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5.第五章
    回到学:,欧阳晔让几名保镖发下毒誓,一定会对今天的一切守口如瓶,这才把他们打发走。好在这些人都是他母亲临死前为他安排的,不会把消息泄露给欧阳家的任何人。

    “祁少,你今天闯下大祸了。事情一旦曝光,我肯定保不住你。”他点开智脑仔细浏览新闻网页,眉头皱得死紧。

    祁泽把自己打理干净,又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这才走到客厅坐下,表情和语气都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严君禹是严氏的少族长,地位举足轻重,在确认他已经死亡之前,严家不会让外界得知任何消息。尸体一直找不到,海皇星就会一直风平浪静下去。”

    “风平浪静?你难道没发现学校里忽然多了很多陌生面孔吗?那都是严家派来的探员,说不定已经把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监视起来了!”欧阳晔焦躁地戳着全息屏。

    “我问心无愧,怕什么?”祁泽也打开智脑,却不是浏览新闻,而是玩起了单机游戏。

    游戏是专门为两三岁的幼童设计的,背景音乐十分可爱,泡泡破裂的噗嗤声和小动物的叫唤声令欧阳晔心情更糟。他急促地走了两圈,质问道,“什么叫问心无愧?偷走严君禹尸体的人不是你吗?”

    祁泽似乎走错了一步,导致这一关没能顺利过去,于是抬起头,恶意满满地说道,“但是现在尸体在你手上,如果被人发现,我只要把一切罪名推给你就好。”

    欧阳晔吓得脸都白了,结结巴巴开口,“所,所以,你把尸体交给我是有预谋的吗?你早就想好了让我背黑锅?”

    “你说呢?”祁泽勾了勾唇角,笑容看上去十分无辜,却让屋里的一人一魂脊背生寒。

    除开怀疑、忌惮之外,严君禹对祁泽更产生了十二万分的厌恶。他纯真可爱的外表只会将他的内心衬托得越发冷酷邪恶。反倒是原本张扬跋扈的欧阳晔,骨子里其实是个有正义感,爱国心,也重情重义的好少年。

    人不可貌相,老祖宗传下来的话果然很有道理。严君禹一面喟叹一面走到欧阳晔身边,安抚性地拍打他肩膀。他明白,这孩子已经掉进了祁泽挖好的坑里,将来很有可能会为对方背黑锅,而唯一能帮他解套的办法就是自己活过来,亲口说出真.相。

    但死人复活这种事,哪怕科技发展到极限也永远不会发生。想到这里,严君禹摇摇头,满心都是怜悯,怜悯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怜悯欧阳晔的识人不清。

    “祁少,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在我身边潜伏两年,就是为了等待这次机会对不对?严君禹的死也是你设计的?”欧阳晔瞬间脑补了几十万字的阴谋,感觉脑袋都快炸了。他既想奋力反抗黑恶势力,野兽般的直觉又告诉他不能招惹祁泽,左右看了看,只好朝大门跑去。

    出了宿舍,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教务处告发祁泽,然后主动把冰棺还给严家,争取宽大处理。然而想法是好的,坏就坏在指纹锁根本打不开,“嘀嘀嘀”的警报音响个不停,不断提醒他输入错误。他急得满头大汗,手掌一次又一次按在感应器上,还不时回头看看祁泽,像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困兽。

    “别折腾了,门锁肯定被祁泽动过手脚。”严君禹对欧阳晔的同情几乎快达到顶点。这孩子今天肯定逃不出去,自己的尸体已经成了祁泽要挟他的把柄,刚才提到的能量液、雷暴晶等军需物资,他都得一样不少的为祁泽找来。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欲壑难填,祁泽将会索要更多,直到榨干欧阳晔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杀了他。”严君禹冷声开口。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会采取最行之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抹除一切灾祸的源头。欧阳晔好歹是欧阳家的大少爷,杀死一名碳基人完全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只需布置一个巧妙的事故现场就可以。众所周知,碳基人的身体极其脆弱,一个小感冒也能要了他们的命。

    严君禹虽然立志成为一名军人,也具备一定的正义感,但身为上.位者,冷酷的天性早已根植在骨子里,杀人对他来说绝不是禁忌,相反,是解决麻烦的必要手段。

    但欧阳晔显然不这么想。见门锁打不开,祁泽又一步一步朝自己逼近,他吓得瘫坐在地上,胡乱舞着双手喊道,“你别过来,我不跑了,我们有话好好说!”

