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59.第五十九章
    李子谦盯着这只完全由黑晶组成的手臂,  表情纠结,  “大师,您确定这只手臂能用?没有轴承,  齿轮,纽带,  线路系统,  它能动?”

    阿魁也憋不住了,  低声问道,“大师,您不该先画一张设计图,把您的设计理念介绍一下,  再跟我们boss讨论讨论,然后做几个样品试用吗?您现在拿着的这个玩意儿,恕我直言,  应该只是一件雕塑吧?它连接口都没有,怎么安到boss身体上?”他活了半辈子,  就没见过雕塑能动的!

    祁泽感觉自己跟黑眼星系的人存在几千、几万年的代沟。他该怎么向这群人解释灵器与机械的不同?略微想了想,  他扔掉黑晶手臂,  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截万年桐木,无奈道,  “反正我也说不清,你们干脆自己看吧。我的制造手法跟你们这儿的制造手法完全不同,  但保证比那些机械好用。”

    李子谦和阿魁对视一眼,  然后齐齐看向他手里的木头。

    雕刻是炼器师最先学习的基本功之一,  祁泽早已驾轻就熟。他拿出一柄锋利的刻刀,以快得难以想象的速度雕出一个半尺高的木偶,木屑像雪花一般落下,散发出独特的清香。

    李子谦本就专注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只因那木偶竟与他一模一样,身穿大衣,脚踩军靴,肩上停着一只苍鹰,尚未点睛着色,却已经具备原主十成十的□□。那是当年的他,处于最意气风发的时刻,踌躇满志,无往不胜。

    万万没想到大师竟然关注过曾经的自己,并且把自己的□□抓得这样精准,李子谦心里涌上一股奇异的感觉: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隐隐的喜悦。

    “看看,这是不是一件雕塑?”祁泽晃了晃手里的木偶。

    李子谦颔首道,“没错,是雕塑。”

    “没经过我的特殊处理,它就是一件死物。”祁泽边说边在木雕表面刻上复杂的灵言和法阵,也不知他怎么弄的,只是一个手诀打过去,密密麻麻的图案就闪着金光消失不见,再一看,木雕还是原来那个木雕,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又在木雕的腹部开了一个暗格,把一颗木元精塞进去,继续道,“现在看看它是死的还是活得,能不能动?”话落指尖在木雕的额头轻轻一点,木雕竟扭扭脖子,抬抬腿儿,在桌面上走来走去,更神奇的是,连蹲在它肩膀上的苍鹰都扇着翅膀长鸣一声,仿佛随时会飞向天际。

    “boss,它活了!它真的活了!”阿魁吓得嗓音发颤,“它不就是一块木头吗?为什么能活?不行,我得去医院检查检查我的眼睛,我可能产生幻觉了!”边说边用力**眼睛,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崩塌了。

    李子谦到底是李氏少主,心理素质比阿魁强了不止一点。他盯着木雕看了许久,笃定道,“是后来雕刻的字符和那块绿色晶石让它活过来的吗?”

    “没错。更确切地说,它不是活过来了,只是具备了一定的灵性。要让它真正变成活物,除非把一个灵魂附着在上面,这就叫器灵。”祁泽进一步解释,“我会用特殊的手法为你打造出四肢和下丹田,它们就是灵器,把它们与你的灵魂焊接在一起,你就成了器灵,可以任意操控这些原本并不属于你的部分。我可以向你保证,它们与你的肉身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拥有更强悍的力量。但前提是,你得驾驭得了这种力量,而不是被它反噬。”

    李子谦思考片刻,颔首道,“我明白了,你为我打造的肢体不但连接在我的身体上,也连接在我的灵魂中,它们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没错,就是这样。”

    “这很好,”李子谦嘴角缓缓上扬,强调道,“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修复方式,不是给我安装几个零件,而是为我重新打造一副躯体,就像重生。”他定定看向少年,金褐色竖瞳里满是隐忍的激动,“大师,谢谢您。”千言万语也只能汇成一句感谢而已,但从今往后,李家必定为大师所用,这是毋庸置疑的。

    “感谢的话可以少说一点,付钱的时候可以爽快一点。”祁泽取出木偶腹部的木元精,把它摆放在书架上。

    “大师,这个木偶能不能送给我?”李子谦停顿几秒,连忙改口,“不,卖给我?”

