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36.第三十六章
    回到宿舍,  欧阳晔强撑的淡定表情立刻碎裂,抱着断成两截的风之剑痛哭起来。他蹲在地上,  鼻头通红,眼眶蓄泪,脆弱的像个孩子。他时时刻刻牢记祁少的话,  这两把剑不仅仅是武器,  还是他的半身,  其中一把折了,无异于折了他的性命。那种悲痛和愤怒,甚至比战友的死亡更令他难以接受。

    李煜劝都劝不过来,只好希冀地看向祁少。

    “别哭了,能修。”祁泽走过去踹他几脚,满脸不耐烦,“去地下室,把冶炼炉点起来,  再弄一碗血给我。我早说过,  当剑卷刃的时候就是重铸的时候,  这是天意。剑虽然断了,但剑魂却已凝聚,  这是它们第一次历劫,反而是好事。”

    欧阳晔一听这话,  立刻就不哭了,  胡乱抹掉眼泪,  急急忙忙地跑去地下室点炉子。他割破自己手腕,  不要钱地往外放血,嘟囔道,“多浇一点,让它们吃饱。”

    祁泽哭笑不得,却也觉得欧阳晔这份纯粹的心意十分难得。如果当初给风林火海自己择主的机会,它们大概也会认可欧阳晔吧?

    “好了,你可以回去泡修复液了。”祁泽习惯性地脱掉外套和内衫,只穿着一条长裤,一边清洗工具一边叮嘱,“等你睡醒,我就还给你一个全新的风林火海。我押了你夺冠,后天好好比赛,别让我赔钱。”

    “不会输的。”欧阳晔的自信心一天一天建立起来,摇头道,“我想陪陪风林火海。你打吧,我不会出声,我就坐在一边看着。”

    祁泽并不介意炼器的时候有人旁观,耸耸肩由他去了。他把剑送入冶炼炉,融化成液体,又取出两颗璀璨的晶石,解说道,“这是火元晶和风元晶,由大自然里最为纯粹的风、火灵气凝聚而成,属于天材地宝的一种。对了,你们这里的元素之力,在我们那里叫做灵气。融入了风火元晶后,风林火海就能从外界抽取更多灵气为你所用,至于上限是多少,则完全看你个人的承受能力。还是那句话,熬过去了就是天堂,熬不过去就是地狱。使用风林火海,你每一天都将面临生与死的考验。你要想好。”

    他不介意稍微坦露自己的来历,这只会让人摸不清他的底细,从而更多几分忌惮。

    欧阳晔毫不迟疑地点头,“我早就想好了。欧阳端华说得对,弱小的物种没有生存的权力。与其像丧家之犬一样活着,我宁愿轰轰烈烈地死。祁少,谢谢你。”他迅速眨眼,把几欲泛滥的泪光眨回去。能遇见祁少,他肯定用光了几辈子积攒的运气。

    “不谢。”祁泽继续道,“帮你就是帮我自己。在不断铸造风林火海的过程中,我也在追寻自己的炼器之道。我们其实是互惠互利。在我们那里,空间属性的灵武最有可能成长为神器。几乎每一件神器都会衍生出洞府,而修士正是靠这种洞府保存自己的传承。说实话,我打造风林火海时是带着强烈的野心的,但我无法确定你能不能实现我的野心。所以你看,我对你的态度更多的是利用。”

    欧阳晔笑得全无芥蒂,“我知道,但我乐意被你利用。还是那句话,谢谢你祁少,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至于传承、洞府、修士是什么,他不敢多问,怕引起祁少的反感。

    祁泽不说话了,将两团泾渭分明的液体引出冶炼炉,慢慢打造成剑胚,又一点一点精心雕琢,最终浇上鲜血,再次投入熔炉炼化。第二次锻造,过程比第一次复杂得多,刻入的法阵和灵言也更为精细,几乎是一环套一环,一层叠一层,密密麻麻,星罗棋布。当它们慢慢连成一个整体,渐次亮起光芒时,欧阳晔明显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变得沉重起来。

    半空中,一个无形的漩涡以两把剑为中心辐射.出去,疯狂吸取着元素之力。欧阳晔不得不紧紧贴着墙根,免得被漩涡卷走。

    他是第一次旁观祁少锻造武器的全过程,也是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神迹。难怪风林火海那样灵性,它们根本不是死物,而是元素之力凝结成的生命。当祭灵彻底结束,所有狂暴的力量便被风林火海席卷一空,地下室重新变得安静起来。剑还是那两把剑,普普通通,光华尽敛,正被祁少拿在手里擦拭。

    欧阳晔终于敢说话了,笃定道,“祁少,在你的家乡,你应该是一位非常优秀的锻造师吧?”

