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21.第二十一章
    祁泽的锻造手法并不是什么秘密,就算他向全星际公开,也没人学得会。而且他必须让欧阳晔和李煜知道,这些武器是他自己打造的,如果妄想杀人夺宝,那等于竭泽而渔,吃亏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待日后修为恢复了,他不用再忌惮任何人,如果心情好的话可以把这段合作关系保持下去,反正他身边也得有几个人帮忙办事。

    想到这里,他瞥了李煜一眼,徐徐解释道,“原理很简单,在锻造这两把剑的最后阶段,我把欧阳晔的鲜血融入进去,如此,它们就成了欧阳晔身体的一部分。当它们落到别人手里时,就只是威力最次的初级武器,而欧阳晔如果没滴血认主的话,也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什么叫两把长剑?我只看见一把,而且滴血认主又是什么?”李煜满脸疑惑,紧接着睁大眼睛,骇然道,“等等,你是说这把剑是你自己打造的?”

    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严君禹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最后七天,祁泽向欧阳晔要来一袋鲜血竟有这种神奇的功效。他原本已把长剑打好,却又重新投入冶炼炉,混合着鲜血烧成液态,又开始重复最初的动作:不断捶打,不断雕刻,复又捶打,复又雕刻,那些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神秘字符一一被凿出又一一被砸平。

    严君禹不明白祁泽为什么要这样折腾,他仿佛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打造的物品是什么模样。但现在他明白了,不是他心里没数,而是因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具备特殊的意义,只是外人无法理解罢了。

    这种锻造技艺简直神乎其神,难怪祁泽把自己的作品叫做灵武,这个“灵”字大概囊括了“灵魂”与“灵性”两种含义。与其说他在锻造某种工具,不如说他在创造一种生命。

    当严君禹艰难地平复着内心的惊涛骇浪时,李煜显然还没办法思考,他上上下下打量少年,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脱力的感觉稍微缓解之后,欧阳晔走了过来,正巧听见两人的对话。他愣了愣,继而拍着脑门说道,“原来祁少你让我输800cc血是为了打造这两把剑?我大概明白滴血认主是什么意思。原本它们在我手里只是普通的属性武器,当鲜血渗入进去,我竟然与它们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很多使用技巧无需传授,自然而然就出现在脑海里了。”

    他举起长剑,也不知道按了哪个机关,竟然将之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把,然后把其中一把远远投掷出去,末了掌心向上,指尖一勾,飞到半途的长剑又折返回来,与他五指紧贴。它们已经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世上除了他,再没有人能让它们发挥出这样大的威力。

    李煜已经看傻了,指着灵光流转的长剑半天说不出话。若不是为了保持自己沉稳干练的形象,他真想掐一掐自己大腿,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祁泽却表情淡淡,一边收拾堆了满桌的工具,一边解释道,“将鲜血与武器融合,这一步叫做祭灵,可以让死物拥有灵性。想必你们已经猜到了,我出身于锻造世家,这种方法是我家的独门秘技。若是卖给一般人使用的灵武,我们会融入兽血,灵性会稍差一点,但威力却能根据灵兽的等级进行调节;若是私人订制,则由定制者自己提供鲜血。祭灵之后,灵武只会承认鲜血的主人,终身只为主人驱使。”

    他看向欧阳晔,一字一句说道,“所以我们那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你们不是人与工具的关系,而是战友的关系,希望你好好爱护它们。”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欧阳晔将双:弦,举到面前凝视,一股奇妙的,从灵魂深处传来的认同感由掌心传导至剑身,令它们发出轻微的嗡鸣。

    “这是我的剑,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记住了。”他眼眶忽然变得一片通红,手腕轻轻一抖,一股灼亮火焰就从剑锋吐出,朝前席卷,随即又有一弧风刃紧跟其后。风助火势,二者甫一交汇就迅速膨胀爆裂,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地下室被击穿一个焦黑的大洞,安防系统发出刺耳的警报声,“承重墙受到破坏,该建筑有坍塌的危险,请所有人尽快撤离,请所有人尽快撤离。”

    李煜捂着心脏,咬牙道,“欧阳晔,你他.妈.的高兴疯了吗?”不过他能理解,如果这事落到自己头上,自己恐怕早就蹦到外太空去了。这样两把威力巨大的剑,却只听从自己的召唤与驱使,它们是最忠诚的伙伴,永不背叛,更不会被居心叵测者利用,从而调转剑锋来对付自己。

    这哪里还是死物?分明有了灵魂!翻遍星际史,李煜也从没见过类似的东西。祁泽的家世与底蕴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就算他是碳基人又如何?凭这手锻造技法,无论走到哪儿都不愁没人追随。

