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40.第四十章
    每一台战斗机甲都安装有精神力操控系统,它们的正常运作完全靠一个个源代码支撑。机甲制造系的学员们能掌握多少源代码不靠智商,  不凭悟性,  全看他们跟随的导师能教多少。导师级别高,  掌握的源代码自然就多;导师级别低便只能传授最基本的源代码。

    于是刚入学的学员们为了跟随一个好导师,  无不想尽办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导师的高度决定了他们事业的起.点。就比如穆燃,他的导师是他的父亲,  也是他死去的玄□□,  生来就比别人拥有更多资源。穆家甚至编撰了一本源代码大全,只供嫡系翻阅,  绝不外传。

    也因此,  机甲制造行业,尤其是超能机甲制造,  已经完全被穆家垄断,  别的机甲制造师只能给机甲战士当修理工,  或者在穆氏研究所找一份科员的工作。

    严老爷子让严博加考机甲源代码这一课程,  看准的就是祁泽毫无基础。退一万步来讲,  就算他有基础,  认识几个普及源代码也就顶天了,还能认识高级源代码?他不管这样做合不合适,  卑不卑鄙,只要孙子不与穆燃起龃龉就行。

    “去做吧。让君禹不要闹,  穆燃还等着他回来呢。”

    严博乖乖答应,  然后关掉了视讯电话。

    另一头,  祁泽已经出了考。急父费絷嗜コ苑。考了六天,他吸收进脑子里的知识基本上都中了标,在答题的过程中慢慢融会贯通,成了自己的东西。以后再有类似的考试,或者在这个基础上学到更高深的知识,对他而言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我请你们吃饭。”严君禹笑容爽朗。知道祁泽击溃了祖父的阴谋,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竟感到非常痛快,就好像自己也打破了家族的束缚一般。

    “不用你。凑什么热闹。”欧阳晔撇嘴。

    李煜敲敲外甥脑门,礼貌一笑,“还是由我来做东吧,我毕竟是长辈。多谢严先生为小祁作保,以后去了帝校,还要劳烦你多多照顾两个孩子。”

    严君禹正要寒暄几句,就见教导主任匆匆走过来,一边抹汗一边结结巴巴开口,“等等,先,先别走。经由学校商讨后决定让祁泽同学加考一门。帝校那边也同意了,这是他们发来的通知书。”

    通知书上盖着年级主任严柳的戳,这是严氏安插在帝校的耳目,自然会为严氏所用。严君禹立刻就察觉了祖父的意图,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道,“加考什么?战斗机甲源代码?”

    教导主任露出放松的表情,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战斗机甲源代码?严少主也觉得很合适?”

    “合适你祖宗。”严君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骂脏话,但他什么都顾不得了,不过一张担保书而已?祖父为什么非要弄得如此难看?自己这个亲孙子在他心里恐怕连穆燃一根手指都比不上吧?只是因为有可能触怒穆燃,他就连一点点体面都不给自己留了吗?知不知道这样干只会显得严家很下作?

    严博的话在他本就熊熊燃烧的怒火上更浇了一瓢油,“君禹别闹了,老爷子让我给你带句话,穆燃还在帝都星等着你呢。”

    祁泽看得叹为观止,对穆燃的好奇心顿时上升到顶点。这是怎样一位仙帝级别的人物,竟让堂堂一家之主如此奉承讨好,并不惜赔上孙子的尊严?

    机甲先遣部队,听上去似乎很高端,但是如果不能保证给每一位战士配备最先进的机甲,就只是徒有其名罢了。这支军团的正常运作完全依赖于穆氏的支持,难怪严老爷子姿态放得那样低。严家说是六大家族之一,认真算起来也只是穆家的附庸而已。

    心念电转间,祁泽什么都想明白了,瞥见教导主任夹在胳膊下的平板电脑,手一伸就抽.出来,看了看他们准备的试卷,然后便笑开了。这他妈的就是战斗机甲源代码?这分明是乾元大陆的方块字。∪盟胨性创,这比抄书还容易。就这种小儿科的试卷,竟然把分数放宽到b级水准就算合格,那他闭着眼睛也能过。

    听见笑声的欧阳晔战战兢兢问道,“宝贝儿,你别是气疯了吧?”

    “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值得吗?”祁泽晃了晃手里的平板,问道,“加考是吧?可以,不过在开考前你们得给我拟一份声明,告诉我这科考完了还会不会再加考。否则我过一门你们加一门,岂不是让我一辈子待在考场里?你们毁人的手段不能这么低级吧?今天之前,我还想着谁来作保无所谓,不过担一个名头罢了,今天之后,我还就他妈要定严君禹了!想让我放过他,没门儿!”