    “这种小玩意儿也能卖?你出多少星币?”祁泽眼睛一亮。

    李子谦有些想笑,但硬生生忍住了,“您开多少?如果涂上颜色,它应该是一件极为传神的艺术品。”

    “这个数?”祁泽试探性地伸出一个巴掌。

    “好,我马上给您转账。”李子谦冲阿魁摆摆手,阿魁这才从震撼中回神,立刻把一笔款项打过去。几万星币买一个木偶,若在以前,他肯定会认为boss已经疯了,但现在,他一点儿也不觉得昂贵。那可是一只活的木偶,能跑能跳,肩膀上的苍鹰还能飞,不靠电力,不凭遥控,而是一种类似于元素之力的神奇力量!

    想起自己刚才还质疑大师的技术,阿魁就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没有轴承、齿轮、纽带和线路系统的部件能不能动?这种白痴的问题他竟然也敢问出口,大师肯定在心里暗暗翻白眼吧?那种低端的技术怎么能跟大师神乎其神的手法相比?大师可是跨入神之领域的制造师。

    什么是神之领域?两个字足以概括——造物!

    见boss翻来覆去把玩着木偶,阿魁心里蠢蠢欲动。几万块,他也花得起。懿荒芤哺笫β蛞桓瞿镜瘢坎灰宋,就要金鹏!那可是鹰族的神!他一边给自己鼓气一边酝酿着说辞,祁泽的智脑却响了,一条转账短讯出现在后台里。

    “你们现在还有什么疑问?有就提,我尽量给你们解释清楚。”祁泽的耐心大小跟客户的爽快程度直接挂钩。当然,如果客户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他也可以适当打个折。

    “没有任何疑问,大师就按照您自己的方法来修复,我全力配合。”李子谦已对祁泽产生了百分百的信任。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让他恢复如初,除了祁泽,他想不出第二个。

    “那行,”祁泽再次拿起沉重的黑晶手臂,往李少主的断口处安,并解释道,“其实我只是看看效果,这条手臂的确不能动,毕竟只是雏形而已。”

    李子谦,“……”

    孟魁,“……”

    论起忽悠人,大师也是神级的。

    为了方便安装机械手臂,邓峰在李子谦的肩上安装了一个支架,祁泽直接取掉支架,露出始终没能痊愈,甚至还不断涌出魔气的伤口,轻轻用手一抹。他的掌心汇聚着融合之力,轻易便把黑晶与腐肉嵌合在一起,由于二者系出同源,融合的速度非常快,乍一看,竟似晶体和血肉生来就是这般模样。

    “伤口长拢了!”阿魁倒抽一口冷气。由于放射性元素作祟,boss的伤口一直没法愈合,几乎每一天,他都要承受**腐烂带来的剧痛,机械装置覆盖在断口处,更使这种痛楚增加了几百倍。

    但现在,这些顽固的伤口却在大师轻轻一抹之下与一块石头长在了一起,这场景只能用“玄幻”两个字来形容!阿魁感觉自己的三观已经碎成了渣,一边用力揉脸一边颤声询问,“boss,您什么感觉?痛不痛?”

    “没感觉。”李子谦满脸的不可置信,“我的伤口没感觉了!”习惯了撕裂灵魂的痛楚,忽然感觉不到伤口的存在,他有些适应不过来。

    “现在当然没感觉,因为这仅仅只是肌体,我还要为你打造经脉与骨头,这三者结合起来才是一条完整的手臂。”祁泽想了想,告诫道,“肢体修复后,伤口的痛楚会消失,但魔气冲刷经脉的痛楚却会出现。那种疼痛可比现在厉害多了,当然也只是在晋级的时候痛,只要撑过去,就能跨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他顿了顿,继续道,“撑不过去,你会被暴涨的魔气炸成碎片,所以我会给你一颗吸魔石,你得随时随地戴在身上,免得留下辐射污染。”

    “我能撑过去。”李子谦笑容坚毅,“疼痛和疼痛是不一样的,如果是绝望的痛,一天都难忍;如果是希望的痛,一辈子也不嫌长。不过大师考虑得很周到,为了以防万一,您还是多给我做几颗吸魔石吧。”

    祁泽点头答应,想了想,又补充道,“一颗石头我可以白送,多几颗就得加钱。”

    “那当然。”李子谦愉悦地笑了。自从认识大师后,他竟觉得贪财也是一种优点。

    “大师,那您可不可以卖给我一个木雕?我不要人偶,要金鹏。这里有图片,我马上发给您。”阿魁小心试探。

    “可以,不过没有折扣。”祁泽把黑晶手臂拆下来,摆放在桌面上。

    “为什么?”阿魁追问。

    “长得丑的人不打折。”

    阿魁:“……”

    李子谦再也忍不住了,用仅剩的一条手臂扶住额头,哈哈大笑起来。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这样的大师怎么可能是老怪物?分明是既任性又可爱的少年嘛!

