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54.第五十四章
    在祁泽眼里,  李子谦就是一团浓得发黑的魔气,  几乎连面容都看不清楚。见对方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你应该不是被虫族女皇弄伤的,而是类似于穆家老宅那样的爆炸。”

    李子谦半信半疑的态度瞬间转变了。他迟疑良久才徐徐道,  “大师不愧是大师,眼光果然厉害。没错,  我的确不是被虫族女皇弄伤的,但具体是怎样一场事故,  我却不能告诉任何人。还请大师不要见怪。”

    “你不说我也知道,  ”祁泽轻敲桌面,  语气十分漫不经心,“能把虫族女皇炸成碎片,  那威力是何等巨大?哪怕你当场自爆,  顶天也只是炸断女皇一条触须而已。你们李家那台超能机甲还好吗?”

    最后这句话终于令李子谦露出惊愕的表情,  本就静谧的房间顿时陷入死寂。毫无疑问,就在刚才,大师一语道破了李家隐藏许久的秘密。失去了超能机甲的李家,早晚有一天也会失去对第一军团的掌控。

    曾经无比强悍的精锐之师,  终会在某一天土崩瓦解,而李子谦正极力想办法延长这个期限。

    “大师果然是大师。”他间接承认了刚才的猜测。在这种神级制造师面前,  所有的遮掩都是徒劳。仅仅凭借一个伤口,  他就能猜到事情始末,  在黑眼星系,谁还有这份眼力?

    颓然的情绪来得很快,但心底的振奋却迅速占据了心田,他急促问道,“大师曾经说过,您无物不造,无物不修,那么您能修理超能机甲吗?”

    祁泽摆手道,“这是另一笔买卖,我们稍后再谈。”

    “好的!”李子谦勉强压抑着激动的情绪。大师没有立刻拒绝,这就很好了。至于价钱方面,李家真不怕付不起,也绝不会吝啬。超能机甲是每一个军团的终极武器,也是六大家族的根基,如果李家失去超能机甲的消息传到外界,顷刻间就会覆灭。

    他每晚都在焦虑与自责中度过,却没想到会遇见这样一个转机。当初怀着玩笑的心态点开大师的网店时,幸运之神一定就坐在他的肩膀上。

    “大师,只要能修好天枢,价钱随您开。”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添上这句俗气的话很有必要。

    “哦?”祁泽的热情果然被调动起来,颔首道,“那行,改天你带我去看看那台机甲。叫天枢吗?真是个好名字。”

    “可以,只要大师您有空,我随时能带您去看。”李子谦首次觉得“贪财”也是一种很可爱的性格。现在,他对机甲制造师这个群体终于又有了一点好感。

    祁泽想起在网上搜到的,有关于李家的资料,不禁多问一句,“你曾经的未婚妻不就是穆韫的嫡女,穆燃的亲姐姐吗?你们李家跟穆家的关系应该很密切,怎么机甲坏了不找穆家人修理,反倒对外隐瞒?”

    想起那个死去的女人,李子谦眸光暗了暗,摇头道,“外界传闻多不可信。其实我们李家跟穆家的关系并不和睦。我的……未婚妻死在战场上,而我却活了下来,穆家认为这一切都是我指挥不当的错,所以一直不能谅解。我现在这副模样,还是拜穆家所赐。”至于超能机甲被毁的事,李家又怎么可能让穆家知道?他们宁愿它一直坏着,也无法再相信穆家任何一个人。

    这话说得含糊,而且不尽不实,但祁泽对此却没有多大兴趣。他早就想找一台超能机甲观摩观摩,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又岂能错过。

    “这两笔生意我接了,你把衣服穿上吧。”他勾起一件衬衫,盖在李少主腿上,徐徐道,“手脚俱断,丹田被毁,那处却还安然无恙,你也别怨老天不公,他到底把你的根留下了。”

    正慢条斯理穿着衣服的李子谦,“……”

    他把轮椅转过去,背对大师,悉悉索索一阵响,总算把衣裤穿戴整齐,脸上没有表情,耳根却有些发红。原来大师除了贪财,性格还很放.荡不羁。

    “大师,您准备怎么修复我的身体?”调整好心情后,他试探道。

    “有两个办法,第一:把你体内的魔气完全祛除;第二,把你改造成彻头彻尾的魔族。这两个办法有利有弊,得看你自己怎么选。”祁泽沉吟道,“祛除了体内的魔气,你会变成一个普通人。改造成魔族,你能恢复异能,但进阶的时候却要承受百倍千倍的痛苦。因为魔气会冲刷你的经脉,让它们不断撕裂重生,相信我,不是意志力特别强大的人,一般撑不了多久就会选择自杀。”

    李子谦屏住呼吸问道,“我还能恢复异能?”