    如今他愿意与李家合作,这种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他们竟还猜忌来猜忌去,调查来调查去,简直是作死!想到这里,李煜狠狠唾弃自己一番,然后毕恭毕敬地把祁大少爷请出去,并保证一定会在一天之内修好地下室。

    把浑身脱力的外甥送回房间浸泡营养液,他悄悄叮嘱,“小晔,好好照顾祁少,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都尽管答应下来,我们李氏全族将为他所用。还有,等以后你们交情更深一点,帮我也订购一把武器,多少星币我都出。”

    欧阳晔呵呵一笑,“是谁说要是祁少骗人,就把他的皮扒下来的?又是谁当初劝我随便用别人的血糊弄过去,免得被祁少偷走基因?我要是真听你的,现在可就亏死了!”

    李煜赶紧回头,发现祁少还坐在客厅吃饭,没听见这些话,不禁流下一滴冷汗,咬牙切齿道,“你小子说话注意一点,别得罪祁少。跟了他,你这辈子绝对比欧阳端华爬得高。我们李氏能不能搭上祁少的巡航巨舰,全靠你了。当初是我有眼无珠,没认出祁少这尊真佛,我错了还不行吗?”

    欧阳晔立即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正色道,“舅舅你放心,我一定会跟祁少打好关系。等以后我们交情深了,我帮你问问他。他说过,这种灵武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有灵根。我就是风火双灵根,所以才能使用风林火海。”他拍了拍紧紧搂在怀里的黑剑,动作温柔地像对待自己的情人。

    “灵根是什么?风林火海?这是你给两把剑取的名字?”李煜把眼底的垂涎之色压下去。

    “灵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有祁少能测。这件事咱们先别提,免得他不高兴。风林火海就是我的小宝贝儿。呛呛恰T谌嗽,剑亡人亡!”

    外甥猥琐的表情很辣眼睛,李煜实在看不下去了,把修复舱放满营养液,将他提溜进去,冷笑道,“你仔细看看剑柄,那里刻着四个古字,那才是祁少给剑定下的名字,你别乱叫。还有,祁少的锻造技法很神异,之前根本不存在于黑眼星系,否则祁家早就超越穆家成为第一锻造世家了。所以我猜测他可能是外星系来客,更有可能是华夏遗民。”

    说到这里他语气变得极为慎重,“建国之初,有一部分华夏人因为反对基因改造技术而出走,他们大多是具有古老传承的隐世家族,手里掌握的力量超越你的想象。最强大的异能者,最强大的古武者,最强大的技师,均来自于这些家族。如果他们没有离开,帝国不会耗费了一千多年才在黑眼星系站稳脚跟。我敢肯定,祁少的家族在他们那里绝对属于一流世家,因为军火买卖往往是最赚钱的。你好好跟着祁少,他手指缝里漏一点就够你吃一辈子了。”

    关闭修复舱之前,他补充道,“祁少要是再想卖古董,你第一时间联系我。那都是绝世珍品懂吗?”

    “我懂,我懂。”欧阳晔抱着风林火海沉入淡蓝色的营养液里,假寐了一会儿又睁眼,吧唧吧唧亲了剑柄几口。

    李煜出门后原本想跟祁少套套近乎,见他面露疲态,连忙识趣地告辞。严君禹坐在餐桌对面,拧眉道,“你好歹把这块面包吃完。最后七天你没日没夜地打剑,每天只冥想两小时,身体怎么受得了?吃完东西你也像欧阳晔那样泡泡营养液,补充一下元气。”

    少年双目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相伴一个月,他似乎一点也没跟这缕幽魂培养出心灵感应,放下只咬了两口的面包,朝欧阳晔的房间走去。门锁上安装的防护系统根本拦不住他,他畅通无阻地走进去,弯腰敲打欧阳晔的修复舱。

    嘟嘟嘟,嘟嘟嘟,欧阳晔从迷糊中醒转,看清来人,连忙打开舱门坐起来,谄媚地笑,“祁少,你有事?”

    “忘了告诉你,这两把剑是成长型灵武,通过吸收灵气会慢慢变强。而你作为释放灵气的媒介,也会随之晋级。当剑锋卷刃时你就来找我,我会把它们投入熔炉重造,每一次依然需要你提供鲜血。在这个过程中,你的身体会因为灵气地浇灌冲刷而产生胀痛难忍的感觉,熬过去了就能变强,熬不过去只能止步。到最后你会达到什么高度,完全看你自己的毅力。”

    欧阳晔傻了,完全没办法消化这个巨大的惊喜。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