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58.第五十八章
    祁泽记得自己曾经与父亲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父亲问:“在修真界,  最了不起的是哪种人?”

    自己答:“飞升者。”

    父亲摇头笑了,  “错,是开创者。古时没有功法传承,  全靠开创者自行摸索,  于是渐渐才有了乾元大陆的三千宗门,  也才有了无数的飞升者。何谓证道?这才叫证道,  而我们顶多只能算是追寻前人的道路而已,  实在算不得什么。”

    一晃多年过去,祁泽始终记得这段对话,  也致力于开创自己的道,  而在黑眼星系,却已经有人走到他前面去了。他并未感受到威胁,  反而隐隐有些兴奋。他想看一看,穆燃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这大约就是棋逢敌手的感觉吧。

    但严君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表情凝重地开口,“神识是什么?就是这根金属丝导致我的机甲出问题?”

    “我先看看这缕神识有什么作用,待会儿再给你解释。”祁泽把自己的神识输入金属丝,  果然受到了攻击,  两相较量之下,  穆燃的神识首先败退,并慢慢消散。半秒钟过后,  这根金属丝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材料,  再没有之前的灵性。

    神识可以代替灵言发挥作用,  而灵言就是灵言,  不改属性。灵言被神识入侵时不会反抗,也不会消散;但神识具有排他性,不但会自主攻击,还会在不敌之下主动分解,以避免被追击到本体。

    祁泽现在已能肯定,这缕神识跟他认知里的神识是同一种能量,并不是穆燃误打误撞之下弄出来的成果。幸亏祁泽习惯在自己炼器的地方布下防御法阵,否则凭借这缕神识的感知,穆燃便能窥探到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向来只有自己窥探别人的份儿,却没料终日打雁,竟差点被雁啄了眼,祁泽捏着金属丝,低声笑开了,“好手段!都说穆燃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我现在总算是相信了!”

    严君禹捏住金属丝的另一端,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异常,不由问道,“你究竟发现了什么?”

    祁泽组织一下语言,徐徐道,“我这么跟你说吧,精神力可以帮助你们进入虚拟网络或操控机甲,是无形之物,但神识既可以化为无形,又可以具备实体,是精神力的升级版。比如我想要一颗螺丝钉,但它放得太远,而我本人却懒得动弹,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神识就能化作一只手,帮我把它拿过来。”

    他摊开掌心,接住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一颗螺丝钉,这景象令严君禹目瞪口呆。

    “当然,神识不止这点作用。它其实是灵魂的一部分,由于太过细微,离体之后并不会对原主造成伤害,却具备灵魂的感知。也就是说,它附着在谁身上,就能窥探谁的一言一行。若附着在没有生命的物体上,还能取代物体本身,成为主宰。我们往往把这种情况叫做附灵。”

    所谓的“让死物拥有灵性”,就是从神识的运用中衍生出来的。最早开始炼器的先辈们就是用灵魂之力温养着自己的武器,后来发现送出去的神识太多会危及本体,便慢慢创造出灵言和法阵取代了神识的作用。

    “神识是一种境界,没有极其深刻的领悟,是绝对无法将它运用自如的。”祁泽喟叹道,“所以我说穆燃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

    严君禹却一点儿也不感到钦佩,反而有些毛骨悚然,沉声道,“也就是说,穆燃凭借这缕神识,可以随意接管我的机甲?这台t3说得好听一点是为我定制的,实则只是他的一具傀儡?”

    “算是半成品的傀儡吧。”祁泽拿起纸,沉吟道,“如果能再发现几缕神识,得到更多字符,我应该能解读出他的意图。神识的运作就像电脑的程序一样,具有一定的形态。窥探有窥探类的神识;操控有操控类的神识;攻击有攻击类的神识,它们各不相同。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我也不能确定穆燃究竟想对你干些什么。其实神识还具备守护的作用,我父亲就……”

    祁泽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打住话头。

    严君禹定定看他,“你也能自如使用神识对吗?”

    祁泽连忙否认,“别把我跟穆燃混为一谈。除非受到生命的威胁,否则我绝不会把自己的神识打入替别人制作的灵器中,尤其是专门付钱让我打造的灵器,这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所以付钱才是重点?”严君禹反问。

    “对,给钱的都是上帝。”祁泽认真点头。

    严君禹心头的阴霾瞬间消散很多,竟忍不住笑了笑。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穆燃那么早就开始算计自己,若祁泽没发现问题,自己是不是一直处于他的窥探和掌控中?

