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75.第七十五章
    由于天枢被炸毁, 李镇海二十年前就开始为李家准备退路,一接到祁大师的通知便带领嫡系精锐离开, 片刻也不耽误。李家的驻地在43区, 所有的建筑物都建造在地母舰上, 一旦发生紧急情况, 马上就能把建筑物收入舱内,升空离开。

    地母舰是快速行军和快速驻扎小行星的重要运输装备之一,很少在帝都星这种居民区看见。当它升上天空, 慢慢离去,那遮天蔽日的场景引来许多民众观看。有人感到惶恐不安,有人感到兴奋难耐, 还有人不停追问发生了什么。

    很快, 他们就从网上得到了解答,皇帝陛下竟然直接向全星系宣布——严、李两家叛国了,还发布了长达上百页的通缉令, 囊括了两个家族的所有实权人物, 而悬赏金额更是高得离谱,竟是一颗中等能源星。

    附属星球按照体积可以分为大、中、小三等,按照功能可以分为能源星、宜居星、畜牧星、度假星等等。毫无疑问, 其中价值最高的当属能源星。一颗中等能源星,每年的产出足够养活几亿人,而它却只是抓住祁泽的代价。

    整个星系都沸腾了, 赫连钊为防引起民乱, 立刻把捏造的证据放到网络上去, 包括祁泽炸毁穆家老宅,谋杀五皇子和穆燃,向联邦出卖军事机密,教唆严、李两家谋反等等,直把祁泽形容成反人类的疯子。

    由此,民众对军部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感,在有心人的带动下,一再要求皇帝整肃军队,清理内患,让局势尽快稳定下来。赫连钊不敢“违抗民意”,以四大家主为筹码,对军部进行了整合。没有主帅坐镇,又失去了超能机甲,四大军团几乎没怎么抵抗就四分五裂,各投其主。属于皇室的光辉时代终于来临了。

    如此动荡不安的局面,少不了闹出一些乱子,一位名叫雅各布大人的黑客通过网络发表了一篇长文,揭露了穆飞星的千年阴谋。文章内容既骇人听闻又匪夷所思,以至于刚开始传播的时候被网民当成某个网络写手的意淫之作,虽点击者众,影响力却并不大,几乎没怎么掀起水花。

    警政部很快就删除了文章,它却再次冒出来,楼主言之凿凿地表示帝国的六台超能机甲已经被穆飞星的幽灵控制了,大家应该马上离开帝都星,以免局势动荡,受到牵连。

    “卧槽,这个作者写文写傻了,哈哈哈哈……”有人捧腹不已。

    “滚!为了洗白那些叛国贼,你竟然能编出这种离奇的故事,我真心佩服你的想象力。你当大家是傻子吗?连这种话也信?警察叔叔在哪里,我要举报楼主,他明显具有反社会倾向,快把他抓起来!”有人义愤填膺。

    “我已经举报了,不谢!”有人行动力快速。

    警政部的投诉电话快被人打爆了,这篇长文也删了又删,反复闹腾了几百次之后,雅各布大人终于失去耐心,再也没出现过。自以为打赢了一场反分裂战争的网民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反而为这篇长文带来了一波人气,但相信它的人依然寥寥无几。

    五皇子逐字逐句阅读长文,冲穆燃调侃道,“亲爱的,我没想到雅各布大人竟然是这样的疯子,他说你的玄祖父没死,一直活在网络里。”

    穆燃微微一笑,“如果玄祖父能活过来那就太好了。我一个人真的很累。”

    “不,亲爱的,你还有我。”五皇子把未婚夫搂进怀里,温柔无比地吻他的额头,“等父皇举行完阅兵仪式,我们就结婚。我会为你举行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是吗?我等着。”穆燃垂下眼睑,表情莫测。

    ----

    外太空里,密密麻麻一大片战舰正包围着一艘轻量级的海皇舰,这阵仗就像一支大军去捉拿一只蚱蜢,看上去荒诞极了。海皇舰并未做出反击,只是打开了防护罩。当然,就算它反击了也没用,到头来还是插翅难逃。

    “严洪垣老元帅,您好。俊币幻菝惨跞岬哪凶映鱿衷谕ㄑ镀档览。他直勾勾地盯着严老爷子,眼睛里仿佛淬了毒。

    “穆旸,竟然是你?”严老爷子看了看敌方舰队的标识,恍然道,“当年你没被放逐,而是一直潜伏在陨石带为家族做事?难怪魔人舰队能在短短十二年里成为黑眼星系最大的星盗团,有穆家源源不断地为你提供武器装备和资金,你怎么能不成功?穆韫真是好手段,教养出的儿女一个比一个争气。”