    严博气得差点晕过去。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祁泽的真面目,知道他脑子活络,嘴巴厉害,却不知道他性子还这么恶劣。你越是整他,他就越是跟你杠上,大有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架势。

    欧阳晔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理,傻乎乎地附和,“对,咱们缠定严君禹了,缠死他!”

    李煜双手合十,冲严少主低声道歉,严君禹却偏过头,貌似表情尴尬,实则努力忍笑。他倒是有点同情严博和老爷子了,还没碰面呢,就在祁泽这儿吃了好几次亏,平时无往不利的手段,在他身上却半点也不奏效。他说要定自己了,这话不但不难听,还戳心得很。

    严君禹摸了摸上衣口袋,又想抽烟,这次却不是因为挫败或愤怒,而是愉悦。

    教导主任没想到祁泽的态度竟然这么强硬,也担心他闹到人权组织那里,学校的名誉会因此受损,只好同意写一份声明。别的科目都能在网上找到相关资料,甚至于课程视频,自学完全没问题,战斗机甲源代码却完全不同。这是只有s级的机甲制造师才能掌握的东西,他一个孤儿出身的平民,从哪儿得来答案?

    严君禹原本还想通过自己的渠道联络赫连校长,让他出面解决这件事,但见祁泽信心满满的样子,莫名就放松下来。祁泽似乎具备一种神奇的能力,了解他、靠近他后,就会觉得特别安心。当然前提是与他为友,而非为敌。

    “好了,声明你也拿到了,进去考试吧。我们给你放宽了准则,原本a+的合格线,到你这儿就是b,你别觉得我们故意刁难你。”严博睁着眼睛说瞎话。

    严君禹表情冷漠,目不斜视,完全当这人不存在。打着为自己好的招牌就能随意干涉自己的决定,支配自己的人生吗?这样的朋友他不敢要,爱去哪儿去哪儿吧。

    祁泽却似笑非笑地将严博上下打量一遍,讽刺道,“刁难我?就凭你?”潜台词是什么不言而喻。

    严博压了压火气,强笑道,“你可以进去考试了,这次给你三个小时时间。能做的我都做了,你不领情我也没办法。”

    祁泽把平板抱进考。闷鸬缱颖仕⒗焖偬钚。乾元大陆的方块字他熟的不能再熟,然而考虑到帝国文化出现的断层,很多字义已经被歪曲甚至杜撰,他也不能保证拿到s,只好尽量把每一个字的所有注解都写上。

    一个小时后,他收起笔,把考卷提交给主脑。主脑的数据库里没有战斗机甲源代码的资料,不能为他改卷,只能随机传给帝校的某一位机甲制造系的教授,由他手工阅卷。但凡由主脑经手的程序就不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于是严君禹也不担心这位教授被收买。

    谁能拿到试卷,等成绩出来了严老爷子那头恐怕还不知道。

    “行了,手工阅卷的速度比较慢,最迟今天晚上才能得到成绩。你回去等吧。”严博不耐烦地摆手。教导主任被严少主盯得冷汗直冒,恨不能原地消失。

    祁泽也不担心,点了点严君禹,挑衅道,“你跑不了。”又冲欧阳晔勾手指,“走吧,回去开趴体庆祝。”

    “走走走,我早就订好酒店包厢了。”欧阳晔兴奋地搓手。严君禹则以拳抵唇,低声笑了出来。他本来也没想跑,怕只怕祁泽把祖父和严博干的那些事怪到自己头上。

    一行人各自散了,其中就属教导主任溜得最快,肥胖的身体一扭一扭,转瞬就消失在拐角。严博看看他滑稽而又狼狈的背影,又看看发小留下的满地烟头,终是露出愧疚的表情。当初把消息捅给老爷子的时候他是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怪只怪祁泽太能搞事,竟让他用尽了办法也没能顺利解决掉,反而越闹越大。

    擅自加开考试,擅自插手分发试卷,甚至背着校长发出行政级别的通知,这些都属于滥用职权罪,真要查起来,他现有的一切职务都保不住。只愿祁泽能被顺利刷下去,不要再给他找麻烦。

    ----

    是夜,严君禹竟意外地接到了穆燃的电话,对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全息屏上,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优雅。

