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正文 79.第七十九章
    严君禹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醒, 睁开眼睛看见祁泽, 慌乱的表情立刻被喜悦取代。他握住少年手腕,叹息一般低语, “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你真的来了。”

    “美得你!快起来,祁少的腿都被你压麻了!”欧阳晔不耐烦地踹他两脚,顺便扔了一瓶营养液过去。

    “我没事。”祁泽摆手,“吃点东西,稍后我们出发。要想离开这里, 得先找到是什么东西在放射电磁波。”

    “怎么找?探测仪也会受到电磁波的影响。”李子谦拿出完全失灵的仪器,无奈道,“祁大师你看,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不能用,我们只能根据星辰的方位认准东南西北, 但要找到放射电磁波的物质却只能凭运气。这颗星球说大不大,说小不。鏊蜒跋吕, 或许得花好几年的工夫。”

    严君禹默默拿走少年手里的营养液, 从自己的空间钮里取出一个面包递过去,柔声道,“吃这个, 营养液口味太差。对了,军需官那里还有几瓶牛奶, 我帮你要过来。”说着说着起身就走。

    “唉, 我们在谈正事呢, 你能不能专注一点。”欧阳晔拿起一根树枝去抽男人的腿肚子。

    “你打他干嘛?他身体虚,正好喝点牛奶补一补。”祁泽抢过树枝,安慰道,“没事,你去拿吧,我们来想办法。你什么都不用管,先把亏空的身体养起来才是正经。”

    “嗯。”严君禹淡淡应了一声,转过头时却发自真心地笑了。军需官把仅剩的几瓶牛奶交给他,神秘兮兮地低语,“队长,您好像很高兴。空鋈硕剂亮。您和祁大师是不是……”

    “快了。”他肯定地点点头,把牛奶分给祁泽和明蕊,又犹豫地看着小黑。

    “小黑不吃这个,你喝吧。”祁泽把吸管插进瓶子里,直接喂到男人嘴边,见他乖乖喝了才扭过头去看李子谦,“我有办法找到放射源,你们只管跟我走。吃完早饭我们拔营出发。”

    “祁大师,我们也跟你走。”狼牙觍着脸说道。

    “不要给我闹事。”祁泽不咸不淡地警告一声,然后拿出一块九品星盘,暗暗注入灵气。原本静止不动的指针开始快速打转,大约半分钟后才慢慢停留在某个方位。

    一行人吃过早餐,按照星盘的指示踏上旅程,也亲眼见证了这颗星球的变化。越往内陆走,森林就变得越稀疏,树木成片成片枯萎,黑漆漆的枝杈像人类的骸骨,在薄薄一层黑雾的衬托下显得越发骇人。

    “这种黑雾会不会有毒?”李子谦忧心道。

    欧阳晔连忙取出一个防毒口罩,给怀里的明蕊戴上。小黑坐在他肩头大口大口吸气,眼睛眯成月牙状,似乎很满足的样子。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头晕,反而是身体最虚弱的严君禹,竟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

    “这是魔气,会致人发疯或死亡,如果等级够高的话就把精神力或内劲附着在体表,隔绝这种气体。等级不够的赶紧拿出防护服穿上。”祁泽立刻把严君禹拉到自己身边,想起他肚子里的虫子,又默默撤掉灵气。

    “你可以多吸几口,没事的。”他低不可闻地建议。

    严君禹默默点头,却再也没放开少年的手。李子谦同样如鱼得水,体内的魔种不断躁动,似乎有所进益。一行人艰难地跋涉,途中遇见许多变异动植物,有喷出毒液溶解猎物的巨大花朵,有长满倒刺的会行走的藤蔓,有专门吞吃毒果的蠕虫,也有浑身溃烂濒临发狂的猛兽。这颗星球的所有生物似乎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异,而且全都带上了剧毒。

    两支队伍一路走来,莫不心惊胆战。如果能长出翅膀,他们恨不得立刻飞离这颗危险重重的星球。而更令他们无法理解的是,一旦遇见剧毒生物,祁泽都要采集一些样品,用各种瓶瓶罐罐分门别类地装好。

    红鬼星盗团的成员远远躲在一旁,龇牙咧嘴地看着李子谦、欧阳晔和那只洋娃娃为他上刀山下火海地。他们好像完全不怕死一样,只要祁泽开口说一句我想要,就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采集毒物。尤其是李子谦,一双手竟然能变成兽爪,百毒不侵,坚不可摧,轻轻松松就能把一株巨大的毒藤连根拔起,扯成无数小段。