    祁泽微微一笑,“旷世之才,说的就是我。”

    欧阳晔,“……”这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原本打算等祁少谦虚几句,自己就顺势拍几个马屁,往狠里拍,却没想到祁少比自己还狠。不过这才是真正的祁少,很狂,很真,他喜欢。

    “拿去练练手,”祁泽把剑扔过去,叮嘱道,“练完找几个狐朋狗友庆祝一番,往热闹的地方走,最好处处都是摄像头的。”

    “祁少你要干什么?”欧阳晔手忙脚乱地接住剑,爱惜无比地摸了摸。

    “我出去报个仇,很快回来。”他拿起帕子擦拭身上的汗珠,同时拨打李煜的电话,“查得怎么样了?”

    李煜的声音听上去很恭敬,“查到了,在海皇星第一医院,16楼的vip病房。听说欧阳涛刚刚请了一位八级巅峰的精神力医师给他疗伤,如果养护得当,身体可以痊愈,但异能境界却会停滞。”

    “六级异能者,在海皇星不算弱了。”祁泽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同样叮嘱道,“你现在就找个人多的地方去玩,最好留下证据。”

    李煜答应一声,并未多问。欧阳晔隐隐感觉到什么,正要开口,却惊愕地发现祁少消失了,毫无预兆。

    祁泽并未消失,而是穿上了具有隐身功能的法衣。他大摇大摆地登上悬浮公共汽车,来到第一医院,顺着电梯爬上16楼,趁医护人员进入病房的空档走进去,站在欧阳端华的床边。

    那名八级精神力医师抹掉额头的汗水,感叹道,“这么浓郁的火元素我还是第一次碰见,而且很纯粹,十分纯粹,稍有不慎就会触发空气中的火元素,形成二次爆炸。幸亏你们反应及时,再耽误几天恐怕就晚了。二少,我奉劝你日后不要再招惹大少,他虽然等级不高,但战力远远在你之上。这就是潜力值高的人与普通人的区别,越级挑战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

    欧阳端华脸色非常难看,但坐在病房里的几位族老却更为阴沉不悦。他们张口问道,“他的异能还有进阶的空间吗?”

    “这个说不准。如果能请来s级的精神力医师给二少做长期疗养,还有四五成希望。但这个过程十分漫长,而且花费巨大,你们可以酌情处理。”医师实话实说。

    “有多漫长?”最为年长的族老徐徐开口。

    “或许是五六十年,或许是上百年,也或许是穷其一生。”医师边说边收拾东西,准备告辞。

    欧阳端华听说自己还有希望,立刻用祈求的目光看向父亲。欧阳涛拍打他手背,正想发话,又有一名族老幽幽开口,“五六十年,那欧阳晔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医师显然了解一些□□,坦诚道,“继元素操控之后,大少又领悟了意念操控,一旦突破瓶颈,他进阶的速度会非常快。凭他的潜力值,三年内必然能成为十级高手,若是给他五六十年,s,ss,sss,甚至于ssss,都有可能。未来顶尖强者中必定有他一个席位。”

    众位族老慨然长叹,继而陆续起身离座,拍板道,“把大少请回来,修改继承权,然后把欧阳端华送走,放弃治疗,这样他和他母亲也能老实一点,不给家族招祸。”

    欧阳端华立刻露出狂怒的表情,却因为身体虚弱,无法开口。欧阳涛想想天赋异禀的大儿子,又看看从小疼爱的小儿子,简直进退维谷。

    “如果你不同意,为了抚平大少的怒火,加深他对家族的感情,我们只能把你这一脉放逐出去。家主可以重新。颐切枰氖茄酃饩嫉木霾呷,而不是仅凭个人喜好而葬送家族前程的蠢货。”几位族老不欲多说,随医师一同离开。

    欧阳端华神色平静下来,眼中的恨意却更为刻骨。如果能恢复异能,他一定要把欧阳晔碎尸万段。欧阳涛正想安慰他几句,却接到孟家主的电话,对方拐弯抹角地提出想取消女儿与二少的联姻。