    “我叔叔今天收到一张考卷。”说到这里,他平淡的语气起了波澜,“我也是刚刚才得知,你要给一个精神力产生变异的碳基人作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严君禹掏出香烟点燃,徐徐开口,“知道。”

    “那你也应该知道,机甲制造师一般不会跟已经绑定了另一名机甲制造师的人合作。这是行规。”

    “算不上行规吧,只是你们穆家人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作祟。”严君禹短促地笑了笑。

    穆燃皱起眉头,“我怎么觉得你的语气很奇怪?似乎对我有许多不满?你这样做,我很难再与你搭档,即便我愿意,我父亲也不会同意。这样吧,我重新给那位祁同学找一个机甲驾驶员,保证能帮他完成学业。之前我就说过,机甲制造师不会跟已经绑定了另一名机甲制造师的驾驶员合作,按照那位祁泽同学的水平,他根本什么都干不了,搭档的机甲坏了,还得我找人来修理,这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替人收拾过烂摊子?君禹,我一直记得我们的约定,你呢?”

    严君禹神色变淡,“我也记得我离开帝都星时,你说不一定会选择我。”

    “那是开玩笑。”

    “是吗?我失踪两个月时你在哪里?事后你有主动给我打一个慰问电话吗?你不一定会选择我,这一点我自己清楚,你也清楚。你们穆家只与最强的机甲驾驶员合作,在情况未明时,你不会轻易与谁绑定。”严君禹不想让两人陷入争吵,他固然讨厌家族带给自己的束缚,但穆燃对他的帮助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一起长大的情分也是实实在在的。他不会因此而怨恨对方,却也不想再继续当他光辉下的阴影。

    “不用帮祁泽找驾驶员,这份人情我还不起。我既然签了担保书,他就是我的责任。”他杵灭烟蒂,态度坚决。

    “跟我你也要计较这些?”穆燃温和的语气也微微转冷,“许久不见,你似乎变了很多。你是打定主意要与我拆伙是吗?”

    “我们的合作关系一直没定下,哪儿来的拆伙?”严君禹扯了扯唇角。

    “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绑定了祁泽,你的机甲出了故障谁来修理?不会有人愿意屈尊降贵地给他擦屁股,你会受到所有机甲制造师的抵制。况且他能活几年?估计还没学成就死了,你到时候怎么办?你还想不想去前线?想不想继承军团主帅的位置?”

    “我想,但不是靠你的庇护与施舍,而是自己的努力与拼搏。我想试一试,当抛开所有生而具备的光环后,我能走到哪一步。被你选中就像中大奖,可以从普通的世家子弟一跃成为少族长,但这样的幸运偏偏不是我想要的。最后我要强调一点,祁泽不会死,他会活得比任何人都好。”

    “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穆燃摇头苦笑,“好,随你。我会让老爷子不要责备你。”

    严君禹真诚道,“穆燃,我没有怨恨你,我只是为无能的自己感到可悲。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穆燃垂着头,许久没有回应。大约半分钟后,他语气陡然变冷,“我们的事谈完了,该来追究祁泽偷窃穆家源代码的事了。”

    “偷窃源代码?”严君禹握紧拳头,下意识地知道这个罪名有多严重。穆家的源代码早在帝国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而且是最高级别,说是国家机密也不为过。如果这个罪名落实,足够判祁泽死刑。

    “他有什么渠道偷窃你们穆家的源代码?他这辈子根本没去过帝都星。”他飞快反驳。

    “我也感到奇怪。但他今天填写的那张试卷混入了几个难度极大的考题,涉及我们穆家发明的精神力操作系统源代码的核心机密。只有和我同等地位的族老才有资格掌握这些源代码,而他一个不错地翻译了出来,并给出了好几种组合方式。如果他不是偷窃的,又能从哪里知道?”穆燃点开邮箱,发送了一张律师函,语气冰冷,“明天我就会派人来调查这件事。源代码泄露对我们穆家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希望你别干出令我失望,也令老爷子失望的事。”

    不等严君禹回话,他切断了通讯,徒留一块黑漆漆的屏幕悬浮在空中。

    严君禹垂下眼睑,摇头苦笑。他总算是想明白了,之前穆燃说的那些让步的话全是架构在祁泽盗窃了穆家源代码的基础上。一旦祁泽案发,他许诺的一切都不用实现,还留给自己一个宽容大度的印象。若是以前,他不会用如此险恶的角度去揣测穆燃的一举一动,但现在,他不能不多想。

    穆燃身为绝世天才的骄傲容不得一个碳基人践踏,这不但是他自己的性格使然,也是外界为他堆砌的一座神坛。而自己的做法无异于将他推下神坛,跌入了尘埃里。难怪曾经若即若离的他现在却坚决要与自己绑定。严君禹捂脸,深感懊恼,却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同时他也明白,无论穆燃多么生气,也不会使用下作的方法陷害祁泽。他有他的底线。

    想到这里,严君禹立刻拨打祁泽电话,将盗窃源代码一事说了。

    “我偷他家东西?”祁泽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他们没吃错药吧?行,让他们来,我会送他们一个大礼!”

