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55.第五十五章
    李子谦脱掉衣服,  把接口露出来,祁泽蹲在他身边,慢慢把新组装的机械手臂拧紧。

    “动一动试试?”他吩咐道。

    李子谦前后左右各摆动一下,  微笑道,  “动作很流畅,  看来以后还得请学弟多多帮忙。”

    “只要我有空。”祁泽把余下的零件收进盒子里,起身说道,  “还有事吗?没事我回房睡觉了。”

    “学弟晚安。”李子谦彬彬有礼地欠身,目光追随少年,  直到他消失在房门后。

    欧阳晔见祁少走了,便也去了地下室练剑。莫天磊倒是很想跟偶像聊会儿天,但话题还没抛出来,就发现偶像温和的表情变得极其冷漠,那金褐色竖瞳只淡淡瞥过来,  就能把人冻个透心凉。他这才意识到,  这人哪怕不良于行,  也依旧是李氏的少族长,第一军团未来的掌舵者,  身体里流淌的兽性的血液,  注定他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学长,我也回去睡觉了,晚安。”莫天磊连忙起身告辞。

    “晚安。”李子谦嘴角上扬,  眼中却毫无笑意。

    严君禹指着轮椅问道,  “要我送你回房吗?邓峰和孟魁怎么没跟在你身边?李叔能放心?”

    “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们怎么不放心?”李子谦颔首道,“那就麻烦学弟推我一把。想当年你还是一个萝卜头,没想到转眼就长这么大了。你跟那位祁泽学弟是怎么认识的?似乎关系很好?”

    严君禹不太想谈论祁泽,回避道,“我曾经是他的教官。话说起来,学长这次应该会转系吧?穆燃是4s的精神力者,你的伤口可以找他看一看,如果能祛除那些元素之力,痊愈的可能性很大。”

    “会转去指挥系。”李子谦冷笑道,“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学弟应该很清楚。还是那句话,哪怕我死了,也不会求到穆家头上。哦对了,我差点忘了,穆家已经不存在了。”

    严君禹没再说话,默默把人推回房间。当年穆琪也死在那场战争中,穆韫为此责怪李子谦,并拒绝为他治疗伤口,更勒令s级以上的精神力医师不得给予李子谦帮助。穆家势力庞大,一呼百应,李子谦的伤势就这样被耽误了,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很快就变成了半死不活的废人。李、穆两家也从姻亲变成了仇敌。

    然而谁能想到,曾经在帝国呼风唤雨的穆韫,现在却变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这大概就是古人说的“世事无常”吧。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显得很尴尬。严君禹思忖半天,继续劝说道,“学长,人活着就总有希望,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有转机?以穆燃的性格,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李子谦撑着床沿站起来,笑容有些古怪,“你说得对,人活着就总有希望。我已经找到了希望,就不劳烦学弟费心了。你看重穆燃,那是你的事,反正我这辈子是绝不会再与任何一个姓穆的人往来。你知道吗?其实老天爷对我并非那么残酷,他夺走了我的四肢和异能,却没夺走我男性的尊严,这样一想,我心里就舒畅多了。”

    严君禹,“……学长你自己能想开就好。这么些年过去,我以为你消沉很多,但现在再看,你似乎比过去更乐观一点。”

    李子谦真心实意地笑起来,“碰见好事,人自然就乐观了。行了,你回去吧。”

    严君禹告辞离开,关上房门后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违和。那种话可不像学长的风格,太粗放了。他前脚刚走,祁泽后脚就用土遁术来到李少主房间,往柔软的沙发里一坐。

    李子谦对忽然出现的人并不感到意外,恭敬道,“大师这么晚来访,应该是对改造方案有头绪了吧?”他不怕大师神出鬼没,只怕这人消失不见,否则也不会急急忙忙追来学校。

    “有头绪了,需要你帮忙搜集一些材料。”祁泽事先打个招呼。

    “什么样的材料?”

    “你有多重?”祁泽不答反问。

    李子谦愣了愣,迟疑道,“您是问我现在的体重还是过去的?”

