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66.第六十六章
    穆燃原本的计划是这样的:先利用五皇子牵制严君禹,待祁泽落单时再发动攻击。同为精神力变异者,  他明白对方哪怕再厉害,  武力值方面也远不如异能者,面对九台机甲的围攻,  除非发生奇迹,否则绝不可能存活。

    李子谦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但这并不妨碍原本的计划。一个行动不便的废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谈保护别人?

    为了谋划这次袭击,  他准备了足足两个月,  并精心挑选了九台性能非常强大的机甲,在他的预想中,  尸骨无存将是祁泽的最终下场,  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哪怕正视了祁泽的存在,  也依旧低估了对方的实力。短短半个月时间,  他竟然在外形毫无改变的情况下把一台d4改造成了准超能机甲,手段简直诡异。

    若换成自己,能不能做到这一点?穆燃暗暗摇头,忌惮更深。这一次,  他没能击杀祁泽,而对方不是傻子,  肯定能猜到下手的人是谁。也就是说,  一场无声的战争已经打响,  最终谁能杀死谁,  全凭各自本事。

    胡思乱想间,许起赶到现。戳诵矶嗟鞑槿嗽焙图觳庖瞧。李家主与李夫人也匆忙赶到现。醇桨参揄Φ亩,不免红了眼眶。通过直播看见儿子遇险的画面,他们差点吓晕过去,也因此更加感激祁大师的奋不顾身。不但能力强,年纪轻,人品还这么好,儿子真是因祸得福!难怪儿子自己也说:遇上大师,他已经把积攒了几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

    “大师,谢谢您,太感谢了!”李夫人恨不得给少年跪下,看见上空的摄录仪,又硬生生忍了下来,不是怕丢面子,而是怕大师不喜高调。

    李家主也跟着道谢,然后冲许起说道,“我看得很清楚,那九台机甲的目标是我儿子,我们第一军团也要求加入调查小组!”

    “你如果能保证自己派来的调查人员里没有内鬼,不会趁机抹消证据,我是无所谓的。”许起.点燃一根香烟,狠狠吸了一口。他刚才听技术人员说了,九台机甲的操控系统里并未发现黑客入侵的迹象,也没有遥控装置,所以目前还不能确定它们失控的真正原因。九名毕业生已经被关押起来,如今正在审问,但从初步的口供来看,似乎都没有嫌疑。

    这是今年碰见的第几桩悬案,许起已经记不清了,浓烈的挫败感让他产生了辞去军情处处长职务的打算。

    李家主被他说得一愣,片刻后铁青着脸妥协,“那算了,我愿意相信许将军的能力。”

    “不,您还是考虑一下吧,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许起缓缓吐出一口烟雾,表情沧桑极了。从小就展现出卓绝天赋的他,在一桩又一桩悬案地打击下,早已失去了原本的骄傲。

    “许叔,案子查得怎么样?”严君禹走过来,见李夫人牢牢抱着祁泽,立刻不着痕迹地把两人分开。

    “正在查。你们都是当事人,过去录一录口供吧。”许起略一摆手,率先朝后台走去。

    现场所有人都要经过严密地调查,而这一批毕业生则是重点怀疑对象。他们被分别关押在一个个小隔间里,由专业的刑讯人员负责审问。祁泽很快就与严君禹、李少主等人分开,被带到一个空旷的会议室。

    会议室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圆桌,周围整齐排列着几十把红椅,祁泽想也不想就走到主位坐下,两只手交握,平置膝头,双眼定定看着某处,却毫无焦距,表情既淡定又从容。

    “一来就坐主位,这是一个极其自信,或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一名分析员说道。

    “调出上次的审问视频。”许起心里微动。

    这是一个监控室,正对门口的墙壁由全息屏组成,每一个被关押的嫌疑人都占据了屏幕的一小格,有专门的情报人员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作出分析判断。祁泽占据的格子出现了一些雪花,然后画面切换了,由宽敞的会议室变成了逼仄的房间……

    分析员认真看完视频,表情非常惊讶。

    “这是祁泽第一次跟我们军情处打交道,地点是海皇星,事件是君禹失踪。看出什么来了吗?”许起冷笑。

    “第一次他在伪装,但如果没有现在的视频做对比,我真的无法看出任何伪装的痕迹。他的表情、动作、心率、脉搏,完全贴合他想要塑造的形象。您看他额头的汗珠和眼里的恐惧,都是真实存在的。”分析员对自己的专业能力产生了怀疑。

    许起把视频倒回去反复看了几遍,咬牙道,“妈的,当初竟然被这小子给耍了!他来混什么制造系?继续在表演系待着没准更有前途,就这演技,我们军情处立马可以给他颁发一个影帝奖!”