    被两次无情掐断电话的严君禹只能摇头苦笑。比起清高傲气,祁泽这家伙可比穆燃厉害多了,但愿明天不要闹起来。

    “怎么了?”听出祁少语气不对,喝得半醉的欧阳晔含糊开口。

    “没怎么,遇见一条疯狗。看来本少主得准备一根打狗棒了!”祁泽掰了掰十指,溜溜达达走入地下室。

    欧阳晔以为他要造什么好东西,连忙跟上。

    考完试以后,祁泽花了些心思了解源代码,这才知道那玩意儿跟灵言和法阵是一个作用。与乾元大陆的情况一样,很多顶级灵言和法阵只有在大宗门里才能学到,而且闯出名号的炼器师大多敝帚自珍,很少传给外人,有的甚至连入室弟子都不授予。

    而穆家就是这样一个“大宗门”,除了族人,外面那些机甲制造师根本无法触及他们的核心技术。也因此,他们垄断了帝国的机甲制造行业,成为凌驾于六大家族,甚至皇室的存在。

    源代码支撑着战斗机甲的运作系统,是核心中的核心,穆家肯定非常重视。祁泽摸摸下巴,恶劣地笑了。他真是服了穆家这群傻逼,编写源代码的时候偏偏要用生僻的古华夏字,以为出现了文化断层,这些字就永远不会被破译吗?真要论起来,华夏古字的保密性还不如那些蝌蚪状的字母呢!人家联邦的机甲就是用蝌蚪字母做源代码,就算公然发表在星网上也没见被人破译。

    “自己的技术存在缺陷,还怪别人不该太聪明,我真是高看穆家了。”他一边嗤笑摇头,一边拿出一块空白玉符,把脑子里能想到的所有乾元大陆的字输入进去,包括字音字义及字形,又翻出一沓用来制作符箓的灵纸,一页一页剪裁整齐,用针线装帧起来。

    欧阳晔看得满头雾水,问道,“祁少,你干嘛呢?做笔记本?”

    “做炸弹。”祁泽笑嘻嘻地回话。这本书若是做成了,对穆家来说不就是一颗炸弹吗?还是粒子弹级别的。

    欧阳晔大概是喝多了,竟然认认真真看了半晌,摇头道,“纸也能爆炸?”

    祁泽懒得搭理他,把录入文字的玉符和空白书册放入转换阵,掐了一个法诀。星星点点的白光由玉符里飞出,落入一页页书册,不过短短几分钟,空白页面就印满了文字,还配上了形象而又生动的图片。

    祁泽取出生花笔,缓缓写下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尔雅,然后掌心一翻,吸走纸张里蕴含的八成灵气。原本雪白的书本迅速变得枯黄,像是一片临到秋天的叶子,显出腐朽的气息来。

    好端端一本新书,眨眼就变成了古董,欧阳晔顿时看呆了。

    “祁少,你在干嘛?仿造古书?”他似乎抓住了一些重点。

    祁泽照旧没说话,利用扫描仪把书里的内容复制下来,打印在平时购买的,海皇星本地出产的白纸上,继而勘定成册。他打开智脑,在网上搜索不姓穆的机甲制造师的名单,然后按照顺序写上他们的姓名和住址,一一贴在包装盒上,又把印好的书塞进盒子里,寄给快递站,并设定了发货时间。

    炼器术法和高科技,他一项一项排着玩,且玩得溜溜得,令欧阳晔看得眼花缭乱。他感觉祁少似乎又在搞事,而且是搞大事,不禁为那不知名的倒霉蛋默哀了几分钟。惹谁不好,偏要惹祁少,真是寿星公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祁少,你就直说把,这回你要整谁?”欧阳晔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穆家,还能有谁?”

    欧阳晔,“……”无冕之王穆家?这事不能用“大”来形容了吧?虽然这样想,但他压根就没认为祁少会输。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