    “过去。”

    “116公斤。”李子谦露出怀念的神色。

    “那你就搜集五倍重量的能量石,而且品级不要太高,若是能找到那种废弃不用的边角料就最好。”见李少主露出疑惑的表情,祁泽解释道,“这些能量石将用来制造你的身体,品级太高,提取的魔气就少,只会平白浪费成本。”

    “用能量石打造身体?而且是最低等的能量石?”李子谦有点发蒙。

    “确切地说不是能量石,而是能量石分离出来的杂质。”祁泽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块能量石,逆向运转融合之力,将里面的暴烈能量分离出来,展示给李少主看,“这种黑色的能量石与你体内的魔气系出同源,却没有放射性,故而能完美包裹住你体内的魔种。但它又具备绝佳的传导性,只需一个意念输入进去,就能迅速抽取其中的能量,用来打造你的肌体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它能包裹r型矿石,并完全隔绝辐射污染?”李子谦不知想到什么,眸光变得极为锐利,“大师,穆家老宅是不是您炸掉的?”他实在想不出黑眼星系还有哪位神人能如此大胆而又自如地操控放射性元素。说爆炸就爆炸,说消散就消散,除了穆家人,帝都星竟未曾出现任何一个无辜的殉难者。而那些所谓的专家教授们,却直到现在还查不出丁点线索。

    如果这件事是大师干的,那什么都说得通了。穆家也太会往枪口上撞,大师好端端地考个试,他们也能蹦出来找存在感,还扬言要把人处以极刑。凭大师那古怪的脾气,能坐着挨打才怪。

    李子谦略一思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继而想起大师分离能量石的手法,心里又结结实实吃了一惊。把一块能量石离解成一黑一白两块,黑的深邃,白的剔透,那其中的能量是不是也与外形一样,俱是百分百的纯度?

    想当年穆飞星大师也只不过提纯了88%而已!李子谦不敢再想下去,对祁泽的态度也变得更为恭敬。他甚至怀疑在这副青春年少的皮囊下,是不是住着一个活了几百几千年的老怪物。

    祁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继续道,“等级越低的能量石,杂质就越多,提取到的魔气也多。五倍的重量,差不多够用了。”

    “好的,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大师,您还需要哪些东西?”李子谦打开笔记本,准备列一个清单,但大师却摆摆手,像来时那样,瞬间消失。李子谦盯着空荡荡的沙发看了一会儿,这才联络属下。刚搬进来第一天,他就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强烈的期待。

    ----

    严君禹思考了一整晚,最终把祁泽带去了校长办公室。

    “你想让他参加机甲制造师资格证考试?但他是个转系生,虽然转系成绩不错,但都是些最基础的东西,考到高分并不难。事实上,他昨天提交的跳级申请书我已经看见了,正准备驳回。学习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不能一蹶而就。”赫连校长转动着手里的电子笔。

    “他有学习的天分,却没有普通人那样多的时间。校长,请您给他一次机会。”严君禹态度很坚决。既然祁泽想飞,他就不能成为捆绑他的绳索。

    “但是你要明白,每一位学员只有三次考试机会。”赫连校长告诫道,“你如此纵容他,其实不是帮他,而是害他。浪费了一次机会,他的道路将变得狭窄很多。哪怕天才如穆燃,也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提出的考试申请,而他刚入学半个月,昨天才上了第一堂课。”

    “我相信他能做到。”严君禹始终不改主意。

    赫连校长无法,只好去劝祁泽,“祁同学,你可要想清楚,这次没考过,你就只剩下两次机会。我看了看你的成绩单,四十七个s,的确了不起,但那都是最基础的东西,连入门都不算。你听过穆燃导师的课吧?你知道他多少岁参加的资格证考试?二十四岁,而你现在才几岁?你有自信赢过他?要知道他从小就开始学习机甲制造技术,而且接触的都是最核心的东西,也没敢像你这样冒进。”

    “穆燃是穆燃,我是我,我们俩没有可比性。”祁泽语气平淡,“浪费机会是我自己的事,谢谢校长关心。”

    这孩子怎么听不进劝呢!赫连校长又去看严君禹,对方却颔首道,“您签个字吧,祁泽心里有数。”从现在开始,他不会阻拦少年的任何决定。

    赫连校长无法,只好在申请书上签了字,然后立刻让人安排了一间单人考场。祁泽跨进考场前,他还喋喋不休地道,“你一定会后悔的。古人有一句话说得好——惯子如杀子。你这么惯着他,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他。你看着吧,等他从考场里出来,说不定还会怨你不拦着他。这样的孩子我见多了,叛逆,胆大,却又喜欢逃避现实,一遇见挫折就怨天尤人,还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你是他的谁?亲爸还是亲妈?为他签一份担保已经足够了,哪能事事为他出头?你就差对他千依百顺了!唉我说,你该不会想通过惯坏他的方法去害他吧?你记恨他泄露了穆氏源代码?听说你还把穆燃弄到你那儿去了,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严君禹越听脸色越黑,沉声道,“我害谁也不会害祁泽,校长您想得太多了。对了,我从来没把他当成儿子看待。”