    阿魁默默走到墙角,用沧桑的背影面对冷酷无情的大师和更加冷酷无情的boss。

    “看过肌体的材料,我让你看看经脉和骨头。这是狱龙筋,这是万年玉髓。狱龙是一种狂兽,只生活在充满魔气的地方,靠吞噬魔气存活。它非常强大,巅峰期的实力可以与4s、5s,甚至6s的特种人媲美。”祁泽拿出三样东西,依次摆放在桌面上。

    李子谦完全想象不到6s是怎样的境界,但只要大师不愿解释,他就不会多问。

    “我给你用的都是好材料,所以你的起.点很高,如果能忍耐进阶的痛苦,完全可以达到4s以上的级别。”祁泽把龙筋和万年玉髓一一埋入黑晶手臂中,展示给李少主,“看,这就是一条完整的手臂。当然,要把它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还得经过我的炼化。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你的一滴心头血。”

    “没问题。”李子谦毫不迟疑地点头。

    “行,等需要的时候我来帮你取心头血。”祁泽把完整的手臂融合在断口处,问道,“这次有感觉了吗?”

    “有,”李子谦表情惊讶,“我感觉到手臂的存在了,但不是很真切。”边说边试着动了动指尖。

    阿魁连忙跑过来查看,脸颊因为激动而涨红,“boss,它真的能动!它跟你的身体是长在一起的,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担心它会坏掉了!”

    “虽然不会坏掉,可也没那么灵活,更不蕴含强大的力量。”祁泽语气平淡,“等我炼化之后,它们会比现在好用万倍。我再帮你做一条未炼化的黑晶手臂,你先凑合用着,反正我那里还有很多材料,足够为你打造好几副身体。不过我得事先申明,你的金系异能我是找不回来了,取而代之的是黑暗系异能。”

    “黑暗系?”李子谦挑高一边眉毛,愉悦道,“那也很好。从今以后我就是名副其实的厄瑞玻斯。”

    “我不想吐槽,这个名字真的很莫名其妙。”祁泽补了一刀。

    李子谦:“……大师,您已经吐槽了。”

    这次轮到阿魁哈哈笑了。

    ----

    从家里出来,严君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去五皇子府走一趟。曾经,他和五皇子赫连岳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相差无几的实力,相同的价值观、世界观,让他们越走越近。但是随着年龄增长,五皇子对穆燃产生了别样的情愫,而穆燃似乎对自己格外不同,以至于两人渐行渐远,终成陌路。

    他原以为自己会被五皇子拒之门外,却没料很快就被带进客厅。五皇子正一边咳嗽一边吃药,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你生病了?”严君禹表情凝重。对特种人而言,生病是极其罕见的一件事,尤其五皇子还是3s级的特种人,这就更为奇怪了。

    “刚从塔克星回来,途中被星盗伏击,受了一点内伤。这是内伤未愈引起的高热,没两天就能好。”五皇子不以为意地摆手。

    “你被伏击的消息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你突破4s的消息我也不知道。”五皇子摆手,“不过算了,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我了解你,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事,你肯定不会主动来拜访我。”

    “穆燃亲手为你打造了一台t3是吗?”严君禹斟酌着用词,“我那台t3出了故障,所以想让你也留意一下。如无必要还是把它放进仓库吧,皇室不会吝啬为你购买高等机甲。”

    “但那是穆燃亲手为我打造的,意义不一样。”五皇子冷笑,“你明知道我对他的心思,又何必来说这些话?你在暗示什么?暗示穆燃心怀不轨,在你的机甲里动了手脚?你我都清楚,他是多么喜欢你,害谁也不会害你!”

    严君禹感觉自己完全无法跟好友沟通。为什么人人都说穆燃很喜欢自己?但实际上呢?实际上他把一缕要命的神识埋在操控台里,借此窥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并在危急的时刻毫不犹豫地夺走了机甲的掌控权,让自己差点死在异乡。

    这就是穆燃的爱吗?如果爱情是这样的,那他宁可不要。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穆燃有问题,他制造的机甲更有问题,你必须防着他!”严君禹强硬道,“不要让情感蒙蔽了你的理智。如果穆燃真的在高等机甲里动了手脚,谁也发现不了。现在的他有足够的理由送帝国下地狱。”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五皇子逼问。

