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12.第十二章
    不知不觉,严君禹跟在祁泽身边已经有半个月了。他们一起上课,一起休息,几乎可以说形影不离。

    每天晚上,祁泽都会拿出九块透明的石头,在地上摆一个圈,自己则坐在圈里冥想。这是他最专注的时刻,也是严君禹最享受的时刻,他已经迷上了被无数光点洗炼冲刷的感觉。每次之后,他会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体变得更为凝实强大,哪怕无处不在的电磁风暴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他有预感,只要自己不离开祁泽,应该还能活上很久。至于身体能不能活过来,这一点他暂时还不敢想,但原本嗤之以鼻的心态已被隐约的盼望取代。他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这些天下来已渐渐打消了对祁泽的怀疑和恶感,能用更为平和公正的目光去看待对方。

    这天早上,一人一魂照例从打坐中醒来,精神百倍的去上课。路过餐厅时,欧阳晔习惯性地点开智脑说道,“祁少,到月底了,我给你生活费。”

    “我们两清了,以后不用给生活费。我自己会赚钱。”祁泽拿起一块面包慢条斯理地吃着。

    “你怎么赚钱?卖属性武器?”欧阳晔露出紧张的表情。他可不愿意人人都拥有一把超导武器,那样自己不照样是个废柴?

    祁泽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放心,你目前是我唯一的客户。”这就是他愿意与欧阳晔合作的原因,不该问的从来不问,该花钱的时候却非常大方,也懂得维护双方的利益。

    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明白,如果欧阳晔真像外在表现的那样没心没肺,大大咧咧,他还真不敢暴露自己的秘密。灵武能让普通人变成异能者,这件事一旦传出去,短期内他或许会获得巨大利益,却也会被心怀叵测的人盯上,继而被控制。

    他现在还不具备自保的能力,而欧阳晔既精明又不算太过唯利是图,就目前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等日后修为恢复甚至更进一步,他完全不用畏惧任何人。炼器师虽然战斗力不高,但收拢人心的手段却是一等一的,只要能锻造出品质上乘的灵武,不怕手底下没有强大的修士以供驱使。私心里,祁泽打算好好栽培欧阳晔,让他给自己当打手。

    想到这里,他上上下下看了欧阳晔好几眼。

    欧阳晔心里有点发怵,不自觉地抱了抱胸,又飞快放下。但他到底还是最在乎属性武器的事,立刻就忘了那种寒毛直竖的感觉,游说道,“祁少,你不会再把武器卖给别人吧?如果超导武器变成烂大街的货,那就不值钱了!”

    “你以为打造一把灵武很容易?”祁泽吃完面包,抽.出一张面巾纸擦干净嘴角和双手,语气平淡,“机缘难求,像你这样的幸运儿毕竟只是少数。”话落不紧不慢地登上飞车,朝教学区开去。

    欧阳晔松口气的表情隔着车窗一晃而过,严君禹向后看了看,沉吟道,“你是说他能遇见你是毕生的幸运吗?”

    祁泽正点开智脑阅览探索版面,根本听不见他的话。

    严君禹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他明白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更渴望表达些什么,于是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遇见你的确很幸运。欧阳晔是,我也是。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已经消失了。你在看什么?”

    他垂头盯着少年的智脑,语气透着遗憾,“还是没有乾元星球的消息?以帝国目前的宇航技术,这已经是我们能探测到的最大范围。要想找到你的家乡,除非有志愿者签下死亡免责书,然后一个虫洞一个虫洞地寻找。但没人会那样做。”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伸出手轻轻拍打少年毛茸茸的发顶,柔声安慰道,“别难过,好好在海皇星生活吧。”

    祁泽关掉网页,心里并不如何失望。他早就放弃了回到乾元大陆的想法,那里已经没有太玄神造宗,只有疯狂追杀自己的修士,与其回去送死,倒不如待在黑眼星系。但在此之前,他得好好了解一下这里的炼器水准,武器类别等等,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思忖间,飞车抵达了艺术系的教学楼,祁泽慢吞吞地走进教室,在僻静的角落坐下,原本闲散的表情自然而然被胆小怯懦取代。

    亲眼看着少年挺直的脊背变得佝偻弯曲;红润健康的脸色转为病态苍白;明亮有神的双眼黯淡下去,顾盼之间躲躲闪闪,很没气势,严君禹不得不为他精湛的演技感到折服。

    恰巧,今天第一节课就是演技课,导师让每一位同学上台表演开国皇帝在就职仪式上的演说,并一一做出评价。有人慷慨激昂,有人大气卓然,总之都抓住了伟人身上的某一个闪光点。唯独祁泽,除了声音够大,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下了台就缩在课桌后,一张脸羞得通红,眼里也满是泪光,仿佛被吓坏了。

