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26.第二十六章
    黑眼星系存不存在天道,  这个问题曾经一度困扰着祁泽。但现在他明白了,  天道依然存在,只是更加浩渺,  所以难以感知罢了。而黑眼星系的原住民们却把天道降临所造成的异像解释为“电磁风暴”。

    所谓的电磁风暴是指某个地方的某种元素粒子极度失衡,  导致其他元素互相碰撞继而产生雷电、飓风、大火、地震等灾难。由于元素粒子的活动没有规律性可言,所以电磁风暴的发生也无法预测,  每一秒,  每一个地方,都有可能遭受它地破坏。

    为了尽量减少损失,黑眼星系的建筑物都安装的有避雷系统、防火系统、防风系统、防震系统等等,堪称固若金汤。而祁泽正是因为事先了解到这一情况,  才会放开手脚在地下室里布置阴阳逆转阵法。

    校方派来的巡查小组确定此处没有人员伤亡就离开了,  临走时让欧阳晔填了一份房屋受损清单,他们会请施工队来修理。

    “严重吗?”祁泽刚洗完澡,  头发正淌着水。

    欧阳晔连忙拿起浴巾帮他擦干,  老老实实报告道,“不严重。屋檐缺了一个角,  应该是被雷劈的;外墙黑了一大片,还裂开几条缝,  但内部结构没受损,只要把缝填了,  再重新刷一层漆就行。这是自然灾害,  学校会负责修好,  与咱们没关系。”

    说这话时他腰杆挺得笔直,  可见一点也没心虚。

    祁泽懒洋洋地“嗯”了一声。

    欧阳晔有满肚子的话想问,却迟迟不敢开口。每个人都有秘密,更何况还是祁少这样的惊天大秘密,他总觉得知道太多没有好处,不如顺其自然。祁少给什么他接什么,祁少指哪儿他打哪儿,保持好这种从属关系就行。

    丢开浴巾,拿起一个吹风筒,他继续汇报,“等会儿舅舅会派人把严君禹送走。祁少,你真的不出面吗?你想。阋郧澳敲聪不端,他却**都不**你,这回你把他救活了却又默默隐瞒下来,这不是很亏吗?要不咱们先把他扔了,然后又假装偶然遇见,再把他救起来,让他欠你一个大人情。以后你们一来一往地相处,日子久了还怕培养不出感情?”

    祁泽淡淡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开口,“发现空机甲的是我们,发现失踪者的也是我们,你是嫌军部太无能,怀疑不到我们头上是不是?”

    欧阳晔干笑几声,表情讪讪。

    “顺利把人送走就行,别做多余的事。”祁泽已经恢复到筑基期巅峰的修为,只需掐一个手诀就能弄干头发,但他习惯了被人伺候,此时半靠在沙发上,双眼微眯,神态慵懒,比欧阳晔更像大少爷。

    “我知道了,绝不会给祁少你惹麻烦的。”欧阳晔再三保证之后才给舅舅打电话,催他快点。

    不出半小时,李煜就到了,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冰棺里的严君禹。活了,竟然真的活了,曾经破败的身体现在完好如初,有呼吸也有心跳。如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但他什么都没问,直接让心腹把人抬进飞艇。

    “祁少不再看严君禹一眼吗?”临走时,他体贴地开口。

    “不了。”祁泽缓缓摇头。既然恩情已经还清,这人也对自己没有感觉,倒不如彻底拉开彼此的距离。现在回头想想,他对他与其说是情爱,倒不如说是依赖,依赖有这样一个人来排遣自己初入异世的迷茫与恐慌。

    “我们没有缘分。”他补充一句,继而摆手,“他快醒了,你们出发吧。”

    李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于是立刻启动飞艇离开学校。祁少怎么可能迷恋一个人到失去心智的地步?他愿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救活严君禹,到最后却悄无声息地把人送走,可见根本不图对方什么,完全是为了偿还曾经欠下的救命之恩。

    这种行为方式非常大气,而且令人心安。今后与他合作,至少不用担心被出卖或者捅刀。

    ---

    两个月之前,周管彤的家乡遭受了电磁风暴地侵袭,家里上千顷种植园毁于一旦,父母也在灾难中丧生。她不得不请了长假处理善后,眼下正急急忙忙往学校赶。

    再过一个月就要交论文了,如果没能顺利通过答辩,她就拿不到药剂师资格证。家里一群亲戚还等着瓜分财产,而她势单力。环ㄓ胨嵌,唯有靠自己。药剂师是帝国稀缺的人才,一旦毕业就不愁找不到工作,薪资与地位都高人一等,如果能进入帝**事学院深造,前途还会更光明。