    欧阳涛气得肝火直冒,却不好在儿子面前与人争吵,转身出了病房,朝楼梯拐角走去。祁泽这才显出身形,慢慢走到床边,俯下.身欣赏欧阳端华又惊又骇的表情。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欧阳端华想呵斥,嗓子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这人的脸庞隐藏在黑色兜帽里,看不真切,然而他出现的场景太过离奇,简直颠覆了欧阳端华的认知。隐身衣技术早已存在,但军方同时也发明出了克制的办法。为了预防恐怖分子袭击,每一处公共场所都安装有射线扫描仪,一旦发现穿着隐身衣在外游荡的可疑分子,立即就会发出警报。

    但医院里却静悄悄的,也不知道这人是如何穿过重重安防系统,来到的贵宾区。

    欧阳端华想后退,虚弱的身体却不听使唤。那人慢慢伸出两只苍白的手,给自己戴上一双薄如蝉翼的手套,然后朝他刚愈合的肚腹探去。指尖扎破皮肉,深入内里,微微搅动几下,似乎拽出了什么东西。

    他把那东西捏碎了,又把血糊糊的手掌盖在几乎痛晕过去的欧阳端华的天灵感上,轻轻一拍……恍惚中,欧阳端华仿佛听见了玻璃器皿碎裂的声响,然后就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晕过去的一刹那,他听见那人一字一句说道,“弱小的物种没有生存的权力,这句话你真的明白是什么意思吗?不明白没关系,你可以亲身体会一下。”

    ---

    翌日凌晨,与友人狂欢中的欧阳晔,与客户召开紧急会议的李煜,以及睡在被窝里的祁泽分别被传唤进了警.察局。

    欧阳涛穿着满身是血的衣服,站在大厅里叫嚣,“是欧阳晔,一定是他下的手!我儿子说他晕倒前凶手说了一句话,这句话他只跟祁泽那个废物说过。除了欧阳晔不会有人记得,还拿这句话报复回去!一定是他,我要求你们严惩凶手!”

    “欧阳先生,办案需要证据,不能凭你一个人的说辞就给嫌疑人定罪。请你安静,不要妨碍我们调查。”一名警员公事公办地说道。

    欧阳涛也知道欧阳晔风头正劲,又得了严少主的青睐,一般人根本不敢刁难他,于是迅速调整好情绪,并申请办案过程透明化,以防有人徇私舞弊。警员们没有权力反对,只好把他带去监控室。

    欧阳涛推门进去,表情立刻僵硬起来,只见严少主早已坐在里面,正垂着眼眸,用指尖擦出的雷火点燃一支香烟。他眉头紧皱,语气沉肃,“提审欧阳晔和李煜就算了,这么晚的时间,为什么把祁泽也叫过来?你们不会不知道他是碳基人,他没有那个能力犯案。”

    话虽这么说,严君禹内心却哂然一笑。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桩案子百分百与祁泽有关系。

    监控屏幕里,祁泽正趴在冰冷的桌面上,一盏射灯从头打下,将他照得纤毫毕现。他本就苍白的皮肤在灯光中更显透明,困倦的眉眼,失了血色的唇瓣,让他看上去那样脆弱。

    严君禹眸色微微一暗,命令道,“先问祁泽,问完了我好送他回宿舍。谁去把审讯室的温度调高一点,他会冷。一旦患。皆豪锔久挥泄┨蓟朔玫囊┪,这一点你们应该清楚。”

    警员不敢怠慢,立刻把温度调高一点。他们心里也暗暗觉得奇怪。都说严少主很看重欧阳晔,然而近距离观察过后,怎么觉得他更在乎那碳基人呢?瞥见祁泽懒洋洋地坐起来,冲摄像头无辜地眨眼睛,白的皮肤,黑的发丝,红的嘴唇,容貌竟丝毫不输当下最火的偶像明星,他们总算是找到了根源。

    “严先生,不是我们有意刁难祁泽同学。他是案件相关人,照规矩必须录一份口供。”一名警员边说边走出去,保证道,“我们也知道他没有能力犯案,所以只是问一问,走一个形式,很快就会放他离开。请您稍等。”

    严君禹点点头,做了个催促的手势。欧阳涛完全不敢开腔了,胆战心惊地坐在角落。

    严君禹盯着屏幕,严肃的表情慢慢变得柔和起来,紧接着又陷入恍惚。这种场景该死的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是了,但凡与祁泽扯上关系,他总会觉得熟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而再再而三,如果不是他得了癔症,就是祁泽与自己的曾经存在什么关联。

    当严君禹努力搜寻记忆时,祁泽抬起手打了个秀气的哈欠,眼角挤出几滴泪珠,模样看上去很困倦。瞥见警员们进来,他立刻坐直身体,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

