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47.第四十七章
    在祁泽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中,严君禹艰难地用完饭,  还把厨房打扫干净。

    “把自己也捯饬捯饬。”祁泽递给青年一把牙刷,  叮嘱道,  “多刷几遍。以后做饭的时候把厨房门关上,抽油烟机开到最大功率。”

    严君禹哭笑不得地接过牙刷。要是别人敢摆出这副嫌弃的模样,他或许会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进而愤怒指责,  但在少年面前,他却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对了,  另外那三个人你认识吗?都是什么背景?”祁泽从洗手间门口探进一个头来。

    “认识,  他们三个跟你们一样,也是从别的星球考进来的留学生。王淼来自于德邦星,  水系异能者,指挥系;林浩来自于瓦肯星,土、木双系异能者,  机甲战斗系;莫天磊来自于海琴星,  金系异能者,机甲战斗系。他们的背景很干净,  目前还没查出来跟穆家有什么牵扯。”

    严君禹吐出嘴里的泡沫,告诫道,“但是你依然要小心,不要随便跟陌生人接触。穆家人气量不大,  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虽然短时间内不会动你,  但这笔账绝对记得清清楚楚。我如果接了作战任务需要离开,你就尽量待在宿舍,有什么事让欧阳晔去做。”

    祁泽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尽量耐着性子听严君禹唠叨。

    “这事还用你吩咐?我请了好几队雇佣兵保护祁泽,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欧阳晔又跑进洗漱间插话。反正他是不会让祁少跟严君禹独处太久的。

    严君禹没跟他计较,淡淡道,“如果你钱够用的话,再多请几个都可以。穆家手里捏着帝国最大的兵工厂,多的是异能高手愿意为他们卖命。”

    “我知道。忝茄霞也痪褪瞧渲兄宦穑磕慊故悄氯嫉奈椿榉蚰。”欧阳晔边说边把祁少拉出去,没好气地嘀咕:“走走走,咱们跟他也少接触一点。他表面对你好,背地里说不定是想帮穆燃报仇呢。”

    祁泽冲严君禹摆摆手,顺势被拉了出去。这人对自己是真好还是假好,他分辨得出来,倒也不会随便把人往坏处想。

    严君禹用冷水洗了把脸,又静静站了一会儿,隐忍许久的青筋才从额角接二连三跳出来。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嘴毒,怎么祁泽那么招人稀罕,欧阳大少爷就那么欠揍呢?也是自己涵养够好,否则早就动手了。

    他运了运气,正准备下楼,就听门铃响起来。

    “大家好,我是莫天磊,今年刚满十八岁,是金系异能者。在以后的日子里,希望大家多多关照。你就是祁泽吧?个子真。皇翘蓟税。∫院竽憷胛以兜,我怕我一个用力就把你戳死了。听说碳基人很脆弱,皮肤比豆腐还软。”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说话同样不怎么中听,看样子也跟欧阳晔一样,是个嘴欠的。

    “你小子说什么呢?信不信我也戳死你!”欧阳晔立刻跟人怼上了。

    后面又有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请你别介意,天磊就是这种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但他的心意是好的,他就是怕不小心伤到祁泽同学。”

    “就凭他也想伤到我家的宝贝儿?太高看自己了。”欧阳晔还在哼哼,严君禹却已经下楼来了,温声道,“你们好,我是严君禹,目前正在办理毕业手续,而且留校挂了职,算是你们的辅导员。但我只对祁泽负责,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联系林锦明,他会帮你们解决。”

    “谢谢严教官。”刚进门的两人连忙点开智脑,接收林教官的名片。

    祁泽八风不动地躺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平板电脑,似乎在玩游戏。他懒洋洋地瞥了门口一眼,眸子里精光乍现。

    “你叫什么名字?”他指着莫天磊身后的清秀少年。

    “你好,我叫王淼,水系异能者,就读指挥系。”少年走上前,友好地伸出手。

    祁泽坐直身体,与王淼握了握手,目光似有意似无意地扫过他胸前的铁牌。王淼感知非常敏锐,立刻摘掉铁牌送进少年手里,笑道,“这种铁牌在我们学:艹<,上面刻着我们的名字,如果将来战死了,战友可以凭借这块牌子确认我们的身份,还能把它当作遗物送回我们的亲人手里。虽说科技发达了,确认身份靠dna就可以,但这项传统依然在我们学校保留了下来。铭牌毕竟是实物,留下还能做个纪念,不像dna,人死了立刻就离解了。”

    “这是你自己刻的?”祁泽仔仔细细看了两眼,笑赞,“字儿写得很漂亮。”