    导师对他很不满意,前后指出二十六个缺点,将他当成反面教材进行了全面点评。同学们发出哄笑声,一道又一道鄙夷的目光投射过来,令祁泽头埋得更低,恨不能钻到课桌下面去。

    从严君禹的角度只能看见他露在外面的两只红彤彤的耳朵和一截修长而又优美,同样泛着浅粉色的脖颈。跟随少年前来上课的第一天,他曾经为他的处境感到难过,还曾搜肠刮肚地安慰对方,但现在,他已经不会再被迷惑了。

    他弯腰垂头,果然看见少年正躲在课桌下玩单机游戏,除了耳朵和脖子,其他地方的肤色都很正常,嘴角微微翘起一点弧度,表情显得十分轻快。那些嘲讽、鄙夷、谩骂,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必要的时候,他的世界只能容纳自己一个人存在。

    严君禹忍不住笑起来。活着的时候,他只知道修炼,变强,战斗,死后反而明白了什么叫做享受生活。他很享受晚上与少年一起冥想的舒畅,也很享受观察他一举一动所获得的乐趣。

    在此之前,他对娱乐圈毫无所知,但现在,他觉得这个圈子很有意思。他喜欢陪少年上课,也喜欢看他用精湛卓绝的演技欺骗周围的人。只有他了解少年最真实的模样,这一点很令人愉快。

    “客观地说,你的演技是最好的。”他赞许道,“你的每一根头发丝儿都被演技浸透了。演戏已经与你的生活融合在一起,不然不会连我和许起也被你的表象蒙骗过去。”

    他顿了顿,再次强调道,“你很棒,这一点我必须让你知道。”

    但祁泽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他假装被伤了自尊,整整一上午都把头埋在课桌里。导师和同学懒得搭理他,以至于他开心地玩掉了四节课。

    “我觉得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拥有绝佳的天赋,”严君禹盯着少年迷人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肯定道,“也拥有精致的容貌,如果好好学习专业知识,取得优异的成绩,应该可以签入一流娱乐公司。你很适合演戏,真的。”

    他们正走在前往餐厅的路上,许多人与祁泽擦肩而过,更有许多人穿透严君禹的身体,令他感到很不适。

    终于走进欧阳晔的专属包间,严君禹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有服务型机器人走过来接待,胸前的显示屏列出一长串菜单,但祁泽只点了一块面包,一份蔬菜沙拉,一杯白水,别的都不要。

    严君禹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但在少年面前却一反常态,“难怪你才183公分,应该是营养跟不上的缘故。多吃点,好长高。”

    祁泽用忍耐的表情吃了半块面包,又塞了两片青菜叶子,然后端起杯子灌水,仿佛吃饭是一桩酷刑。

    严君禹看得着急,真想撬开他的嘴,把碗里的食物往里倒。恰在这时,欧阳晔来了,怀里搂着一名容貌昳丽的少女。少女眼含得意与挑衅,只可惜她挑衅的对象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宝贝儿,你吃得太少了,还想要些什么吗?”在外人面前,欧阳晔表现得像一个既风流又体贴的金主,但手却搭在少年的椅背上,根本不敢碰他一根头发。

    少年抬起头冲他微笑,看见少女又红了眼眶,却不敢说出任何责问的话。似乎为了缓解自己的窘境,他点开智脑认真看起来,却始终占据着欧阳大少爷身边的位置不肯离去。

    少女娇嗔地拉扯欧阳晔,被他狠狠一瞪,立刻就老实了。

    严君禹又好气又好笑地感叹,“你们可真会演,全校师生都被你们骗了。”他坐在少年另一侧,饶有兴致地看他在星网上购物。他买了很多金属,各种质地都有,又买了很多能量石和矿物,一会儿功夫就把账.户里的信用点挥霍得一干二净。

    “对不起,您的余额不足。对不起,您的余额不足……”少年还想购买一块陨石,按了好几次确定键都只得到这句回复,脸上不由露出懊恼的表情。他用额头一下一下撞击着桌面,然后调出搜索引擎,慢慢输入一句话——什么样的渠道来钱最快?

    “没钱了。俊鄙倌曜苁且桓庇稳杏杏嗟哪Q,看见他露出挫败的表情,虽然只是偶尔,却足够令严君禹感到好笑。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