    赫连校长半信半疑地打量他几眼,这才安静下来。

    仅仅半小时,考试中的灯牌就熄灭了,主脑立刻批改试卷,一个硕大的s出现在公示栏里。

    赫连校长惊得目瞪口呆,正想往考场里走,灯牌又亮起来,祁泽竟然打算立刻就参加二级证书的考试。帝校没有硬性规定考试的具体时间,只要学员觉得自己水平足够了,就能提交申请。有些人害怕浪费机会,学到七年级才会参加第一次考试,一口气考三四级的大有人在。

    祁泽的做法算不上稀奇,但奇就奇在他才一年级,刚上了一天课。看见公示栏里的消息,他的同班同学们差点以为自己眼睛出问题了。祁泽?那个连穆导师的课都不认真听的碳基人,竟然考过了一级资格证?这世界玄幻了!

    穆燃也挑了挑眉,表情略显错愕。

    “嘿,有点本事!”赫连校长赞许道。

    “不止这点本事。”严君禹笑了笑,满心都是浓浓的自豪感。

    灯牌再次熄灭,鲜红的s又一次出现在公示栏上。赫连校长以为祁泽这下该消停了,却没想到他轻轻点击桌面,把三级证书的试卷抽了出来。

    “还考?”赫连校长傻眼了,确认道,“他今年十八岁,之前一直在艺术系学习,刚开始接触机甲制造技术不到半年,这消息没出错吧?”

    “没出错。”

    “十八岁考个二级证书已经是天才了,见好就收吧。”赫连校长摇头道。

    “什么时候该收,祁泽心里有数。他很有主见,我只是一个担保人,却不是他的支配者。他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百分百支持。”严君禹慎重表明自己的态度。

    赫连校长不说话了,只紧紧盯着门上的提示牌。一个小时后,红灯熄灭,主脑花了五分钟时间批卷,祁泽却一直没出来,可见他还准备继续考下去。成绩照旧是s,仿佛历史重演。所有盯着公示栏的人,不得不正视祁泽的存在。他的确是碳基人,但他的能力一点不比硅基人弱,至少在智力方面,他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

    “三级证书到手了,听说他还准备考四级。一年级拿到四级证书,这还是人吗?他的智商到底有多高?入学的时候应该测一测的!”一名学员咂舌道。

    “四级证书还没考到呢,你别把话说得太满。”有人反驳。

    “拿到三级已经很了不起了,要不然你考一个试试?”原本对祁泽极为轻视的学员们,现在已完全对他改观。

    “难怪他上课的时候总发呆,是因为太简单的缘故。 庇腥嘶腥淮笪。

    穆燃盯着公示栏,心里莫名有点不安。

    考试还在继续,四级过后是五级、五级过后是六级、紧接着还有七级、八级、九级,若非天色太晚,主脑决定关闭考。钤蠡嵋恢笨枷氯。他不怕高调,有穆燃在前面挡着,再高调都不怕。况且他还有个碳基人的身份做掩护,在别人看来也只是一个极有天赋的短命鬼而已,利用价值不是很大。适当出点名能拓宽一下人脉,总体来说利大于弊。

    “我猜到你会考九级。”看见从考场里走出来的少年,严君禹立刻迎上去。

    “恭喜你啊祁泽同学。”赫连校长态度完全变了,追问道,“有时间的话你能不能在校园网分享一下学习经验?你不知道吧?几乎所有的学员都在关注这场考试,他们很钦佩你的成就。十八岁的九级机甲制造师,虽然没什么实践经验,但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其实没什么诀窍,只不过善于抓紧时间而已。如果他们像我一样,只拥有短短二三十年,甚至十几年的生命,也会学得很好。”祁泽礼貌回复。

    赫连校长哑然,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这根本不是一个叛逆的,胆大的,不懂得承担责任的少年。正相反,他太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所以总会不遗余力,对学业如此,对生命也如此。

