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四十七章 黄雀在后(二更)
    陈默当街杀人一事要在养心殿审理的消息像长了翅膀,等不及第二日天明便传遍了四九城——公道自在人心,听说此事乃朱翊钧钦定,联系前几日他乘坐热气球首飞巡空之举,一时间称颂声四起,“天子圣明”声中,让他的威望一下子达到了巅峰。

    孙秀得到消息的时候还在福源居,闻言酸溜溜说道:“皇爷对那小子倒是真的好,生恐他再受罪,紧着就要审理……选养心殿,怕是还要旁听吧?”

    “可惜啊可惜,有费远宏他每的名声在那儿戳着,又有众多的证词,除非皇爷极力包庇,不然谁也改不了陈默趁乱杀人,邀功献宠的事实……说起来,这次张公公倒是帮了咱每的大忙啊。”

    “也是陈默咎由自。彼锔?戳怂锏率ひ谎,一边给孙秀拿捏肩膀,一边说道:“本来咱每计划的好好的,奉天殿一场大火就能迫使皇爷改变发兵辽东的主意,偏他凑热闹,非整出个劳什子孔明灯不说,又在灯市上坏咱每好事,加上前番抢了义父惜薪司掌印的职位,若是再不给他个教训,日后咱每还真没法儿在这皇城混了。”

    孙秀点头:“说的不错,这一回,就算有皇爷跟太后老娘娘护着,咱家也要给他个难忘的教训……就只可惜王富贵没能杀了他,不然更热闹。”

    一想到没能让张鲸吃到挂落儿,他就恨恨不已,骂道:“王富贵那个杀才也是没出息,屁大点儿事都办不好,白瞎那一千两银子了。”

    听到“一千”二字,孙福心中有鬼,急忙接过话头:“可说是呢,孩儿只怕王富贵有顾虑,特意多给他银子,竟然还没成事……这事儿都怪孩儿识人不明,可惜让那小子给跑了,不然非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咱每既想杀陈默,又想隐在幕后,确实只有那王富贵最合适办这事儿……不过这小子倒也机灵,定是怕咱家怪罪……算了,天下事哪有顺顺当当的,先让他张狂些日子,待咱家腾出了手再想法儿收拾他!”

    “对了,今日怎么没见魏大哥。俊彼锏率ね蝗晃实,这几日几人每日碰面商议,乍然不见,让他十分奇怪。

    “准是又去月仙楼浪了,大哥不知道,魏允祯那小子最近迷上了月仙楼的李九妹,今日初九,是那李九妹登台献唱的日子……说来也怪,那李九妹不过一个窑姐儿,神秘兮兮的,听说大多人连面都没朝过,短短两年,竟然也混出了偌大的名头……”

    “这你就不懂了,”听话头扯到了李九妹,孙秀不禁来了兴致:“那丫头嗓子确实不赖,声音像带着钩,挠的人心里头痒痒……世人都有贱骨头,越得不到的越好,那丫头算是摸清人心了,咱家琢磨着,她这么点岁数,应该还没这份心机,背后定有高人。”

    “高人?”孙德胜孙福同时一怔,越琢磨越有道理,不禁同声问道:“会是谁呢?”

    “你俩问咱家。吭奂一共恢牢仕兀 彼镄忝缓闷乃档,扯回了话题:“不说她了,孙福,盗书的事儿有进展了么?”这是他的心。蝗詹唤饩,连觉都睡不踏实。

    “那人今日后晌出城了,孩儿收买的那人跟着,一直还没通信儿,不过他是从北安门出的城,孩儿猜着,许是回辽东也说不定……孩儿琢磨着这是个好机会,已经派人追了出去,杀人夺书……”

    “办的好!”孙秀重重一拍躺椅把手,倏地直起了身子,咬牙切齿说道:“人手够不,不够的话咱家想办法,绝对不能让他再回城,也不能让他到达辽东!”

    “义父放心,孩儿将咱这儿的护院全都派了去,刘胡子带队,二十多人还杀不了一个?”

    “嗯!”孙秀点点头,心头顿时一松,重又躺了回去,悠然道:“杀了他,咱家明日可以安生看戏喽!”

    内东厂离着张府不远,从东华门出来,张鲸没急着回府,而是先去了内东厂,进了以前冯保的值房,不等坐到那把雕花檀木高背靠椅上,便听到了张文在外边求见的声音。

    “进来吧!”张鲸提声吩咐道。虽然已经坐了好多天这把靠椅,可每次坐到上边,仍旧让他有种志得意满的感觉——张宏虽然是他的师傅,毕竟上了年岁,黄土已经埋到了脖子,过得两年或死或退,司礼监掌印的职务还不是他囊中之物么?

    “老祖宗,查清楚了,如您所料,灯市那场乱子,还真的跟孙德胜脱不开关系,嗯,确切的说,一切都是孙秀的手尾……”

    “怎么讲?”张鲸被张文的话拉回思绪,好奇的问道。

    “是这么回事儿,老祖宗还记得前些日子下头报上来的那个冯记铺子的掌柜冯茂祥么?如今已经查明,此人原籍苏州,家底儿殷实,祖上与人结仇,为避祸,举家北迁,做起了皮货生意……”

    “说重点!”张鲸不悦的截断张文。

    张文吓了一跳,急忙切入正题:“其实这人表面上是冯记铺子的掌柜,实底儿上他妹子是建州右卫指挥使阿台的三房,算是阿台的大舅兄……”

    “你的意思,他跟孙秀勾结到了一起?”张鲸毕竟不笨,见张文点头,耸眉问道:“如此说来,那奉天殿的大火也是孙秀搞出来的喽?还有那一干子科道言官儿们,为的便是阻止皇爷北征?”

    “老祖宗明鉴,孩儿刚刚查明,那魏允祯原来已经暗中认了孙秀做义父,虽然还没确切证据证明奉天殿的火灾跟孙秀有关,却也八九不离十,只等抓了那冯茂祥,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抓冯茂祥?”

    “是,”张文慌忙解释:“今日后晌冯茂祥从北安门出了城,随后福源居的孙福就派了二十多人尾随而去,孩儿猜着许是那冯茂祥手里捏着孙秀什么把柄,便也派了一队人马……”

    “做的好!”张鲸夸赞一句,问道:“是谁带队?”

    “王东升!”张文快速说道,接着又道:“不过孩儿发现,锦衣卫也有一队人马出了城,像是骆思恭的人……”

    “骆思恭?”张鲸皱眉凝思,少顷倏地一挑眼眉:“沈鲤好像去过骆思恭府上对吧?不成,骆思恭怕是被沈鲤说服了……冯茂祥其人太过重要,必须得掌握在咱每的手里,去,多带人马,星夜驰援,抢不到人,就杀了他!”-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