    “谢谢,刻得马马虎虎吧。你要是喜欢,我也帮你刻一块。”

    “不了,我不用战死沙场。”祁泽摆摆手。

    王淼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总觉得这句话客气话怎么那么难听呢?但他很快就收敛了情绪,从少年手里拿回铁牌,挂在脖子上,还十分珍惜地塞进衣领里,轻轻拍了拍。

    欧阳晔和莫天磊还在旁边抬杠呢,丝毫没觉出不对,严君禹却眸色转暗,若有所思。祁泽不是个热情的人,你来了就来了,他顶多瞥你一眼算是打招呼,绝不会主动询问姓名。对莫天磊是如此,轮到王淼却有些不对劲。这份特殊或许别人感受不出来,但严君禹就是知道——祁泽对王淼感兴趣,却又不是褒义或中性的感兴趣,而是怀着几分戒备与恶意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飞船,你们也累了,先回房休息休息。明天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都可以报道,你们自己安排时间。冰箱里有食材,你们如果饿了可以自己煮,把厨房门关紧一些,抽油烟机开到最大功率。”严君禹不动声色地提点。

    “谢谢教官,我们不饿,先睡一觉再说。”王淼十分客气地拒绝,莫天磊却一头扎进厨房,急吼吼地把肉拿出来,嘟嘟嘟,嘟嘟嘟,用锥子扎上了。

    祁泽扶了扶额角,最终还是决定回房去,以后到了饭点打死也不出来。欧阳晔用手捏着鼻子,望风而逃。

    进了卧室,确定周围没有安装监控设施,祁泽提醒道,“你不要忘了自己异能者的身份,就算那块肉再臭,你也得给我忍着。你看看严君禹,优不优雅?潇不潇洒?人家照样面对臭肉从容不迫,还能一口一口往嘴里塞,你怎么就做不到?时间长了谁不怀疑你?我可先说好了,你要是让人怀疑上了,以后咬着牙也得吃那些东西,我绝不管你。”

    “我是真没想到狂兽肉煮起来能那么臭。以前我还羡慕异能者呢,现在真有点可怜他们。早知道当异能者要遭这种罪,我就不来帝校留学了。”欧阳晔悔不当初,见祁少挑高一边眉梢,似乎想开骂,连忙保证道,“不过祁少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露馅的。为了保护你,就算让我吃.屎我也干啊。”

    “那你倒是吃一坨让我看看?”把自己都说恶心了,祁泽脸色绿了绿,立即改换话题,“那个莫天磊是个直肠子,可以结交,王淼你离他远点。”

    “为什么?”欧阳晔附和道,“你不说我也觉得莫天磊比王淼好。王淼一来就跟你套近乎,太惹人厌了。”

    “这个理由很强大,我给你一百零一分。”祁泽磨了磨牙,正准备好好调.教这人,门铃响了,打开一看是严君禹。他在沙发上落座,开门见山道,“那个王淼有问题?”

    “目前还没问题,不过快了。”祁泽到底不怎么信任严君禹,没说太多。严氏那样的大家族从来不乏阴私手段,他得防着点儿。

    严君禹的好心情终于没法再维持下去。他明白,自己跟欧阳晔是不同的,欧阳晔已经被少年划拉进心里,而自己却始终被他排除在外,哪怕曾经追逐自己的那段时间也是如此。能跟欧阳晔敞开说的事,他一定不会对自己透露半个字。原来那些生而具备的东西带给他的不仅仅是荣耀与地位,还有无奈与心酸。

    “那你自己小心,有需要尽管来找我。”他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头却只能吐出这么一句简单的叮嘱。

    “行了行了,我们自己的事自己能处理,你快走吧。”欧阳晔把人推出去,砰地一声关上房门,追问道,“那个王淼到底有什么问题?怎么连严君禹都看出来了?”

    “他不是从王淼身上察觉到不对劲的,是从我身上。这个严君禹,观察力也太敏锐了,我没露出破绽吧?”祁泽摸摸脸颊,表情狐疑。

    “没,你正常着呢。是严君禹太奸诈了,我就说要小心防备他。这一屋子人属他最危险。你想想他跟穆燃是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帮你,不帮自己未婚夫呢?”