    “我大概弄明白了,这缕神识就像监控器,能随时随地掌握我的情况。那么我遇见危险的时候,它的主人也是知道的吧?”他不得不问得仔细一点。

    “能知道。”

    严君禹许久没说话,脸上毫无表情,眼底却透出冷酷的光芒。在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他的机甲忽然失灵,这代表什么?是不是在那个瞬间,穆燃的神识夺走了机甲的掌控权,故意将他暴露在危险之下?

    一切都是毫无根据的猜测,甚至连“神识”都只是祁泽的片面之言,但他却一点儿也不怀疑其真实性。他的自觉告诉自己:比起穆燃,祁泽更值得相信。

    “那缕神识还在吗?”他准备利用这次机会试探一下穆燃。

    祁泽遗憾摇头,“不在了。”

    “那就算了。”严君禹似想起什么,沉声道,“通过这缕神识,穆燃应该获悉了刚才的一切,为了掩盖自己的秘密,他很可能会对你下杀手。这些天你待在宿舍不要出去,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我得回家一趟,跟祖父商量商量。如果穆燃在很早以前就掌握了这项技术,这台t3就绝不会是特例。能获得他亲手打造的机甲的人都是实权派人物,通过他们,穆燃能获得多少隐秘的情报?更进一步设想,如果他心存恶意,只要通过机甲间接杀死这批人,就能把帝国搅得天翻地覆。”

    事情太过重大,严君禹一刻也待不。嗳嗌倌甑哪源,吩咐他注意安全,这就准备离开。

    祁泽摸摸鼻尖,坦诚道,“其实我在工作室周围布了结界。结界就像能量膜,可以阻挡外界的攻击,也可以把内部的一切与外界隔绝开来。也就是说,穆燃并不知道我们发现了他的秘密。神识可以在外力的作用下消散,譬如爆炸、火烧等等。你制造一点意外毁了这些零件,他或许不会完全打消疑虑,但也不会急着采取应对措施。你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还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

    一听这话,严君禹果然放松很多,略一思忖便道,“行,这里交给我来处理。但这段时间你最好都待在我身边,以防万一。”

    “好吧。”祁泽欲言又止。

    严君禹笑着补充道,“放心,在你完全信任我之前,我不会把你的能力告诉第二个人。我也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如果你觉得不放心,也可以在我的身上留一道神识。”

    “不用了。”祁泽连忙摇头。像严君禹这种强者都具备一定的直觉,哪怕被打下记忆封。不岫宰约旱木让魅舜嬖谔烊坏暮酶。这是一种偿还因果、规避因果的本能,是触摸到天道的征兆,所以祁泽是很信任严君禹的,只是有些忌惮他的家族。

    “真的不用?”严君禹内心有点小遗憾,强调道,“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介意被你监控。”

    “真的不用。”祁泽一边收拾工具一边询问,“你打算怎么善后?炸了工作室?”

    “你明天就知道了,回去睡吧。”严君禹揉揉少年脑袋。

    第二天,祁泽就明白了严君禹的处理方式,他对外宣布自己的精神力和异能双双突破了4s。消息一出,举世震惊,严老爷子立即打电话催他回去,说是要召开家族大会,穆燃也连忙赶过来打探消息。

    他似乎已经察觉到神识被毁的事,虽然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和,目光却有些涣散。

    “你小子怎么忽然突破了4s?都没听你说过。 鼻袄吹篮氐囊幻刂秩宋实。

    “其实一直都有征兆,只是最近刚突破瓶颈。你们也知道我的t3忽然失灵的事,昨晚我试着打开操作系统,精神力刚输入进去却把线路烧坏了,这才确定下来。”严君禹把这些人带到顶楼,让他们查看被烧成焦炭的一堆线路。

    李子谦笑着说道,“启动t3需要2s级的精神力,3s也能承受,但要把操控台烧成这副样子,怕是只有4s的精神力才能办到。”

    穆燃蹲下身检查线路,刚拎起一根金属丝,就感受到一股十分澎湃的精神力朝自己涌来。他心里一惊,连忙把金属丝扔掉,心里的疑虑顿时消减很多。若非帝都星出现了又一个精神力变异者,他根本不必费尽心思去卸除这根金属丝,因为它的独特性确保了自己的秘密不会被人发现。