    “可是,就算他当初是装的,应该也跟少主的失踪没有关系吧?少主失踪期间,他连校门都没出,而人是在森林里找到的。”情报人员试图为自己的失职开脱。哪怕他们看走眼了,但也没漏掉嫌疑犯不是?

    “天知道那件事与他有没有关系。”许起.点燃一根香烟,喟叹道,“十八岁的九级机甲制造师,有这种能力,干什么不简单?把视频倒回去让我再看一遍,妈的,我就不信我找不出破绽!”

    当然,许起也不会忘了监视祁泽现在的表现,让分析员单独开一个全息屏,专门“照顾”祁泽。严君禹接受完审问来到监控室时,目光不由凝固。他恍惚地问道,“这段视频哪儿来的?”

    “你在海皇星失踪时,是祁泽和欧阳晔率先找到你的机甲,我们按照惯例对他进行了盘查。”许起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挫败不已地开口,“怎么样?演技是不是很棒?我当时带领的团队没一个看出异样。”

    “很棒。”严君禹定定看了半晌,这才收回专注的目光。这段视频带给他非同一般的熟悉感,分明是站在监控室里观看,但脑海中出现的视角却全然不同,就仿佛身临其境,近在咫尺。

    “祁泽不是嫌疑人,你们无权关押他。叫人赶紧给他录口供,我要带他回家。”甩掉奇怪的感觉,严君禹沉声下令。

    “他这么能装,是不是嫌疑人很难说。万一他雇佣别人谋杀李少主,自己也做出受害者的假象呢?”许起不想轻易放过这小骗子,所以随便扯了一个借口。

    “认真看一看他遇袭的画面,你就知道他不可能是装的。”严君禹调出网上的视频,连续截取图片,冷道,“这里,这里,这里,他有好几次差点被炸成碎片,全靠孟魁的保护才险而又险地避开。而且他是碳基人,身体极其脆弱,别提粒子炮,连弹坑里溅出来的石头也能把他砸死,他有必要这么拼命吗?如果他想杀了李少主,为什么最后却为他挡炮弹?在炮火那么密集的情况下,他根本看不清我的动向,也不可能知道我会去救他。如果你怀疑他,是不是连我这个及时救下他的人也有嫌疑?我们俩是联手犯案?”

    他顿了顿,叹息道,“许叔,你真的老了。如此弱智的结论,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得出的。”监控室里有太多不相干的人,所以他无法确切地指出真凶,但他知道,这件事一定是穆燃干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目标根本不是李子谦,而是祁泽。把真正的受害者认作凶手,许叔得有多废?

    许起咳了咳,尴尬道,“你那么较真做什么?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是我想把他关起来,是老爷子交代的,你要抗议找老爷子去!”

    “祖父他又想干……”严君禹话没说完,严老爷子和严二伯进来了,大马金刀地往主位一坐,扬声道,“开始吧。”

    “好的,元帅。”许起立刻调出之前的战斗视频,让两人观看。

    画面从银、黑两台机甲跳上比斗场开始播放,严二伯看得十分认真,严老爷子却笑呵呵地与孙子搭话,“来来来,君禹过来跟祖父一块儿坐。你跟我说说,祁泽是怎么改造这台机甲的?”

    “我只去看过两次,对过程并不清楚。”严君禹摇头。

    “你人都在机甲里了,而且还操控着它取得胜利,怎么会一点情况也不了解?”严老爷子不相信。

    “的确不了解。”严君禹下意识地保护着祁泽。

    “好小子,够义气!”严老爷子还是不信他的鬼话,但也不再逼问。他担心孙子不懂变通,却不会把他培养成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恶人。

    “老二,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种程度的改造,是你,你能做出来吗?”他转脸去看二儿子。

    严中逵没说话,手指在虚拟键盘上敲了敲,调出许多分析数据。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了数十分钟,他不敢置信地说道,“数据表明,开场的比斗君禹并不是故意藏拙,而是他的机甲的确只能达到这种程度。如果没有后面的变故,我一定会认为这台机甲是原装货,除了喷漆,没有丝毫改装。”

    “所以,”他沉吟道,“这种情况表明,这台机甲有两套战斗模式,一套是普通模式,一套是狂战模式。是不是这样,君禹?”