    祁泽没好气地摆手,“别总拿严君禹的婚姻说事儿,我看得出来,他跟穆燃的关系顶天也就是儿时伙伴。王淼的那块铁牌有问题,里面渗出的似乎是魔气,但浓度不高,对异能者的伤害微乎其微,对普通人而言就是慢性毒.药。”

    “魔气是什么?”欧阳晔脸色大变。

    既然是黑眼星系存在的东西,应该也有黑眼星系的特定叫法,祁泽键入几个关键字,在网上搜了搜,笃定道,“魔气大概就是你们这里所谓的辐射污染。”

    辐射,一种来回往返的电磁能量,若是超过特定数值,极有可能致人病变甚至死亡。但随着人类的基因等级不断提高,对辐射的免疫力也随之增强,而碳基人显然不在此列,他们很容易受到辐射的感染。

    明知宿舍里有碳基人,还携带辐射源入。馊耸鞘裁葱乃疾谎宰悦。

    “妈的,王淼想谋杀你!我去看看!”欧阳晔立刻拿出一个微型检测仪,揣进兜里。他是体术者,对辐射污染的免疫力也很强,但临出门时舅舅却提醒他把检测仪带上,以防祁少被人暗算。现在看来,老江湖还是老江湖,到底被他料中了。

    碳基人只要暴露在辐射污染源下几秒钟,病变就会埋入骨髓,然然慢慢发展、恶化,等那点辐射消退干净,病却已经入了膏肓,又加之碳基人体质脆弱,市面上的特效药,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能用,于是只能等死。待他察觉不对时,罪魁祸首早就把证据清理了,又能上哪儿伸冤?

    “这肯定是穆家的手段,太阴险了!”欧阳晔气得浑身发抖,出了房门却忽然笑开了花,怎么看怎么像个傻白甜的大少爷。他随便找了个借口敲开王淼房门,笑眯眯地聊几句,仿佛跟人特别投缘一般,见王淼频频打哈欠,这才告辞离开。

    回到卧室,拿出检测仪一看,他当即破口大骂,“操.他.妈.的王淼,竟然是核辐射,而且超过了8000msv,这一个照面,他就想让你死。∑钌,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没事,我一看见铭牌里渗出的魔气就用灵力包裹了自己。而且这种程度的魔气对我没用。”祁泽摆手嗤笑,“怪只怪他对我没有丝毫防备,竟然还敢把铭牌摘下来给我看。我打了一个聚气阵在上面,过不了几天,周围的魔气就会聚集在王淼周围,他体质再强也扛不住。”

    “辐射还能聚拢起来吗?”欧阳晔摸了摸凉飕飕的脖子,感觉祁少杀人的手段一点儿也不比穆家少。

    “能量会消散,自然也会聚拢。”祁泽指了指楼上,提点道,“这几天离王淼远一点,免得沾了晦气。”

    “我明白了。”欧阳晔乖乖答应,磨蹭半天就是不肯回房,好不容易让他找到一个话题,“对了祁少,这栋宿舍的地下室是六个人共用的,你如果要炼器该怎么办?”

    “在我自己房里炼。”祁泽并不介意在欧阳晔面前展露一些手段。欧阳晔若想在帝国安身立命,自己就是他唯一的依仗,而且放眼帝国,应该没有人能拿出更高的筹码来打动他。

    祁泽伸手一抚,原本狭窄的房间就扩大了百倍不止,一座宫殿莫名出现在落地窗后,黑的阴影,红的烛火,青的石板,白的立柱,一切都显得那样庄严肃穆,朴拙大气。

    欧阳晔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吐出四个字,“折叠空间。”在现实中叠加一个如此广袤的的空间,不借助任何媒介,在时间与空间的洪流中,不前不后,恰好把这个异度空间放置在了现在的坐标,毫无疑问,这已经触摸到神的领域。

    欧阳晔再次刷新了自己对这根金大腿的认识,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念想越发近乎于奢求。

    “这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他艰难道,“祁少,你的家族到底是干什么的?神仙?”

    “出过几个神仙。”祁泽随意摆手,“我要炼器了,你回房睡觉吧。”

    “我留下陪你炼器吧?”欧阳晔死皮赖脸地道。神仙家族,我的妈,当初被祁少捡到真是赚大发了。他想了想,继续补充,“风林火海也很喜欢陪你炼器。”对,是风林火海喜欢,不是我。

    “随你。”祁泽从乾坤袋里取出三块石头,又取出一罐金沙,整齐摆放在地上。

    “这不是空间矿石吗?我们黑眼星系就有。”欧阳晔指着石头。

    “本来就是你们黑眼星系的矿石,我花星币买的。”

    “那这个沙子是什么?”