    “当然,我可以帮你造一个下丹田,有了下丹田就有了异能。”

    “我还能进阶?”李子谦握紧轮椅扶手。

    “前提是你得替自己找到一颗合适的魔种。”

    “什么是魔种?”他显然已做出了选择,再痛苦,也总比现在这副苟延残喘的模样好千倍万倍。

    “存放在你下丹田里的一颗种子,必须拥有魔气才能代替内丹的作用。”见李少主满脸疑惑,祁泽耐心解释道,“这样跟你说吧,如果你是一台机甲,那么你的下丹田就是能源舱,空有能源舱,没有能量石,你就无法运作。而魔种就是能量石,可以让你发出异能攻击。能量石的品级越高,你的异能就越强大,当然,它也有能量耗尽的一天,届时你来找我,我再帮你换一个。”

    这样一说,李子谦立刻就明白了,举一反三道,“如果我想进阶,就必须找到更强大的魔种,是这样吗?”

    “对,一口气吃不成大胖子,所以最初的时候,你只能用品级低的魔种,让你的身体一步一步适应魔气的改造。如果一来就使用品级很高,能量巨大的魔种,你可能会爆体而亡。”

    “说了这么多,究竟什么是魔种?”李子谦语气有些急迫。

    “当初你是被什么东西炸成这样的?”在祁泽看来,所谓的辐射污染,其实就是魔气入侵,而一切能产生辐射的物质,都能成为魔种,只不过某些物质魔气很浓,某些物质魔气很淡而已。李子谦既然已经被污染成这副模样,干脆就以毒攻毒。当然,完全祛除魔气对祁泽来说也很容易,但他更喜欢第二个方案。他从来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对所谓的“歪门邪道”更感兴趣,而且造诣颇深。

    “那个r型矿石你能找来吗?”他顺口提了一句。

    李子谦身体僵硬了,双目直勾勾地看过来。

    祁泽秒懂,恍然大悟道,“你是被r型矿石炸成这样的?”

    李子谦已经放弃了在大师面前掩盖真相,因为他太见多识广了,在交谈的过程中慢慢推导出实情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他运用的很多专业术语,李子谦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的确是被r型矿石炸伤的。有人把一块r型矿石当成能量石,放进了我机甲的能源舱里。”

    “明白了,你的未婚妻背叛了你。”祁泽真的不想八卦,但是一不小心就什么都猜到了。能在超能机甲上动手脚的人,除了机甲制造师还有谁?

    “没错,她是我的专属机甲师。”李子谦下颚角绷紧,显然正压抑着剧烈的情绪。时至今日,他依旧弄不明白穆琪为何要那样做,更忘不了被背叛的痛苦。他们曾经是那样令人羡慕的一对。

    “挑选搭档要谨慎。 逼钤蠛苊挥谐弦獾匕参恳痪。

    “是的,您说的没错。”李子谦却似乎被安抚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我回去想想该怎么帮你改造身体。这段时间你最好找一颗合适的魔种过来,能量不要太高,但也不要太低,你的精神力还保持在巅峰状态,一颗七八级的魔种应该差不多了。”

    “您是说能让我恢复到异能七级或八级的水平?这样的魔种应该有具体的能量储值吧?您告诉我,我让人去找。”李子谦毕恭毕敬地问道。

    祁泽大大咧咧地摆手,“我哪儿知道具体的储值是多少,你看着找呗。”

    李子谦,“……大师真是一个随性的人。好的,我会多找几块不同能量储值的放射源过来,还请大师帮我鉴定一下。”

    “可以,那我先行一步。”祁泽站起身就走,却被李子谦拦住去路。

    “大师,我们怎么保持联络?就用网购服务号?”网购服务号毕竟不是智脑通讯号,只要大师一直不登录,他就只能默默等待。说实话,那感觉跟等死差不了多少,太难熬了。

    祁泽摘掉兜帽,敛去结界,指着自己的脸庞问道,“认识吗?”