    “这可不是穆韫一个人的功劳,是穆飞星基因够好。”李子谦明褒暗贬,笑容讽刺。

    “你们果然知道玄祖父的事了。”穆旸看向坐在一旁的祁泽,笑道,“祁大师您好,一位与您神交已久的朋友想要见您。”

    “穆飞星也来了?就在你的战舰上?”祁泽扬起下颚。

    “玄祖父无处不在。哪里有网络,哪里就有他的踪影。”穆旸略一颔首,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穆飞星的身影。他一改暮年时头发花白的形象,二十四五的年纪,年轻俊美的容貌,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笑容温和,气质儒雅,乍一看与穆燃有六七分相似。

    “祁大师,我们终于见面了。”他愉悦地说道,“我亲自来邀请您参加我的科研项目。这将是一项壮举,从此以后,人类再也不用担心生老病死,命运无常,只要灵魂还在,人类就能永存。”

    “不管你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也不能掩盖你的贪婪与自私。你所谓的永存,是以吞噬别人的灵魂为前提,恕我不能苟同。”祁泽虽然爱走邪路,却不是毫无底线的人。

    “无法取得您的理解,我内心十分遗憾。”穆飞星摘掉眼镜,把自然垂落的发丝抹到脑后,露出锋利如刀的眉眼,“那么我给您两个选择:一,请您主动来到我身边,我会放过这艘战舰;二,您抵死反抗,我将轰杀所有人。您选哪个?”

    “抱歉,虽然很不想伤害你的自尊,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没有能力逼迫我做出选择。”祁泽敲了敲椅子扶手,笑容满是轻蔑。

    穆飞星并未被激怒,一边擦拭镜片一边徐徐开口,“为了彰显对您的重视,我才会派遣这支舰队前来围堵,然而事实上,您应该知道,如果想消灭您,凭我一个人就可以。我能掌控超能机甲,自然也能接管这艘海皇舰。网络是我的触角,在这里,我比任何人都强大。”

    明蕊往李煜怀里钻了钻,因为她知道穆飞星说的是真的,在网络里,他战无不胜。严老爷子等人心下大骇,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唯有祁泽十分镇定,摊开双手笑道,“好。憧梢允砸皇。我的网络始终欢迎你。”

    他眼里全是精光,嘴角因期待而高高翘着,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忌惮和恐惧。穆飞星踌躇了,捏着眼镜沉思起来。他知道祁泽拥有许多神鬼莫测的手段,哪怕在网络中也能施展。对方的智脑和个人网页,是他完全入侵不了的地方,这也是他不敢贸然接管这艘海皇舰的原因。

    面对祁泽,再谨慎的态度都不为过。这样想着,穆飞星重新戴好眼镜,温和道,“既然祁大师选择了负隅顽抗,那我只能失礼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您看一场电影。”他拍拍手,消失在全息屏上,画面由浩渺星空变成了繁华都市,宽阔的广场前,一列列军队组成一块块方阵,从巍峨的皇宫前走过,赫连钊站在城楼上,向欢呼的民众招手致意。

    严、李两家的背叛令军部威信大跌,反之,皇室得到了更多的支持与爱戴。为了尽快平息内乱造成的负面影响,赫连钊决定举办一次规模空前的阅军仪式,既向民众展示帝国的强大,也告诫外部势力不要轻举妄动。这一决定获得了全国上下一致赞同,而日期就定在今天。

    无数彩带在空中飞舞,民众的欢呼几乎冲破天际,却难以掩盖军队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他们气势如虹,装备精良,扛起枪支喊起口号时,盛大的场面令人热血沸腾。重新装上操控系统的开阳从军队上空飞过,紧接着是天权、天玑、天璇、玉衡,而落在最后,也最陌生的一台超能机甲引发了海啸一般的掌声。

    这是由穆燃打造的第二代超能机甲“瑶光”,也预示着自穆飞星死后形成的技术断层已经衔接上,帝国又领先联邦一大步。满以为帝国将因严、李两家的反叛而开始崩塌的外部势力,此刻皆陷入沉默。

    帝国民众却无法保持沉默,他们疯狂地叫着,笑着,跳着,全身心投入这场盛宴。“帝国万岁,穆燃万岁,穆飞星大师万岁”等呐喊声此起彼伏,还有许多民众打出光牌,上面写着“严惩叛国贼”五个字。帝国越强大,他们就越无法原谅背叛者,天涯海角,必将之剿灭。

    飞行摄录仪对准皇帝陛下来了一个特写,他眼角湿润,双颊潮红,满脸都是难以抑制的骄傲之情。五皇子和穆燃肩并肩站着,一个笑得无比灿烂,一个笑得温文尔雅。他们的身份已经由五皇子和五皇子妃变成了太子与太子妃,帝国的未来将由他们扛起。而民调显示,这是有史以来呼声最高,也最受人欢迎的一对儿皇室伴侣。

    场面极其盛大,屏幕上的每个人都带着灿烂的笑容,却令严老爷子脊背发寒。穆飞星千里迢迢追过来,应该不是让他们欣赏阅军仪式那样简单。他想干什么?