    严君禹抬头望天。

    严中逵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继续道,“要在两套模式之间转换,就需要两套能源系统,一套是普通功率,一套是超能功率。而操控系统则只需一套,但这一套必须具备超强的负荷率,允许机器以高出平常功率几千甚至几万倍的功率运行。”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别看我说的简单,但改造起来却绝不容易。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能源舱的问题。超能机甲为什么比一般机甲体积巨大?除了载荷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原因,还有能源舱的体积问题。普通的压缩式能源舱根本无法为超能机甲提供充足的能量,所以必须换成脉冲式,而一个脉冲反应器,最少也有一吨重,体积更是硕大。”

    他迅速列出一个公式,详细解释道,“要承载脉冲式能源舱的重量,机甲就必须造得更高,更大。你们看看超能机甲的各项比率,再看看d型机甲的各项比率,就明白把脉冲式能源舱改装到d型机甲上是多么不现实。哪怕勉强改造完成,这台机甲的两条小细腿儿也会立刻被压断。”

    “然后就是操控系统的问题,操控系统主要由各种线路构成,像人的神经和血管,密密麻麻遍布机甲全身。普通机甲的线路主要是光纤,超能机甲的线路则由机甲制造师的精神力构成,也就是在光纤中铺入精神力丝,铺得越细越密,机甲的反应速度就越快,载荷率也越大。用精神力加持一根光纤,我不知道别的机甲师需要多长时间,但我自己却得耗费五六天,而一台机甲里至少有几万根缆线,一根缆线里又有几万根光纤。”

    他扔掉电子笔,沉声道,“你们自己算一算,只这两项改造,统共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可是,这位祁泽同学前后只花了半个月吧?而且这中间还没算上喷漆、拆卸、组装机甲的时间。”严老爷子一边摸头一边去看孙子,喟叹道,“后生可畏。 

    “的确是后生可畏!当初你让我当他老师,现在再看,他都可以反过来当我老师了!”严中逵也目光灼灼地盯着侄子。

    严君禹双手环胸,直视前方,似乎根本没听见两人在说话。

    严老爷子冲严二伯使了个眼色,两人继续看视频。

    李子谦率先发现不妥,命令孟魁撤离,三人刚逃到场边就遭受了九台机甲地围攻。纯黑机甲察觉异状,手里的激光束立刻从红色变成了冰蓝色,一剑劈开一枚脉冲炮,飞往台下时打开胸甲,朝银白机甲轰出一颗粒子炮。

    胸前的两门粒子炮是d型机甲的标准配置,威力不大不。屎辖嗬胂镎。但由这台机甲发出来,威力却十分惊人,不但轰断了银白机甲的双腿,扩散出来的冲击波还震坏了机甲的能源系统,导致它瞬间陷入死机状态,比斗台也塌陷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弹坑。

    严中逵笃定道,“这就是第二套战斗模式,我姑且叫它狂战模式。你们看,”他倒回视频,指着激光剑,“不仅粒子炮的威力赶上了脉冲炮,激光剑也得到了升级。知道激光剑为什么会被军方弃用?”

    “威力太弱了。”许起答道。

    “不,”严中逵摇头,“你大概不知道,穆飞星准备打造的最后一台超能机甲,就是以激光剑为武器,命名为瑶光。”

    “哪儿来的瑶光?我怎么没听说?”许起满脸疑惑。

    “准备打造,但没来得及。”严中逵从穆氏研究所里搜出许多资料,自然知道这些秘辛。他继续道,“激光剑之所以被弃用是因为耗能太高的缘故。这种冰蓝色激光剑,一秒钟能抽空三台d型机甲,换在超能机甲身上,也只能连续使用六个小时,但威力非常大,经过雷系异能者的加持后,一剑摧毁一颗小行星简直轻而易举。你说它弱吗?不,答案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它太强了,强到普通机甲根本承受不起,才会被军方弃用。”

    “照你的说法,祁泽这台机甲披着d4的壳子,却拥有超能机甲的配置?”许起太过震惊,以至于被烟蒂烧了手指都没感觉出来。

    “没错。”严中逵指了指屏幕,“别说一分钟之内搞定十台d-t级别的机甲,就算再来十台也没问题。君禹,走,去会会你的天才搭档。”

    “老咯,眼光不准咯,这样厉害的小子,我愣是把他当一般人。”严老爷子戴上军帽,咋舌道,“幸好当初听了你的话,给他打去五十亿精神补偿款,否则今天真是没脸去见他了。君禹。裁词焙蚋思医峄榘。俊

    本打算阻拦两人的严君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祖父动不动就让自己用婚姻绑住别人,这是什么毛。