    “我会尽快敦促教育部把九级证书颁给你。当然,通过了考试,你还得参加相应的实践考核,分数由你的导师决定。李炳辰先前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你等会儿给他回一个。”赫连校长握住少年细嫩的手,用力摇晃两下,心里有骄傲,也有遗憾。骄傲的是帝校又出了一名天才学员;遗憾的是这位天才恐怕会在绽放光芒之前陨落。

    祁泽的考试感言很快出现在网络上,嫉妒他的人平衡了,钦佩他的人更多了,但毫无疑问,从此时此刻开始,他在机甲制造系已经拥有了不可忽视的地位。

    严君禹陪伴少年离开考。苍玫男那橐恢蓖伦,仿佛触不到底。

    “你怎么了?不高兴?”祁泽定定看他一眼。

    “我在想,”严君禹拉开车门,把少年安置在副驾驶座上,徐徐道,“要不要给你订购精神力抑制剂。不,还是算了,”他立刻苦笑起来,“你不会喜欢平庸却长久地活着。”

    “我说过,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好好活着。你别操那个心。”祁泽再次重申一遍。

    “行,这话我以后再也不提了。”严君禹无奈地笑了笑,似乎想到什么,把操纵杆一打,调转了车头。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祁泽走进灯火通明的检修仓,抬头仰望一台台高大的机甲。

    “带你来工作。”严君禹走到67号机位,指着自己的t3,“我把它交给你了。”

    昨天还对祁泽非常轻视的几名下属,此时快步走过来,恭敬道,“祁泽大师您来了。”九级机甲制造师,绝对担得起“大师”这个称呼。难怪少族长愿意为他担保,原来他拥有不逊于穆燃的超高智商。只是可惜了,寿命长不了。

    “这台机甲就是当初你出事时驾驶的机甲?”祁泽明知故问。

    “对,一直查不出故障,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宁愿把它搁置在检修仓里也不会贸然驾驶。”严君禹向来很谨慎。

    谈话间,李子谦操控着轮椅慢慢走进来,身后跟着邓峰与孟魁。看见祁泽,他眼睛微微一亮,立即加快几分速度,“听说你一口气考了九级证书?”

    “反正闲着没事,就把证儿给考了,否则想买一块能量石都买不到。”祁泽态度熟稔,令严君禹频频侧目。

    李子谦正准备搭话,门外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一辆运输车把一台老式机甲运进来,严中逵亲自跟车,并不时提醒驾驶员小心一点,别磕碰了哪里。

    “g9,没想到现在还能看见这种机型。”邓峰吹了一声口哨,赞叹道,“保养得真不错,外壳像新的一样。你二伯什么时候喜欢收藏古董了,我怎么不知道?”

    严君禹笑了笑,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祁泽。他一直觉得这台机甲和欧阳晔那把剑,与祁泽都存在某种联系,今天之后,这种感觉变得更为强烈。十八岁的九级机甲制造师,别说穆燃做不到,连当年的穆飞星也难以企及。祁泽真的只是近几个月才开始接触机甲制造技术?答案恐怕还有待商榷。

    李子谦一眼看见雕刻在g9足部的四个古字,心中不免恍然:原来是大师的作品,难怪严中逵如此重视。但严家人似乎并未获得大师的信任,否则不会对大师的能力一无所知。倒是那位欧阳大少爷,跟大师的关系很亲密,总是亦步亦趋地跟着,手里还握有大师亲手打造的武器。

    来回扫视几遍,李子谦已经明白该跟谁处好关系,又该跟谁适当保持距离。说实话,他挺为严君禹感到可惜,明明身边有这样优秀的人,却一心盯着穆燃。4s级的精神力者的确罕见,但与大师比起来却还差得远。

    思忖间,检修仓里响起严中逵急躁地声音,“停停停,慢点倒车,先让起落架移过来。不能用这种钢索,会破坏机甲外壳,换玻璃绳来,快去!”

    “哟,您老什么时候喜欢收藏古董了?”邓峰走过去问话。

    “谁能没点爱好?我不跟你说了,得把这个大家伙运到我的工作室去。”严中逵指挥运输车慢慢倒进自己的私人工作室,然后把大门紧紧关上。邓峰还想打探消息,却被boss暗中拦了下来。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