    说实话,现在的他很难再保持平和的心态,被人压制的恐惧感已经远远超过了家族被毁带给他的打击。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是时代的开创者,但现实却告诉他,有人已经远远走在了他的前面。

    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令他慌了神,差点就做出暴露自己的蠢事来。

    严君禹看似与一众好友聊天,实则暗暗观察穆燃的一举一动,见他捏起一根金属丝,又状似无意地扔掉,也就肯定了之前的猜测。这台t3果然是穆燃的傀儡,那自己出事又与他存在什么关系?

    昨晚他一宿没睡,与穆燃一块儿成长的点点滴滴浮现脑海,萦绕于心。他们曾经那样赤城过,亲密过,也信任过,但现在,一切都毁了。他还为祖父过河拆桥的举动感到羞愧,但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获赠这台t3是在三年前,也就是说,早在那时候,穆燃就已经为掌控,甚至除掉自己做好了准备。然而为什么?自己对他存在威胁吗?如果自己死了,他能得到什么好处?严君禹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间,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招待完宾客,又被皇室请去皇宫,当众做了一次测试,确定这条消息并非作假,严君禹才抽空回家一趟。

    ---

    “怎么忽然就突破了4s?”严老爷子摸着大光头,笑得牙不见眼。

    “失踪又被找回来后,我就隐隐感觉自己有进阶的迹象,每天晚上用冥想取代睡眠,自然而然就突破了瓶颈。”严君禹隐瞒了一些实情。他口中的冥想并非闭着眼睛放空思想,而是一种更有效,更奇特的修炼方式,对精神力的增长尤其明显。

    每到晚上,他就会盘起双腿,悬空手臂,把元素之力引入身体,动作熟练至极。他猜测,在失去记忆的两个月里,自己应该一直在用这种方式修炼,否则不会把它变成一种本能。

    “这真是因祸得福。 毖侠弦优陌宓,“原本我想把你送去前线历练几年再把军团交给你,这样看来倒是可以提前退休了。哪怕没有特等军功,凭你4s级的实力,也能在军队里站稳脚跟。”

    严君禹想起李子谦佩戴在胸前的几十枚军功章,又想起祁泽欣赏的目光,立刻拒绝道,“祖父,您还是让我历练几年,攒攒军功再说吧。”

    “好,我的孙子果然有出息。”严老爷子越发高兴。

    严君禹斟酌一下用词,继续道,“祖父,昨晚进阶的时候,我正好把手掌按在t3的操控台上,感觉到操控台内部竟存在一缕别人的精神力。您说这是什么情况?如果一个人的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不可以把它附着在机甲的操控系统里,通过它来接管机甲?那台t3忽然停摆,会不会正是因为这个?”

    严中逵立刻反应过来,“你是说有人利用精神力黑进你的机甲,想谋杀你?谁?穆燃?”

    “有没有这个可能?”严君禹试图引导他。

    “没有可能。主控程序和精神力根本不是一类东西,完全不搭界!精神力强大的人可以影响到周围人的情绪,甚至入侵别人的大脑,但绝对入侵不了机器。机器是死物,你明白吗?”

    “死物就不能附着精神力?”严君禹锲而不舍地问。

    “不能。你是4s级的特种人,也就是说你的精神力也达到了4s,你附着一个给我看看?”严中逵把插在上衣口袋里的螺丝刀扔过去,示意侄儿做个示范。

    严君禹接住螺丝刀,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渐渐意识到:在不暴露祁泽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没办法说服家人。让死物拥有灵性,这对他们来说无异于神话故事。

    “告诉族人,让他们不要再碰穆燃亲手打造的机甲。”他只能这样告诫。

    “你以为穆燃亲手打造的机甲很廉价?全帝国也就是你和五皇子各有一台。行了,别操那个闲心,穆燃现在就是个无根的浮萍,经不起一点儿风浪。如果不是为了保命,他绝不可能公布自己的精神力等级,因为他知道皇室和上下议院对穆家有多么忌惮。他如果听话还好,一旦表现出仇恨的情绪,皇室宁可把他毁了也不会让他活着逃出帝国。”

    “总之你们提高防备就好。二伯,您的研究所最好不要让穆燃进去。”严君禹慎重开口。

    “我的研究所分内外两层,外层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摆设,内层除了我谁也没有权限。”严中逵好笑地说道,“我还用你小子提醒?你都把人弄到自己的团队里去了,听说还随意让他碰你的机甲?”

