人,他们都是老实人,你若想去,只要知会他们一声,定然走不了嘴的。”

    “那就好!”彩玉飞快将最后一口面片儿扒拉到嘴里,穿鞋下炕,也将碗放到了柜子上:“走吧!”

    王嫂答应一声,找出一个灯笼,借着油灯的火点燃,噗的吹熄油灯,拉着彩玉的手出了门。

    隔壁邻居家的狗突然狂吠了起来,王嫂一边锁门一边嘀咕:“狗东西,连咱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么?平日里白对你那么好了。”

    彩玉一笑:“狗脸狗脸么,翻脸不认人!”

    “说的是!”王嫂一笑,拉着彩玉向离着不远的赵木匠家走去。黑咕隆咚的,两人谁都没有看到,身后墙角蹲着个黑影……

    快到子时的时候,球囊收口的最后一步终于完成。王嫂挽个疙瘩,低头将线头咬断,伸直腰,活动了活动僵硬的脖子,正要叫醒旁边歪着睡着的彩玉,忽听院子里一阵狗吠,李天佑细声细气的声音传来:“赵木匠,赵家的……”不禁一怔,这么晚了,他怎么来了?

    老赵早就睡下了,西间炕上只有赵家嫂子刘家嫂子和王嫂彩玉。彩玉也被狗叫声惊醒,四人对望,赵家嫂子先反应过来,下地去开门。

    王嫂等人还没来得及下炕,就听到赵家嫂子惊喜的声音:“小陈公公,这么晚,你老人家怎么来了?”

    “今日都二十九了,马上就除夕,咱家睡不着。 背履蝗骋还盏脑诶钐煊雍臀撼牟蠓鱿陆宋骷涠,先跟刘家嫂子和王嫂打招呼,最后视线才落到被烟熏的花猫儿一般,根本就忘记洗的彩玉脸上:“彩玉?感情你知道咱家要来,故意的吧?”

    几位妇女忙着跟陈默等人见礼,东头老赵也被吵醒,趿拉着鞋过来,只有彩玉端坐炕头没动,望着陈默,淡淡说道:“屁股好的挺快么?不是你被阴尚德踩的鬼哭狼嚎的时候啦?”

    “你……”陈默一愣:“咱什么时候鬼哭狼嚎来着?咱家没得罪你吧?故人重逢,你就不能给咱家个笑脸儿么?”

    “谁跟你是故人?当初蒙你收留,带着来了此间,后来你被阴尚德踩的昏迷,咱也出口救了你,算扯平……”

    “好好好,算你狠!”陈默想不到印象中那个清冷高傲的小姑娘说起话来如此伶牙俐齿,连忙摆手讨饶:“咱家不跟你一般见识总行了吧?王嫂,收口怎么样,快完了么?”

    见陈默被彩玉顶的无话可说,退避三舍,刘家嫂子赵家嫂子吓的捏了把冷汗,只有王嫂,愈发好奇彩玉的身份,心说这丫头连公公都不怕,到底是什么家世。

    “好了,小陈公公来的正好,咱每刚做完……”赵家嫂子忙着回话,生怕彩玉跟陈默再针锋相对,万一惹的陈默发怒,连累了自己可就不好了。

    “好了?这么快?”陈默大喜,并未留意到众人的心思,忙着向炕中间堆着的那一大团堆作小山似的麻布望去,只是那高高的麻布团乱七八糟,看半天,别说收口,连哪里是哪里都分辨不出来。

    “确实好了,刚收工公公就来了!”王嫂笑着说道,那天与陈默一席长谈,在她心里,已经拿陈默看做十分亲密的人,见陈默大喜,十分欣慰:“奴家本还想着明天起大早儿去告诉公公,给公公个惊喜呢,谁想到公公这么急,大半夜的就来了呢?”

    “惊喜,确实惊喜!”陈默以为起码还得再拖半天,现在乍然闻听喜讯,乐的合不拢嘴,摸索怀里摸了个空,连忙回头:“天佑兄,带银子了么,每人五两!”见李天佑摇头,颇为不好意思冲三女一笑:“咱每出来的急,都没带银子,明天你每去找李公公,每人五两,他敢不给,咱家揣他屁股。”

    李天佑一笑:“你陈公公发话了,咱家敢说个不字么?”

    三女连忙拒绝,却被陈默摆手制止:“都别推,这是你每应得的……马上就过年,买点好吃的,再做身新衣服,欢欢喜喜的过个年……对了,赵家嫂子,听说你不许老赵哥喝酒,这可不好,男人嘛,平日累死累活的,就这点爱好。听咱家的,给他多打点……”

    “谢谢陈公公,”老赵心中感动,得意的冲自家媳妇一努嘴:“听到了么?陈公公都发话了……”

    “行行行,”赵家嫂子瞪了老赵一眼,冲陈默解释:“也不是奴家不让他喝,他这人见了酒没命,平日爬高上低的,奴家也是担心他。”

    “是这么个理儿,老赵哥,喝酒可以,适可而止,不然咱家也帮不了你了!”

    老赵连连点头。

    又说笑一会子,陈默突然心中一动:“看大伙儿都这么精神,不若咱每现在就去放这大孔明灯如何?”

    “这么晚了……”魏朝先就一怔,众人也很惊讶,只有李天佑隐隐明白陈默的心思,打断魏朝:“有什么晚的?晚些好,安静,万一再成不了,还省的别人看笑话呢……是吧少言?”

    陈默确实是这么想的,闻言也不遮掩,点头说道:“还是天佑兄懂咱,说真的,连着失败了两回,咱家这心里也没底了,不若趁着现在没人,先去试一试,万一不成,大家都不是外人,咱家这面子上也好过的去。”

    “那好,咱这就去叫老刘,加上他儿子,再有几位公公,人手是够使的了……娘子,你去套车,先把这球囊拉过去,咱跟老刘随后就去找你每!”

    “大家都动静小点儿,别惊动了别人!”陈默不放心,叮嘱了一句。

    众人答应着,各自忙乎了起来。

    “心里没底就别试了,省的出丑!”彩玉不知何时下了炕,站在陈默旁边小声嘀咕。

    陈默回头:“姑娘,是不是你打从心眼里儿瞧不上咱每这些残余之人。康灿谢盥,谁愿意进宫当宦官?”

    彩玉一怔,沉默下来,明亮的眸子突然迷蒙起来。

    ps:谢谢大家的收藏和推荐票,谢谢书评区留言提出建议的朋友!-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