    “别为难他,”他认真开口,“如果你们敢对他使出威胁的手段,我会带着他永远消失。”

    “你这孩子想到哪儿去了?”严中逵笑起来,“能把普通机甲改造成超能机甲,这种人已经堪与穆飞星比肩,你以为我们严家敢得罪他吗?他要是愿意指点我几句,让我磕头奉茶拜他为师都行;他要是不愿意,我们也会毕恭毕敬把人送走,还会主动保护他的安全。”

    老爷子附和道,“你二叔说得对。如果祁泽的实力只在穆燃那种程度,他或许会成为各方争夺的棋子;但他的实力已经堪与穆飞星比肩,那么敢明目张胆动他的人就很少了。有了他在,帝国未来的军事实力将大幅增长,统一周边星域,甚至跻身第二文明都不再是空想。帝国的野心家不少,更不乏眼光长远者,他们会清楚地认识到祁泽的价值。”

    “我只怕有人目光短浅,利欲熏心。”严君禹语气森冷地开口。想起九台机甲围攻少年一人的景象,他就心脏直跳,手脚冰凉。

    “这样的人也是有的,今天这场刺杀说不准是冲谁来的。”严老爷子看向许起,问道,“有线索了吗?”

    “没有黑客入侵的迹象,也没有遥控装置,机甲就那样莫名其妙地启动了。我们会严查到底,请元帅放心。”许起尴尬地咳了咳,感觉最后这句话自己说得太熟练了,不太让人信服的样子。

    “哼,老子能放心才怪,肯定又是一桩悬案!”老爷子率先走向会议室。

    严中逵目光微微一闪,按住侄子的肩膀,迟疑道,“你上次说的精神力……”凭他的了解,在无人入侵又没有远程遥控的情况下,机甲是绝不可能自主启动的。

    “嗯,那件事回去再说。”严君禹颔首。

    一行人敲响房门,得到少年的允许后入内,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对方徐徐开口,“那台d4在谁手里?有没有被大卸八块?”

    “在我手里,等着您一块儿去拆。”严中逵说话比较委婉,少年若是同意,他就顺杆爬,拜个师什么的;少年若是拒绝,他就把机甲还回去,日后再慢慢博得对方的好感。人要有远见,不能因小失大,没了这台d4,将来说不定会有t4、s4、ss4、sss4呢?

    “你们没拆?”祁泽挑高一边眉梢。

    “没得到您的同意,谁敢拆?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严家动作最快,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把机甲保护起来的缘故。换成别的家族,说不定已经拆成零件了。”严中逵又是邀功又是抹黑的,可见深谙说话的技巧。

    严老爷子笑呵呵地开口,“小朋友,咱们又见面了。走走走,一起回家吃顿便饭,咱们边吃边聊。”

    “走吧。”祁泽也不矫情,开门见山道,“想要那台d4的改造技术,拿钱来买。”

    严老爷子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他还以为这回又要出卖孙子的色相,哪知道话没开口,人家就言明了——只要钱,不要人。

    唉,这个好!这个真是顶顶好!论起有钱,哪一家能跟他们严家相比?机甲先遣部队是征战最多的部队,由于末世遗留问题,帝国对私人财产的定义十分宽泛,东西落谁手里就是谁的,只要能守。湍芟碛靡槐沧。也因此,先遣部队占领的星球,大多成了严家的附属领地,每年光收税就收到手软。

    少年只要钱,别的毫不牵扯,比起妄图吞并严家的穆家来说,真是天使一般的存在。活了大半辈子,严老爷子头一次发现有人竟然能俗得如此可爱,顿时怎么看他怎么顺眼,怎么看他怎么喜欢!

    “可以!”他当即拍板,“价钱随你开。”

    “先吃饭吧,我饿了。”祁泽还没想好价格,不得不找借口拖延一点时间。一行人走出内。⑾滞獬』褂泻芏喙壑谠诮邮芘滩。一名容貌英俊的男子站在隔离带外,大声喊道,“祁泽,你毕业之后在不在帝校挂职?我能报考你的学员吗?”

    “滚一边儿去,我先来的!祁大师,请你一定要收我为徒,笔芯!”一名体格魁梧的少女合拢双手做了个卖萌的动作。人群一阵骚动,“大师你好厉害”、“祁泽你简直技术超神了”、“你是超级天才”等赞美声络绎不绝地传来。

    能对一场毕业考如此感兴趣的人,大多是机甲发烧友,又哪里看不出那台d4的神奇之处?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