    周管彤默默想着心事,路过摩罗娜大森林时忽然忆起自己还缺了一味做实验的草药,连忙停车去采。

    摩罗娜大森林隶属于海皇星军事学院,这里被划分为许多区域,有实战演习区,草药种植区,狂兽养殖区等等。周管彤熟门熟路地走到种植区,仔细观察着每一株植物,忽听前方传来一阵异响,走近一看才发现草丛里躺着一个男人。

    “严教官?”拂开这人凌乱的发丝后,她不敢置信地低语,随即伸出手,试探他的鼻息和脉搏。还好,人是活着的,这张俊美非凡又贵气逼人的脸庞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但是怎么可能呢,舍友不是发短信告诉她严教官早就找到了吗?

    她来不及多想,打算先把人搬上车再说,却没料刚触及对方手臂就见他睁开了眼睛,哑声问道,“你是谁?这又是哪里?”一股紫色电光在他掌心跳动、闪烁,噼啪作响,如果打到人身上会造成什么后果?

    周管彤吓呆了,举起双手结结巴巴开口,“严,严教官,我是海皇星军事学院药剂学专业的学生,我叫周管彤。”

    严君禹对这个名字丝毫没有印象,他试图回忆些什么,却忽然感到头疼欲裂,只闷哼一声就又晕倒过去。周管彤呆站片刻,见他一直没有动静才大着胆子上前,把人拖到飞车上。

    她给舍友打去电话询问严教官近期的状况,挂断之后隐约意识到对方根本没在医院养伤,而是一直在摩罗娜大森林里。也就是说,她刚刚捡到了一个失踪人口,而且分量极重。如果应对得当,这或许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一个摆脱吸血鬼亲戚,往高处爬的机会。这样想着,周管彤的呼吸不禁粗重起来。

    抵达学:,她谁都没告诉,而是辗转联系到严博,让他来接人。途中,严君禹再次苏醒过来,她试着去刺探口风,并惊喜地发现对方似乎失去了某些记忆,竟然丝毫不知道离他失踪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且头脑一直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

    这下她终于放心了,强忍激动走进军部。

    “严教官怎么样了?还好吗?”不等许起问话,她先焦急地开口。

    “有专门的医生照料他,你不用担心。”许起单刀直入,“既然你两个月之前就发现昏迷不醒的严教官,为何不联系我们?你应该知道大家都在找他吧?”

    “我家里出事了,脱不开身。而且电磁风暴扰乱了通讯卫星,我也是离开家乡才能使用智脑。没能及时联系你们我很抱歉。”周管彤明白什么叫做说话的艺术,解释得越多反而越惹人怀疑,倒不如一语概括。反正她最近发生了什么,许起一定会派人去查。

    电磁风暴会造成长时间的通讯中断,父母双亡也的确是脱不开身的大事。难怪她途中捡到君禹却没送回来。据医生说,君禹的身体很健康,内伤外伤都已经养好,异能境界也没跌落,看来在这两个月里有受到非常妥帖地照顾。许起一面思忖一面翻阅周管彤的个人资料,似乎很快就采信了她的话。

    当然,他也没有办法解释君禹是如何离开被压扁的驾驶舱的,但只要人平安无事就好,这些疑点以后可以慢慢查。

    “周同学,感谢你对君禹的无私帮助与照顾。如果近期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许起将一张金色卡片递过去,微笑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周管彤没接名片,舔了舔因为太过紧张而干燥的唇瓣,问道,“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将军能不能答应?”

    “请说。”许起礼貌地伸手。没有故作大方以退为进,也没有妄图攀附,反而立即为自己兑现好处,周管彤的做法很明智。

    “我想进入帝**事学院深造,可以吗?”周管彤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一下又一下,十分急促。如果凭真本事去考,她连初试都过不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许起身上。她的确捡到了严教官,也算救了他一命,否则有野兽路过就糟糕了!然而她似乎忘了,为了确保药剂师们的安全,种植区早已经被隔离,根本没有野兽能进去。

    许起微笑颔首,“如你所愿,通知书会准时送到你手上。”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