    泄露了穆氏源代码的少年,李子谦如何不认识?他愣住了,反射性地点头,“认识,你是祁泽。”这张脸说不出的俊美妖异,但凡见过一次,就很难忘记。

    “认识就好,回见。”祁泽重新戴好兜帽,布好结界,不紧不慢地离开。他原本并不想暴露身份,但李子谦的情况却让他打消了顾虑。一个需要仰赖自己才能活下去的半死人,一个需要求助自己才能避免覆灭的家族,对他来说威胁性很小。

    哪怕这些人终有一天会反噬,却也是在很久很久之后。那时的祁泽已经不是现在的祁泽,谁吃掉谁还不一定。

    该谨慎的时候,祁泽比任何人都小心;该冒险的时候,他也比任何人都大胆。现在的他太需要一份强大的助力,而李家就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当他渐去渐远时,李子谦才从惊愕中挣扎出来。那位神级大师竟然会是祁泽?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弱不禁风的碳基人?这怎么可能?

    ----

    回到宿舍,祁泽布下一个防御法阵和一个隔音结界,这才走进太玄神造宗的大殿,给各位先祖上了三炷香。

    “父亲,此处乃黑眼星系,没有正道、邪道之分,也没有人族、魔族之争。儿子造一个魔头出来,您应该没有意见吧?”

    殿内一片死寂,祁泽竖着耳朵,似乎在倾听什么,末了颔首道,“明白了,儿子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嘱托。”其实他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感受不到,但如果不这样做,心底的空:臀拗突峤兔。

    静静跪了几分钟,任由心底的愧疚将自己凌迟了一遍又一遍,他才慢慢站起来,从袖子里摸出荷包大小的乾坤袋。

    把人类变成魔族,这在乾元大陆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祁泽却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材料不足。他能想到的最合适的材料,黑眼星系都没有,而乾坤袋里的宝物也快消耗光了。

    “骨头、经脉、肌体、丹田,缺一不可。”他一边沉吟一边把乾坤袋里的宝物倒出来,仔细挑拣一番。

    “万年玉髓,这个可以拿来炼制骨头;狱龙筋,这个可以拿来炼制经脉;丹田就用结域石,那么肌体怎么办?什么样的材料能用作肌体?”他被难住了。

    魔族的身体坚不可摧,而且能自主吸收魔气。有鉴于此,祁泽也需要寻找一种坚硬无比又魔气精纯的材料。这种材料还必须具备绝佳的隔离作用和传导性,如此才能紧紧包裹住丹田里的魔种,不让它浓烈的魔气溢出体外,从而对周围的人造成伤害;又能在需要的时候把魔种的能量传输出去,形成攻击。

    他在一堆宝物中挑来拣去,最终拿起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晶体。这是提纯能量石时剥离出的杂质,很坚硬,同时又充满魔气,却不具备放射性,还能瞬间被神识穿透。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制造肌体的最佳材料已经找到了。祁泽愉悦地笑起来,十分享受这种探索的过程。

    恰在此时,房门被人敲响,他立即收起随身空间,撤掉结界,换上睡衣,走出去查看。

    “祁少,咱们宿舍来了一位新舍友。”欧阳晔脸颊微微泛红,看上去有些激动。莫天磊迅速跑进自己房间,换了一套笔挺的军装,还在头发上抹了一点定型膏,这才板板正正地走出来。

    “谁?”祁泽双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迈进客厅,然后扬了扬眉。

    客厅里坐着一名青年男子,眉眼狭长,鼻梁高挺,身上穿着一套纯黑色的军装,正用一双锐利的金褐色竖瞳,直勾勾地看过来。严君禹坐在他对面,脸上带着慎重的表情。

    “你怎么忽然想来读书?”他疑惑开口,“学校的环境并不适合你。”

    “当年我出事的时候才二十六岁,还没成年,更没从帝校毕业。赫连校长为我保留了学籍,并欢迎我随时回来完成学业。”李子谦温和地笑了笑,“与世隔绝的日子过久了,人就会变得越来越消沉。我的医生建议我多多接触一下外界,对我的健康有好处。”

    “这个建议很中肯。”严君禹伸出手,真挚道,“学长,欢迎你回来。”

    “谢谢,”李子谦伸出戴着纯白手套的手,与他回握,同样真挚道,“以后可能会需要你给予一点帮助,我现在已经大不如前了。”

    “学长客气了。”严君禹看向祁泽,温声道,“这是我的专属机甲师,身体也比较特殊,请学长多担待。”

    “你的专属机甲师?”这是什么狗屎运?李子谦平静的面具差点裂开一条细缝。

    欧阳晔也很不爽,立刻反驳道,“只是暂时当你的专属机甲师,等祁泽毕业了,你和他的担保关系就会自动解除,他有权利选择另外的搭档。你以为我不知道呢,你把穆燃弄进你的团队了,他才是你认准的专属机甲师吧?”