    “你们……”严老爷子刚开口,穆旸便出现在屏幕上,兴奋道,“好戏开始了,千万别眨眼。”

    “什么好戏?你他妈的想干什么?”严中逵急促追问,却没得到任何回音。广场上空,五台超能机甲聚拢在一起,背靠背面向五个方向,举起手里的脉冲炮,开始连续轰击。不远处的皇宫被炸成碎片,然后是军部大楼,警政部大楼,帝国之塔,上下议院……所有标志性建筑,皆在炮火中泯灭,变成一个又一个巨大而焦黑的弹坑,更有无数人被冲击波和流弹击中,躺倒在血泊里。

    欢呼声顷刻间被惊叫声取代,慌乱中,更多人在同胞的踩踏下死去。

    站在城楼上的赫连钊脸色煞白,表情呆滞,似乎完全没办法接受这场变故。五皇子想把穆燃拉进怀里,却被他狠狠推开。两人争执了几句,一辆飞车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带上穆燃呼啸而去。

    五皇子抬头仰望天空,表情从茫然到惊骇,又从惊骇变成绝望与自责。他从空间钮里取出私人机甲,一把扛起赫连钊,三两下跳进驾驶舱,在皇家卫队的掩护下飞快撤离。

    为防止刺杀事件发生,参与阅军仪式的军人扛的都是空枪,收藏机甲的空间钮也都交给了后勤部。于是,哪怕现场有数十万军队集结,也完全没办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更何况救护民众。连绵不绝的炮火把这片欢呼的海洋变成了人间地狱,通过直播观看阅军仪式的网民们惊呆了。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稍后,联邦、洛克帝国、科特联盟等老牌势力将对帝国进行瓜分,更多灾难将接踵而至……

    “我日你妈!穆飞星你不是人,老子总有一天要把你碎尸万段!”严中逵踹烂椅子,砸碎桌面,声嘶力竭地怒吼着。他原以为穆飞星只是想通过穆燃摄取皇权,却没料他根本就不在乎帝国的一切。他毁了它,毁了无数先辈抛洒的热血。

    李子谦、孟魁、欧阳晔、李煜等人也都双眼通红,脸色铁青。明蕊蜷缩在李煜的怀中瑟瑟发抖,与眼前的景象比起来,明家那点事竟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帝国没有了,又哪儿来的家族?为什么穆飞星要这样做?为什么?

    “我可以一手扶持起帝国,也能顷刻间将它毁掉。”穆飞星俊美儒雅的脸庞再次出现在屏幕上,微笑道,“祁大师,看见了吗,我的事业远远比你想象得更伟大。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携手创造辉煌。一个帝国倒下了,我们还能建造第二个,第三个,你我将永垂不朽。”

    祁泽以手掩面,久久无言。他正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狂潮,不让自己的身体在愤怒中颤抖起来。上一刻繁花似锦,下一秒血流成河,眼前的一切,与宗门被灭那日何其相似?本以为早就被遗忘的噩梦,此时此刻竟卷土重来,终成心魔。祁泽放下手,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睛,一字一句含笑开口,“穆飞星,我会达成你的夙愿,让你永垂不朽。”

    从少年遍布血丝的眼里看见滔天杀意,穆飞星不得不放弃劝说,无奈耸肩,“很遗憾,看样子我们只能成为敌人。进攻,留下他的头颅。”

    穆旸出现在全息屏上,微笑颔首,“遵命,玄祖父。”

    静静悬浮在太空中的战舰开始发出猛烈的攻击,海皇舰的指挥官按照祁泽的吩咐,把所有能量都用来支撑防护罩,然后左右闪避。祁泽将三十多台微型机甲派遣出去,又从明蕊那里要来一张空白芯片,一手托。皇制欧ň。

    五指急动,残影纷飞,原本灰绿色的芯片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明蕊看了一会儿就闭上酸涩的眼睛,小声问道,“祁泽哥哥,你在干什么?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不会。”祁泽收住最后一个法诀,从容道,“乖,回房间等着,如果实在害怕可以蒙在被子里,小黑会陪伴你的。”

    “有小黑在我什么都不怕。”明蕊抱紧布娃娃,笃定道,“有祁泽哥哥在,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祁泽哥哥才是最厉害的!”