    那洋娃娃也邪门得很,明明被食人花的毒液浇了个透心凉,却没化成一滩水,反倒跳进花冠里洗了个澡,还像小蜜蜂一样把食人花储存的毒液喝了个一干二净。爬出花冠时,它竟然长出了两个鼻孔,面颊的红晕也更显自然通透。

    狼牙越看越心惊,不得不打消了所有恶念。临到傍晚,大家终于走出黑雾弥漫的森林,来到一处空气清新的旷野。有人组织巡逻,有人负责做饭,还有人横七竖八地躺下休息。

    “给我一块黑晶。”严君禹走到少年身边坐下,嗓音透着疲惫和隐忍。

    祁泽连忙取出睡袋和毛巾,柔声道,“快躺下睡会儿,晚饭做好了我叫你。”

    “哪里睡得着。”严君禹摇头苦笑,“能借你的腿躺一躺吗?就一会儿。”他捏着黑晶的手不断发抖,似乎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快躺下,”祁泽拍拍自己大腿,待他躺平后又接过黑晶,喂进他嘴里。

    严君禹把脸埋在少年腹部,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享受这短暂而又温馨的时刻。他放任自己的身体在剧痛中颤抖,虽然模样会有一点狼狈,却能得到少年又轻又柔地拍抚。这就值了,比什么都值。

    “没事了,没事了,再忍几分钟就好。”祁泽把高大的男人抱在怀里,像诱哄小孩一般诱哄着对方。其实他也不知道要忍多久这种痛苦才能过去,但依稀记得小时候,父亲为他炼体时也曾说过同样的话。心里想着再忍几分钟,濒临崩溃的意志力就会变得牢固一点,回过头来便会发现,痛苦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放弃坚持。

    当是时,祁泽无法体会父亲的心情,但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感同身受。强大的严君禹令他心折,脆弱的严君禹令他心疼。鬼使神差地,他俯下身,在对方遍布冷汗的额头烙下一个亲吻。

    严君禹紧闭地双眼猛然睁开,错愕地看着他。

    “亲一下就不痛了,我爹就是这样做的。”祁泽慌乱无措地解释。

    严君禹浑浊的双眼放射出明亮的光芒,哪怕痛到极致,嘴角依然绽开一抹笑容,“果然好多了。这个办法很有效。”

    “那就好。”祁泽悄悄吐出一口气,然后用袖子去擦男人布满冷汗的额头。

    “别擦。”严君禹握住他手腕,虚弱道,“这次这个印记,我想留下来。”

    “哦,你爱留就留吧。”祁泽感觉自己被调戏了,抱着男人的大脑袋,傻乎乎地发呆。李子谦坐在两人对面,脸色有些暗淡,见欧阳晔脸色铁青地站起身,似乎想过去,立刻把人摁住。

    “君禹不舒服,你别去打扰他休息。”他低声说道。

    “你没听红鬼的人说吗?咱们没来的时候他比现在痛多了,照样巡逻、探险、战斗,跟没事人一样。祁少一来他就怂了,这是在使苦肉计呢,真卑鄙!”欧阳晔愤愤不平地低语。

    “你要是眼红,不如自己也吃一只虫子?”李子谦给出一条建议。

    欧阳晔打了一个哆嗦,不敢说话了。小黑咯咯咯地笑起来,小手伸进衣兜里,摸出一条毒虫,把欧阳大少爷吓得屁滚尿流。辛苦了一天的大兵们被这轻松的氛围感染,也都露出愉悦的表情。

    半小时后,严君禹才从剧烈的疼痛中解脱。他半靠在树干上,把祁泽的两只腿抱在怀里揉捏,祁泽手里拿着一支营养液,慢慢喂进他嘴里,自己也叼着一支,时不时吸一口。

    明蕊在地上画了一幅简易地图,告诉大家明天将路过哪些地方,有可能遇见什么危险。虽然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不能用了,但她的大脑就是数据库,随时能调取me219号星球的资料。

    “这里有一个占地八万平方公里的湖泊,我们的饮用水不够了,可以去看一看。”她拿出一个小水壶,放在耳边摇晃。只剩下小半瓶的水丁零当啷作响,听上去很悦耳,却实在叫人高兴不起来。

    “如果湖水受到污染怎么办?”狼牙沉声开口。气温越来越高,人体在跋涉中会大量脱水,自然也需要大量补充,原本能喝两个月的饮用水,现在恐怕只能支持三十多天。

    “那就挖地下水看看。”李子谦从容道,“说不定在水喝光之前,我们能找到离开的办法。”

