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历史军事 > 花花太监 > 第六十七章 逃亡
    “别跑,咱看见你们了!”

    “放了那妮子,饶你一命!”

    林密叶繁,追兵已经不见踪影,呼喝声却不断传来。此刻陈默已经肯定对方定是报了杀人灭口的心,心跳愈发快了,不断催促彩玉加快速度。彩玉被催的不耐烦,叱道:“催咱有什么用,路这么难走,有本事下去自己走!”

    “你咋不下马?”陈默反唇相讥,忽觉身子急沉,接近着便听枣红马一声哀鸣,与彩玉同时滚下马来,看那马时,前蹄陷进不知什么洞里,腿骨已折,庞大的身躯翻倒在地,幸而没有砸到二人身上。

    这才是无漏又逢连阴雨了。

    陈默与彩玉对视苦笑,耳听身后追兵呼喝,爬起身来就往前跑,根本就顾不得那枣红马了。

    “马大哥,他每的马废了,跑不了多远了!”行不多时,身后就传来一声欢呼,紧接着便听姓马的喝道:“追,那陈默识得咱每相貌,坚决不能放跑了他!”

    陈默暗自分析:“感情这些人是冲着老子来的,害怕老子报复?听话里那意思,反倒放跑彩玉没什么紧要了。”不禁侧脸打量彩玉,见其瓜子脸,杏眼琼鼻,下巴略有些圆润,美艳不可方物,愈加好奇,心说这妮子到底是什么人,怎地如此神秘兮兮呢?

    “看什么看?信不信把你这双招子挖下来?”彩玉瞥眼发现陈默的视线,怪他逃命也不专心,狠狠叱了一句,不妨脚下一滑,顿觉脚踝剧痛,哎呦一声摔倒在地,脸被荆棘划了一下,针扎一般,脸色一下煞白起来。

    “那妮子准是受伤了,下马,他娘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人声不过十多丈远近,陈默大急,蹲下身子就将彩玉打横抱了起来,闷着头直往荆棘丛里钻,同时低喝:“别动,把脑袋扎咱家怀里,省的花了你的脸!”

    彩玉乖乖不动,斜眼见陈默脸上横一道竖一道的红印儿,心头突然轰的一暖,用力一挣,嚷道:“放开咱,他每不敢如何本姑娘,倒是你,带着咱逃不远,被他每抓到,决无活路。”

    陈默心烦意乱,用力抱紧彩玉喝道:“闭嘴,连咱家都敢杀,你以为他每就真的不敢杀你?”

    彩玉脑袋嗡的一声,暗道:“是。叟艹隼戳苏饷淳,花姑姑怕是早就快没法子遮掩了,焉知不会恼羞成怒……大婚之后,咱这身子一直不好,就算死了,怕也没人怀疑吧?”

    如此想着,顿时害怕起来,抱紧陈默,不再挣扎。

    彩玉老实下来,陈默抱着她,只捡着荆棘丛生之处猛钻,自觉前世今生,从无今日一般狼狈不堪,甚至自问,自己与这彩玉非亲非故,为何不抛下她独自逃命呢?只是每一想到此处,就暗暗鄙视自己:“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儿,居然想丢下一个弱女子独自逃生,先别说逃不逃的了,便真的逃了,日后良心就能安宁么?”

    到得最后,干脆就什么也不想了,抱着多不过一死的念头,只是闷着头猛跑,饶是心跳如鼓,上气不接下气,也不肯稍歇一步。

    也不知跑了多久,身后竟然再没了声息,发觉之后,陈默再也坚持不。砣淼淖乖诘:“甩开了?”低头去看彩玉,见其面露微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心中没来由一慌,别过脑袋,憋着气说了一句:“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咱家?”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

    彩玉脸一红,从陈默身上坐了起来,抓着一根手臂粗的灌木树枝向后打量,迟疑说道:“林子这么密,应该是甩开了吧?”说着向前一步,忽觉脚下一空,惊呼一声,拼命抓紧树枝,却听咔吧一声脆响,树枝折断,身子急坠而下。

    陈默也瞧见了彩玉这边的情形,顾不得喘息,身子猛然前探,双腿用力蹬地,由坐而爬,堪堪抓住了彩玉四下乱摆的玉手,却无法止住彩玉下坠之势,自己也被带了下去。

    “陷阱么?”陈默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未及想明白咋回事,脸已扎在了一处柔软的所在,颈椎吃痛,下意识一蜷身子,双手用力一撑,头朝下的姿势便成了倾斜,不但避开了拗断脖子的危险,也让先一步落地的彩玉捡回了一条小命——两三丈的高度,陈默一百多斤的体重,头砸在她胸口上,非砸断他的肋骨不可。

    只是如此一来,他就惨了,重重的平摔在地上,虽然地面落叶很厚,仍旧震的五脏移位,呲牙咧嘴。

    彩玉是脚朝下摔下来的,除了胸口被陈默撞的生痛,双脚震了一下,扭伤的那只脚愈加疼痛以外,其余倒无大碍。

    “你没事吧?”她问道,一边坐起身揉捏脚踝。

    “死不了”,陈默咳嗽一声说道,忽听远处隐隐有人语声传来,浑身一紧,忙起身捂住彩玉的嘴:“噤声!”暗念阿弥陀佛,祈祷那些人千万别找过来。

    彩玉先是一惊,反应过来时,也听到了远处微弱的呼喝之声,揉脚的动作一僵,捂在嘴上的大手也无暇躲开,眨巴着眼睛仔细倾听,只是大概深处地洞的关系,虽听的到人语之声,却无法分辨远近,又闻旁边陈默浓烈的男子气息,一时间心如鹿撞,乱了方寸。

    “这里没有道路相通,人:敝,他们未必能寻到咱每!”陈默见彩玉脸色煞白,低声安慰,闻听彩玉呜呜两声,方才想起手还按在对方嘴上,急忙收回,讪讪笑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适才太急了……你没摔坏吧?”

    彩玉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别处没事,就是脚更疼了……荒郊野岭的,怎么有这么个洞呢?”

    陈默见洞壁光滑,猜测道:“许是猎人挖的陷阱吧,这洞这么大,估计是捕熊之类的大型猛兽而用……”

    “。 辈视褚簧,忆及身处之境,忙又捂住了嘴巴,良久才缓缓松开,可怜巴巴的说道:“咱宁可死在马荣发他每手里,也不愿意葬身熊腹,你可别吓咱!”

    见彩玉花容失色,陈默失笑,正要取笑一番,忽听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你俩去那边看看,咱去这边!”顿时大惊失色,噌的站了起来。

    ps:谢谢“半瓶子不满”打赏,依然每日要看孩子,每日保底两更,多余稿子会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再过些日子吧,等孩子走结实了,能自己玩了,再考虑爆更加更的问题或者上架成神,雇个保姆啥的,呵呵

    继续腆着脸求推荐票……

    -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至尊纨绔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