    严老爷子立刻声援,“君禹,对于这点,祖父不得不批评你。小时候是小时候的情分,长大了谁没有一点私心?你也知道祖父我……”他咳了咳,避重就轻道,“拿了穆家一点好处,穆燃不知道怎么恨我呢。你跟他最好不要走得太近,免得被暗算。你看,你把几千万的机甲扔给祁泽拆着玩,我就没说什么嘛。”

    “您现在不就说了?”严君禹还能不了解自家祖父?

    严老爷子果然接口道,“拆着玩也可以,换一台便宜的机甲。你看,这些都是咱们部队报废的机甲,你改天运几台回去让他拆,不要再折腾钱了。”边说边把一张清单发给孙子。

    严君禹有点无奈,却还是接收了清单,并申明道,“把穆燃放在眼皮子底下总比他一个人在外行走强,至少我能随时掌握他的动向。祖父,二伯,什么时候该心软,什么时候该公事公办,我分得清,您们不用担心。总之我还是那句话,千万别小看穆燃。”

    “行行行,我们知道了。走吧,家宴快开始了,你下去亮个相。”严老爷子站起身,意气风发地笑了。他虽然养了个不成器的儿子,但孙子却比任何人都能耐,这回真是长脸了!

    ----

    与此同时,李子谦正把一枚空间钮交给祁泽,“这是能量石和魔种,大师您检查看看,如果不合格,我让人再去找。”

    孟魁守在门口,以防有人偷听。他完全不知道这间卧室已经被防御法阵包围了。

    “你还真把r型矿石找来了?”祁泽挑眉问道,“你怎么过的安检?”

    “根本没过安检,让星盗送来的。里里外外裹了十层超合金,能保证三十天内不被射线穿透。”李子谦看看日期,微笑开口,“现在还剩下二十一天。”

    祁泽把巨大的超合金保险箱取出来,语气透着不满,“真是蠢。我三番四次告诉你,黑色晶石能完全隔绝辐射污染,为什么你不找我定制一个黑晶盒子?我原本打算给你打八折。”

    李子谦,“……”大师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这次受教了,下次一定改进。

    “我竟然没想到这一层,很久没出门,脑子也生锈了。大师,这种盒子既然如此好用,不如您多帮我做几个,没准儿日后能用上。其实我之所以用如此复杂的方法把r型矿石运进来,只是想让大师看看我李家的实力而已。但凡您想要的东西,无论多么罕见,我们李家都能帮您弄回来。”

    这记马屁拍得不轻不重刚刚好,祁泽顿时满意了,嘴角微微一翘,露了点笑模样。

    李子谦连忙扶额忍笑。他一直以为大师是个披着嫩皮的老怪物,但现在看来,应该是个货真价实的青葱少年。

    “行吧,我抽空帮你做几个黑晶盒子,还是打八折。我也不白占你的便宜,如果能弄来我看得上眼的好东西,我就额外帮你打造一件灵器,具体什么要求你可以提。”祁泽把保险箱收回去,又取出一块能量石查看。

    李子谦这回光明正大地笑了。大师的脾气也不是那么古怪,有来有往,公平交易,远比外面那些眼高于顶的机甲制造师好百倍。

    “这些能量石合格吗?”他开口询问。

    “其实什么品级的能量石都能用,只是等级最次的最合算,少花钱罢了。”祁泽坦诚道,“分离出来的黑晶给你用,白晶我自己用,如果为了我自己多赚一点,当然是让你专捡品级高的买,那样你的花费就非常巨大,没有这个数下不来。”

    他前后翻了几次巴掌,继续道,“所以我们太玄神造宗向来都是童叟无欺的,不会占客人一点便宜。跟我们做买卖,你尽管放心。”

    “我当然放心。”李子谦连连点头。他看得出来,大师是个非常注重诚信的人,尤其在乎网店的招牌。

    “所以事成之后别忘了给我打五星好评。”祁泽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又把客人逗笑了,正专心致志地分离能量石,分离出足够的数量,便用融合之力将它们**成一只手臂,试着往客人的肩膀上安。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