    “行吧。”狼牙可不敢跟这些怪物呛声,乖乖坐着旁听。

    “水和食物不用担心,我来想办法。”祁泽保证道。

    众人不知为何,竟齐齐放松下来,见他拿出许多小瓶子,头皮又是一麻。

    “祁少,你要干什么?”欧阳晔跑开十米远才颤声询问。

    “炼蛊,胆小的不要看。”祁泽从乾坤袋里摸出一口大瓮,放在地上,把收集到的毒液一一倒进去,用灵力搅拌均匀。荧黄、亮蓝、紫红、粉绿……各种色彩鲜艳的液体慢慢融合、催化,最终变成深黑色的粘液,并咕咚咕咚冒出气泡。

    腥臭的气味在营地里蔓延,令所有人退避三舍。他们早已见证过这些毒液的可怕,有的能令人即刻死亡,有的能消融骨肉,有的能蚀穿钢板,如果把它们融合在一起,又会造成怎样的破坏力?

    “炼蛊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坷献釉缤砘岜徽飧龉爬锕殴值钠畲笫φ瑁 崩茄酪а狼谐莸氐陀。

    “头儿,我也不知道炼蛊是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过。≌飧銎钤蟾貌换崾巧锟蒲Ъ野桑俊币幻堑敛虏獾,“你看他,像不像在做生化实验?那大缸里的东西应该是某种生化武器。”

    “做生化实验既不戴防毒面具,又不穿防护服?你当我傻。俊崩茄酪唤虐讶缩呖,越发摸不准少年的路数。

    祁泽却不管别人怎么想,叮嘱严君禹别被毒液溅到,这才把路上抓来的各种毒虫倒进大瓮。

    在乾元大陆,炼蛊属于邪术的一种,越是厉害的蛊王,吞噬的毒汁和毒虫就越多。曾经有一位蛊师炼制出仙级蛊王,所用毒液九千九百九十九种,所用毒虫九千九百九十九种,蛊王一出天道有感,降下九九八十一道劫雷灭杀,被那仙蛊硬扛过去,直接带领蛊师飞升了。

    祁泽从父亲口中听到这个励志的故事,对蛊术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费心钻研过一段时间。现在,他没办法了解这颗星球有哪些毒物,够不够一万九千九百九十八种,哪几种最厉害,于是只能采用这种笨办法,看见什么抓什么。所幸此处被魔气感染,并不缺少毒物,或早或晚总能炼成。

    蛊虫入了毒液,有的顷刻间被融成汁水,有的奄奄一息,有的却生龙活虎,弹跳不休。大瓮被它们反复撞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听在不明就里的人耳里堪比魔音。

    “祁大师,您到底在干什么?会不会出问题?”一名大兵实在受不了了,走过来战战兢兢地发问。

    “不会,你们要是不敢看就出去巡逻。”祁泽双手贴在瓮肚上,源源不断地输入灵气。

    大兵瞄了一眼瓮口,脸色瞬间惨白。毒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不是蒸发了,而是被那些毒虫争相吞食。它们颜色变得更鲜艳,个头也更大,有的还发出绿莹莹的光芒,看上去诡异至极。这还不算,喝完毒液,它们竟开始自相残杀,你咬掉我的头颅,我刺穿你的腹部,各种断肢四处飞溅。

    “我,我,我去巡逻。”大兵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屁滚尿流地跑了。

    李子谦往瓮里看了看,哑声开口,“没想到虫族内部的战争才是最残酷的。我这个上过虫族战场的人都有些发憷。”

    “是吗?我看看。”狼牙终于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来探祁泽的底,伸长脖子往里一看,差点腿软地栽进去。吓人,太他妈吓人了!那些虫子竟然产生了变异,一只比一只丑陋,有的还会发出吚吚呜呜地嘶鸣,扭曲着、蠕动着挤作一团,互相残杀吞食。它们的数量正在飞快减少,而幸存下来的再一次产生了变异,个头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艳,看一眼就令人脊背发寒。

    “我屮艸芔茻!”狼牙一连骂了很多个脏字,倒退五六米才堪堪站稳。不用想也知道,这些本就剧毒无比的虫子现在变得更可怕了。

    “你没看见有些虫子长出翅膀了吗?它们会飞出来!”他急得跳脚。

    “飞不出来。”这口大瓮是专门用来炼蛊的灵器,内里嵌入无数法阵,连高阶修士都打不破,更何况蛊虫?但祁泽没工夫向旁人解释,只不断输入灵气,以激发这些虫子的凶性。

    大瓮里又是叽叽哇哇一阵乱斗,一刻钟后,数百只蛊虫竟只剩下一只,模样像蚕,颜色却五彩缤纷,背生一双透明羽翼,胖乎乎的,倒是有点可爱。但除了流口水的小黑,似乎没人能get到祁泽的萌点。