    “警官,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嗫嚅道。

    “昨天晚上八点之后你在哪里?做什么……”警员开始调查他的不在场证明,又询问了几个与欧阳晔相关的问题,确定监控器拍到他回家的画面,却没拍到他出门的画面,这才把人放走。

    能用指尖穿透异能者的皮肉,这显然大大超出了碳基人的能力范围。而凶手顺利避开所有监控,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病房里,一定是绝顶高手,而且十分擅长刺杀。所以警员们从一开始就没怀疑过祁泽,只是例行调查而已。

    祁泽走出审讯室,看见早已等在外面的严君禹,不禁愣了愣。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严君禹答非所问,脱下外套,披在少年肩头,“我先送你回去,欧阳晔和李煜还要接受调查,最迟明天中午才能出来。”

    “那走吧。”祁泽知道他们不会有事,态度轻松得很。

    两人上车之后,严君禹替少年绑好安全带,徐徐道,“昨晚八点十五分,欧阳端华遭受不明人士袭击,异能和精神力同时被废。欧阳涛当时也在,却没发现任何可疑人物,只说自己出个门的时间,欧阳端华就出事了。那人最后送给欧阳端华一句话——弱小的物种没有生存的权力。他说这句话只对你说过,欧阳晔应该也知道,所以动手的人是欧阳晔,他在替你报仇。”话落直勾勾地看过去,却见少年张开嘴,表情十分惊讶,然后呢喃道,“太可怕了!竟然有人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没了异能和精神力,欧阳端华以后该怎么办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偏见,严君禹总觉得少年这些话里透着一股看好戏的意味。但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胞却在述说着恐惧与同情,一点儿也不似假装。

    “他那样伤害你,你不恨他吗?”他追问道。

    “不恨啊。”祁泽微微一笑,目光清澈。欧阳端华是哪个牌位上的人物,值得他时时刻刻记挂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欠下的因果了了,这人也就可以丢开了。他现在的头等大事是炼器和赚钱,别的不值一提。认真算起来,欧阳端华当初对他下了死手,而他却放他一条生路,这已经够仁慈,够大度了。

    严君禹明白少年并未撒谎。但他总觉得这句“不恨”没有宽容的意思,反而处处透着不屑。少年浑身上下都是谜团,引诱他不断靠近,不断探索。偏偏他有那么多缺点,心性还很顽劣,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都敢干,他却总忍不住退让,包容,几乎到了毫无底线的程度。

    有时候他很想问一句——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平平安安把人送到了宿舍,还温柔嘱咐,“赶紧睡觉,别担心,他们很快就能放出来。我之前已经问过了,他们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谁也推翻不了。”

    “我知道了,谢谢。”祁泽礼貌地颔首。他总觉得严君禹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太亲近了,但看上去又不像记得什么的样子。他思来想去,只能把原因归结于二人互相欠下的因果。严君禹当初救他时,他还没死,这叫顺势而为;但他救严君禹时对方却死透了,这叫逆天而为。仔细算起来,两人其实并没有扯平,反倒是严君禹还欠他一点人情。

    这样一想,祁泽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严君禹的照顾。

    第二天中午,欧阳晔和李煜果然双双被释放。警.察核对了二人的不在场证明,一个彻夜与朋友狂欢,人证足足有上百个;一个正召开商务会谈,与会者也有七八个,个个都是海皇星有头有脸的人物,铁证如山不外如是。而且网络上也没留下二人□□的痕迹,警局通过调查,最终排除了他们的嫌疑。

    欧阳涛为此表达出了极大的愤怒,却被匆忙赶来的族老带回去。他诬告欧阳晔的行为彻底惹怒了族人,为了确保留住这个超级天才,族老们一致决定罢免欧阳涛家主的身份,把他和欧阳端华母子俩一块儿放逐出去。

    欧阳涛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却无论如何也不挽回不了。欧阳端华得知自己成了废人,竟然狂笑起来。他总算明白自己为何能捡回一条命,凶手想让他体会祁泽曾经体会的痛苦,让他明白做一个弱小物种是什么滋味。他现在的身体,真要比起来,恐怕连碳基人都不如。

    早知道会弄成这样,他当初何必为孟瑶出头?可恨孟瑶竟过河拆桥,得知他被废,立刻就单方面解除了婚约。无尽悔恨汹涌而来,令欧阳端华陷入绝望。当他登上飞艇,满怀不甘地离开海皇星时,欧阳晔却意气风发地站在比斗台上。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