    “我当然有我的渠道。”严君禹一字一句开口,“你想想我的立。傧胂肽氯嫉牧⒊。敲擞阉堑腥,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你有什么立。俊蔽寤首佑米罘胬难源巧撕ψ抛约旱呐笥,“帝国的皇子不止我一个,你们严家也不一定要把赌注放在我身上。现在的穆燃孑然一身,是最适合招揽的人才,几乎所有的皇子都向他递出了橄榄枝,为什么我不可以?你一边让我戒备他,一边又把他护在羽翼下,你到底想做什么?。粤耍∫蛭サ哪氯继吖,太过优秀,你的自尊心让你不愿成为他的附庸,所以就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吊着他。现在好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一边控制着他,孤立着他,一边用一个低贱的碳基人羞辱他。你想折断他的傲骨,把他变成你的傀儡?严君禹,你的心思太龌龊了!”

    “你他妈的说够没有?祁泽的确是碳基人,但他一点儿也不低贱,更不是我用来折辱穆燃的工具。”五皇子说了那么多恶意揣测的话,唯独这句狠狠扎入严君禹的心脏,令他感到难言的疼痛,“我的告诫已经送到,你愿意跳进穆燃的陷阱那是你的事。”

    他走到门口停。髦氐,“我要你发誓,绝不把刚才的谈话告诉穆燃。”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五皇子哑声开口,“我不会让他知道,他深深爱着的人是怎样防备着他。他已经一无所有,我不会让他落入更悲惨的境地。”

    “他悲惨?”严君禹被气笑了,摇摇头,大步离开五皇子府,还未走到外厅,就见穆燃提着一个工具箱走进来,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他露出诧异的表情。

    “听说君禹突破了4s,我找他来请教一下经验。”五皇子适时圆场。

    “你们难得聚在一起,怎么不好好聊聊?”穆燃放下工具箱,替两人斟茶。

    “不了,祖父让我送几台报废机甲给祁泽练手,我得赶在天黑之前把它们运回学校。”严君禹戴上军帽,深深看五皇子一眼,这才走了。在他身后,五皇子终于露出愉快地表情,迫不及待地把穆燃带到内庭聊天。穆燃却死死盯着严君禹的背影,直到他消失不见。

    走出五皇子府,严君禹俊美的脸庞一点一点变得冷酷。他可以用最自然的态度面对穆燃,却无法忽视内心的厌憎与戒备。三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穆燃都在掌控着自己,只需动一动念头,他就能置自己于死地,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

    看见穆燃温和的笑脸,再想起隐藏在这张笑脸下的诡谲心思,严君禹只会感到不寒而栗。下意识的,他把祁泽似笑非笑的表情从脑海深处塞进心扉,让心底所有角落都被少年的身影充斥,这才觉得轻松起来。

    ----

    祁泽与李少主商讨完修复方案,马不停蹄地赶去李宅查看那台超能机甲。原本打算好好调查大师背景的李家主,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儿子口中的神级大师竟是一名未成年碳基人!

    李子谦怕他说错话惹恼大师,只好把人往检修库里带。

    “这就是天枢?”祁泽看着高达十五米的机甲,遗憾摇头,“炸得真彻底。”

    “我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李子谦自嘲一笑。天枢的驾驶舱整个被炸没了,胸口破开一个焦黑的大洞,背后的能源舱也受损脱落,不知所终,外壳处处是凹痕与裂口,完全没有往日的风采。如果把它放在图克星,没准儿会被人当成废铁卖掉。

    “你这个可不叫修理,叫回炉重造。 逼钤蟀诎谑,斩钉截铁道,“加钱,一定得加钱。”

    李子谦咳了咳,心里暗道一句果然。

    “只要能修好,价钱随您开。”他知道什么话能让大师心情愉快。

    祁泽立刻笑开了眼,心里略一琢磨便有了一个大致的数目。但他暂时不想说出口,免得把李少主吓退,于是绕着机甲走了两圈,问道,“这台超能机甲叫天枢,另外几台是不是叫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

    “没有瑶光。”六台超能机甲的名字早已传遍星际,大师却一无所知,果然不是黑眼星系的人吧?李子谦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不对。≡趺茨苊挥醒猓俊逼钤蟠蟾幸馔。

    “为什么不能少了瑶光?瑶光与前几个名字有什么关联?”李子谦追问。

    祁泽这才想起来,帝国的文化传承已经断代,未必知道北斗七星分别是哪几颗。但很显然,六台超能机甲的创造者穆飞星却是知道的,这也说明他原本打算制造七台超能机甲,却最终败给了时间。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