    祁泽垂头看他,抿直的嘴唇忽然微微一弯,戏谑道,“你竟然当真了?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靠嫘Γ俊迸费絷誓康煽诖。

    “起来吧,坐在地上难看得很。”祁泽不耐烦地踢他两脚。

    欧阳晔一咕噜爬起来,连声追问,“你刚才是在开玩笑?故意吓我的?你没想陷害我,让我给你背黑锅?”

    “没有,我虽然不是好人,却没下作到那个地步。”祁泽眼底浮现一丝傲气,又很快消弭,懒散地往沙发里一靠,继续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把这些东西找齐,我就让你拥有异能。”

    在祁泽面前,欧阳晔就是个抖m,被欺负惨了反而乖顺很多,点头哈腰地说,“祁少你放心,我一定尽力把东西找齐。”至于“异能”两个字却提也不敢提,可见心里也是不相信的。

    杀意凛凛的严君禹真想撬开欧阳晔的头盖骨,看看他脑子里都装着什么。

    “难怪欧阳涛想越过你,直接把继承权交给欧阳端华。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你将来怎么执掌整个家族?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止损,你却任由自己越陷越深,最后反而被一个碳基人辖制,成为对方的傀儡。我已经预见了你的结局,你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严君禹恨铁不成钢地呢喃。

    谁也听不见他说话,但如果只是沉默旁观,死亡的阴影早晚会将他吞没,所以他假装自己还活着,想说什么就说,哪怕对旁人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另一边,祁泽对欧阳晔的回答很满意,从空间钮里取出一块透明晶石说道,“握紧它,放空思想,运转内气。”

    欧阳晔不明所以,却还是照做不误,过了几秒钟就见晶石放射出青色和红色的光芒,闪烁几下又慢慢熄灭。

    “这是什么石头?”他好奇地询问。

    祁泽避而不答,拿回石头后淡声道,“去地下训练场。”

    “祁少你究竟想干嘛?”欧阳晔又开始心慌。

    “去了你就知道。”祁泽打开铺设在地上的安全门,慢慢走了下去。

    因为家世显赫的原因,欧阳晔居住的不是集体宿舍,而是独栋公寓,地下建造有一个几百平米的训练。沧傲烁髦纸∩砥鞑。脚步声在狭窄的楼梯间回荡,令头顶的感应灯一一开启。欧阳晔想也不想就跟了下去,并不知道有一个虚无的影子在阻拦自己。

    “这可真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安全门只设置了你和祁泽的权限。你猜猜,如果你在这里遇害,你的那些保镖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等他们撬开门帮你收尸,祁泽已经跑到哪儿去了?”严君禹冷声嘲讽,“一个小时可以飞离海皇星,两个小时能抵达最近的太空中转站,三个小时足够他离开帝国,奔向浩瀚宇宙。到时候就算军部倾尽全力捉拿凶手,抓住祁泽的几率也十分渺茫。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先把祁泽稳。坏闾鹜啡盟潘山浔,再趁机联络严博。我曾让你们把我和严博的通讯号设置成快捷键,这一点你应该没忘吧?跑不出去就悄悄把快捷键打开,让严博听听你们的对话。”

    说到这里他微微皱眉,“脱困的方法有很多种,你却一种都想不起来,甚至连最基本的防备心都丧失了。如果我还活着,一定会开除你!你根本不具备成为一名合格军人的素质。”他看向走在最前方的祁泽,目中划过一抹杀气。

    欧阳晔虽然听不见教官的训诫,却感到周围的温度在缓慢下降,连忙转身朝后跑去。

    严君禹大喜,以为他想逃遁。只要出了这道门,迅速更改权限把祁泽反锁。膊皇桓龊冒旆。但下一秒,他的精神体便扭曲了一瞬,本就暗淡的灵魂之光差点因此而熄灭。只见欧阳晔那蠢货竟只跑到门边,掀开控制板把温度调高一些,然后又抱着双臂缩着脖子,十分自觉地回来了。

    祁泽转头看他,轻轻笑了两声,表情和嗓音中透着一股戏谑。

    严君禹用力按揉眉心,感觉自己的精神体早晚会被这两个人弄崩溃。他从没见过如此坏的孩子,也没见过如此蠢的孩子,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一物降一物”?

    去他妈的一物降一物!这分明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