    “星沙。当某个小千世界快崩塌时,天上所有的星辰会有所感应并纷纷坠落。把它们收集起来就是星沙。”想起流星天坠的美丽场景,祁泽不禁失了神。他曾陪同父亲遨游无数个灵气溃散的小千世界,拢共才收集到一小罐星沙,当时不觉得多么珍贵,现在忆起来才觉得怆然。

    “祁少你等等,我好像听错了。你说这是天上的星星?”欧阳晔掏掏耳朵,表情有点一言难尽。就算再怎么学渣,他也明白一颗正常的星星体积有多大,绝不可能被收集起来,装在一个不足两升的小罐子里。祁少一定是在开玩笑!

    “具体来说,它们是即将坠落的星星,所以带有时间之力,并饱含扭转时间的意愿。用它们来打造空间物品,炼器师能更精准地把控时间比例。”祁泽边说边捞起一块石头,又从空气中抽取了一丝火元素,引入掌心。砰地一声轻响,白色火焰在他掌心跳跃,翻腾,慢慢将石头包裹。

    欧阳晔哪怕拥有火系异能,也被这骇人的温度逼退数米。他只知道祁少擅长使用一尊青鼎,却不知道摒弃了青鼎的他,操控起火焰来却更得心应手。他整个人就是一尊鼎,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周围的火元素。那块坚硬的石头已经化成水,被他纤长的指尖一点一点捏成戒指的形状,并刻下许多玄奥的符文。

    火焰越升越高,将他俊美的脸庞照得发白,他却半点也不觉得难受,打开罐子,掏出一把金沙,缓缓洒落在戒面。

    直到此时,欧阳晔才相信了祁少的话。那些金沙果然是星星,它们发出坠落的轰鸣,在刺眼的星光中投入火焰。原本黑不溜秋的石头戒指浮现流星划过的痕迹,那么璀璨,那么神秘。而祁少身后也浮现一片星空,先是一颗接一颗地闪烁,然后陆陆续续陨落,那景象瑰丽无比,又悲壮决绝。所谓扭转时空的力量,就来自于这不甘消亡的哀鸣吧。

    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有灵,人是,物也是。炼器就是赋予死物灵性,虽然艰难,却也伟大。祁泽想起父亲的训诫,嘴角不禁浮现一丝微笑。他越发凝聚心神,缓慢而又均匀地洒落星光。

    大约两小时后,掌心的火焰渐渐熄灭,一枚黑底带银色纹路的戒指就做成了。委托人并未寄来鲜血,祁泽只好把自己的鲜血融入进去,待那边确认收货,滴入鲜血,他的血液就可以作为间质,帮助戒指认主。

    欧阳晔扑过来,急问,“祁少,这戒指能储存活物吧?时间比例是多少?你看,我生日快到了,这个戒指就当成礼物送给我吧?”如果能得到一枚装活物的戒指,在野外猎到等级高的狂兽就再也不用联络飞船去接应,运输成本至少能省下几百万。等级越高的狂兽越要抓活的,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留肉质里的能量,否则等猎物死了,能量也流光了,辛辛苦苦拼命一。峁宦袅思竿蚩,谁肯干?

    欧阳晔早就想好了,等到暑假,他也参加一个狩猎小队,去原始星球抓狂兽挣钱,这枚戒指正好得用。救星。钌僬媸撬拇缶刃,想要什么都能造,难怪那家网店的简介写得那么**,这是有底气。

    “时间比例是外界一天,戒内十年。这时间流速正好拿来修炼,只可惜体积太。虐肫矫,装不下你这么大的个儿,而且已经被人预定了。乖,等下回我再帮你造,这是要拿去卖钱的。”严君禹把戒指打包,准备等另外两枚做好就一块儿寄出去。炼器这行当真心赚钱,但也极其烧钱,没有宗门在背后支持,他只能手脚放勤快点。

    “什么?拿去卖钱?这玩意儿要是被外界知道,整个帝国都会炸的!”欧阳晔感觉自己脑袋发晕。

    “你觉得得到戒指的人会让外界知道吗?他又找不到我,还不得把这烫手山芋捂严实了?如果这人对我心怀恶意,就绝对无法在网上看见太玄神造宗的招牌,所以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祁泽把各种材料收进乾坤袋里,问道,“对了,黑眼星系有没有带时间属性的灵物?我这罐星沙恐怕不够用。”

    “有,帝国曾发现一颗带时间属性的陨石,现收藏在博物馆里,其他地方应该也有,只是没被人发现。我让舅舅帮你留意,一旦得到确切的消息就买下来。那东西虽然没什么用,但收藏价值很高,所以死贵死贵的。”欧阳晔事先提醒。

    “我只怕没有,不怕贵。”祁泽无所谓地摆手。

    “是。苷跚。”但更能花钱。欧阳晔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