    “在我这里,挑选搭档就是一辈子的事。”严君禹一字一句强调,末了冲祁泽招手,语气变得格外温和,“祁泽,过来见见李子谦学长。以后他就是我们的新舍友。”

    “学长好。学长本人比照片帅气多了。”祁泽一句话就让严君禹的笑容凝固在嘴角,也令李子谦通体舒畅起来。欧阳晔这才想起祁少是个颜控,与偶像见面的喜悦立刻就被危机感冲散了。

    “你好。”李子谦伸出手笑道,“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互相关照。”祁泽握住机械手,上下摇了。惶遣烈簧,嵌入骨头的螺丝竟然坏了,沉重的手臂立刻从袖子里掉落下来。

    客厅里安静了一瞬,祁泽捏着五根冰冷的金属手指,左看右看,表情无辜。现在的他完全是个刚满十八岁的青葱少年,身上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宽松睡衣,脚下套着绒毛拖鞋,又黑又亮的双眼睁得圆溜溜的,仿佛被这场变故吓到了。

    若没有之前的会面,李子谦打死也不能相信这就是那位高深莫测的神级大师。他的伪装简直完美。

    莫天磊心理素质到底比不上另外几人,指着机械手臂,紧张道,“手臂坏了怎么办?要不要赶紧找人来修?”

    “没事,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已经习惯了。”他冲祁泽露出最温和的笑容,安慰道,“我的身体沾染了太多破坏元素,所以机械装置总会在短时间内被锈蚀。我随身带着许多零件,组装起来再安上就行。听说你是机甲制造系的?我这里有图纸,能帮我修理一下吗?”

    “祁泽刚上了一天课,未必能组装好,你还是把你的机械师叫来吧。我听说这些装置是邓峰为你设计的,结构既复杂又巧妙,甚至采用了t1的某些嵌合技术,对祁泽来说已经超纲了。”严君禹一边解释一边把坏掉的手臂捡起来,还安抚性地揉揉少年发顶。

    李子谦真有些佩服这位粗神经的学弟,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正在抚摸的这颗脑袋具备多么可怕的能力,也不知道自己看似解围的话,对大师而言其实是种贬低。明明捡到了无价之宝,却把他当成鱼目,世界上怎会存在如此幸运,又如此愚蠢的人?如果自己能跟他换一换该多好?

    在李子谦的胡思乱想中,祁泽接过图纸,仔细看了两眼,颔首道,“行,我立刻帮你组装。”

    “你可以?”严君禹表情惊讶。

    莫天磊是个识货的人,凑到桌边欣赏图纸,并惊叹道,“这就是邓峰大师亲手画的机械图吗?太复杂了!祁泽,你怎么一点表情也没有?该不会不认识邓峰大师吧?他是一名3s级的机械师,穆氏军工厂的所有机械生产设备就来源于他的设计,脉冲式能源舱是他的最高杰作,也因此促成了t型机甲的诞生,引领了又一次机械革新,他……”

    莫天磊滔滔不绝的声音越来越低,直至消失,而严君禹也变得严肃起来。

    只见祁泽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一把小扳手,把铺了满桌的精密零件一个接一个地组装起来。从指尖到手腕,再到上臂,这期间,他一眼都没看向图纸,显然已胸有成竹。

    欧阳晔一面擦拭风林火海,一面露出骄傲的笑容。这点小装置就想难倒祁少?太他妈狗眼看人低了。

    李子谦悠闲地靠在轮椅上,原本冰冷的金褐色竖瞳,此时此刻盈满璀璨的星芒。大师就是大师,水平超出邓峰不是一点点。在场的人第一次看见这些零件,所以并不知道组装它们需要经过多少复杂的工序。哪怕熟练如邓峰,完全组装好一条手臂也需要耗费一个多小时,但大师却只花了十分钟。

    他甚至是第一次看见这张图纸,第一次触摸这些零件。不得不说,某些人就是具备这样的天赋,仿佛生来就知道该怎么摆弄机械。而正是这百分之一的天赋,造就了天才与凡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如果邓峰在这里,他的骄傲一定会受到一次沉重的打击。在李子谦愉悦的想象中,祁泽组装好手臂,熟门熟路地下令,“脱衣服。”

    “好的……”一句毕恭毕敬的“大师”差点脱口而出,所幸李子谦及时打住话头。

    严君禹其实并没有李子谦以为的那样迟钝。他就算再傻也知道,要看懂邓峰的图纸,并在短短十分钟内组装好如此复杂的机械手臂,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祁泽的天分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他看似周密的保护,会不会其实是种阻碍?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