    看见祁泽把手伸进瓮里抓虫,所有人都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严君禹对他再有信心,此时也难免发虚,阻拦道,“别动,它会咬人。”

    “没事。”祁泽把灵力附着在手上,隔绝了虫子的攻击,把它捞出来后递给严君禹,吩咐道,“吃了它。”

    “你说什么?”严君禹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

    “吃了它,趁热!”祁泽不厌其烦地重复。他也是太想当然了,满以为炼制仙蛊很容易,实践起来才明白,一万九千九百九十八种毒物只是基数,每一种还需用无数毒物来培养,那数字认真算起来简直庞大的吓人。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他就会尽量走到顶峰。严君禹可以生来平庸,却不能因为他的无能而变得平庸。

    “你让我们队长吃了它?”大兵们坐不住了,纷纷围上来。

    “相信我。”祁泽谁也不看,只死死盯着严君禹。只要对方流露出一丝胆怯,他就会放弃这条路。他能走到顶峰,那是在没人拖后腿的情况下。

    “祁,祁少,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欧阳晔战战兢兢开口。李子谦默不作声,却是一脸菜色。狼牙捂着嘴,眯着眼,不知是在幸灾乐祸还是强忍恶心。

    “你吃不吃?不吃算了。”祁泽见严君禹久久不动,心里难免有点受伤。他正想把蛊王收回来,严君禹却忽然接过去,毫不犹豫地送进嘴里。虫子太长太大,肥硕的屁股在他嘴唇外扭动,他用力吞咽了好一会儿才把它送进胃里。

    禁锢在丹田里的虫兽有所感应,立刻伸出长长的触手,把蛊王拽过去。两只虫子凶性大发,以命相搏,差点没把严君禹的肚皮撑破。他原以为自己已尝遍世间最剧烈的疼痛,到现在才明白,痛苦是永远没有底限的。

    “唔……”他闷哼一声,栽进少年怀里。这次不是故意示弱、撒娇,而是真的没能忍住。

    祁泽立刻把他抱。崆岱旁诘厣,双手不断擦掉他额头的冷汗,“忍一忍就过去了。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他只能反复念叨这句话,心里难受得厉害。

    “我,相,信,你。”哪怕痛到失去神智,严君禹依然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队长中毒了是吗?你为什么要让他吃那种鬼东西?”一名大兵怒吼起来。

    “兄弟,你冷静点。”李子谦箍住对方脖颈,强硬地拉走,又挡在祁少跟前,冷声道,“要给你们队长报仇,等他死了再说。”话音未落,双手已经变成锋利的兽爪。

    大兵们见识过这双手的厉害,轻易不敢乱动。欧阳晔和明蕊跑过来,组成一堵人墙。小黑坐在严君禹腹部,口里滴滴答答流着唾液。狼牙心里喊着“打。蚱鹄窗 ,面上却摆出焦急的表情。

    众人心思各异,却都僵持在原地。过了大约半小时,严君禹才缓过来。真正痛得难以忍受的时候,他反而会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既不发抖也不挣扎,免得祁泽更担心。他半坐起身,头发和衣服全被汗水打湿,整个人像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

    “我没事了。”他摸摸少年苍白的脸颊。

    “谁赢了?”祁泽不敢用灵力去窥探男人的身体,免得激发蛊虫的凶性。

    “原先那只赢了。”

    “那它倒是挺厉害的。”祁泽大松口气,双腿一软,差点扑倒严君禹。

    严君禹连忙把人抱起来,愉悦地笑了两声。他拍拍少年单薄的脊背,又揉乱他同样汗湿的头发,这才看向一众下属,呵斥道,“谁让你们把枪掏出来的?都收回去!以后不准对祁大师不敬。”

    “队长,您好了?”大兵们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不够用。祁大师的治疗手段也太邪门了!这是救人还是害人。

    “好了。”严君禹刚点头,就听祁泽淡淡说道,“只是暂时的,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让你吞一只蛊虫,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问题,我能坚持。”严君禹笑容不变。如果换一个人,他绝不会配合这种荒谬的,恶心的,匪夷所思的治疗方案,但对方是祁泽,于是他什么都能答应。

    “真汉子!全黑眼星系,我谁也不服,只服你!”狼牙一边干呕一边冲宿敌举起大拇指。

    严君禹并未搭理他,而是摊开掌心询问祁泽,“这是什么?刚才忽然长出来的。”

    众人定睛一看,刚恢复血色的面孔又齐齐变得刷白。只见他掌心的皮肉中竟然钻出三根长满黑色倒刺的藤蔓,互相纠缠在一起,有如活物一般蠕动、嗅闻、择人而噬。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