    祁泽轻轻一笑,从乾坤袋里取出最后一台微型机甲,把芯片塞进它腹部的暗格里。半尺高的机甲通过航道飞出战舰,在浩瀚的宇宙中,它实在是太渺小了,就像一粒尘埃,引不起丝毫注意。它灵活地避开炮火,朝敌阵中心的冥皇母舰飞去,与此同时,其余三十多台机甲早已靠近敌舰,绕到能源舱附近,把变成利刃的十指插进钢板,慢慢撕开。

    祁泽向来不吝啬使用好材料,这些微型机甲的外壳全由超合金焊接而成,且布满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法阵,无论是速度、防御还是攻击,都足以与真正的机甲媲美,又加之黑晶的狂暴作用,令它们能发挥出200%的战力。

    它们专捡巡航巨舰下手,对t6机甲和巡航舰不屑一顾,撕开能源舱后,只需往里发射一枚炮弹,就能令这些庞然大物在剧烈的爆炸中陷入瘫痪。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掀翻了周围的战舰,造成碰撞和连环爆炸,原本井然有序的阵型瞬间乱成一团。

    穆旸阴狠的笑容被恐慌取代,气急败坏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的战舰为什么会忽然爆炸?”

    “报告指挥官,我们正在寻找原因。两艘巡航巨舰的能源舱都被炸毁,已彻底失去战斗力。”毫无疑问,这对失去穆家支持的穆旸来说是一场重大灾难。他扯开领口,急促喘息,阴柔的脸庞渐渐变得狰狞不堪。而悬浮在半空中的,穆飞星的虚拟人像却老神在在地喝着咖啡。

    “如果能轻而易举抓住祁泽,那么他根本就没有让我多看一眼的价值。他越强大,我只会越向往。”穆飞星扬起下颚,闭上眼睛,似乎在畅想未来,又似乎在品位某种美好的东西。

    “玄□□,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穆旸咬牙问道。

    “不要忽略任何一粒微小的尘埃,如果落入眼睛,它们也能让你流泪。”穆飞星兴味一笑。他并不在乎这支舰队的损失,只想亲眼看一看祁泽的力量。对方手段再多也不可能把所有战舰都炸掉,逼出他的极限,这场战斗就会终结。

    “尘埃?”穆旸盯着显示屏,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禁咒骂道,“日!那是机甲模型?为什么能在太空里遨游?”他立刻放大屏幕,果然看见一台半尺长的机甲模型钻入一艘巡航舰的能源舱里,把它炸成碎片。

    “妈的,这是什么手段?机甲模型跟哪儿来这么大的驱动力?不好,我这艘战舰会不会也中招了?快,快去能源舱看一看!”穆旸立刻让几名属下去检查能源舱。但那台微型机甲却早已顺着缆线管道钻入控制台,取出腹部的芯片,插入接驳器。

    穆飞星的身影闪烁了一瞬又恢复正常。他感觉到情况不妙,刚放下咖啡杯就见自己脚下出现一个圆形图案,图案里密密麻麻满是金色符文,它们沿着某种玄奥的轨迹开始转动,然后彼此拆分又彼此组合,使图案每一秒钟都发生不同的变化。

    穆飞星的虚影被禁锢在图案中,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自从变成幽灵,打破天枢的封印进入更为辽阔的星网,他就像龙入深渊,无往不利。现在这种情况,在他的预想中绝不可能发生,却又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什么东西能困住无形无迹的幽灵?不,它似乎不仅仅是困住那样简单,还在疯狂抽取自己的魂力!穆飞星终于害怕起来,厉声呵斥道,“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来救我!”

    “玄祖父,我该怎么救你?”穆旸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围着全息投影团团转。

    “关掉操作系统,快!”穆飞星果决下令。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正褪去颜色,影像在晃动中变得:鹄。巨大的恐惧感充斥着内心的每一个角落,令他险些失去理智。他什么都不怕,唯独害怕死亡,而这一次如果无法挣脱,或许将迎来永恒的死亡。

    “这是指挥舰,怎么能关掉控制系统?”穆旸有些犹豫。

    “我命令你立刻关掉它!”穆飞星俊美的脸庞扭曲得不成样子。穆旸头一次看见他失态的模样,心里一惊,连忙去按关闭键,却发现这艘冥皇舰已彻底失去控制。它正在转向,开启全部炮台,抽干能源舱和玄祖父的灵魂,瞄准自己的阵营,发射炮弹。

    帝都星的惨剧,此时此刻正在始作俑者身边上演……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