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正文 89.第八十九章
    发现祁泽莫名失踪的那一刻, 严君禹的神经就再未松开过。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祁泽, 自然知道他绝不会丢下手里的事务不告而别。他是外域来客,这没错, 他对帝国没有多少感情,这也没错,但他对炼器的热爱, 对这份职业的责任感却无比虔诚。

    仓库里摆放着亟待修理的天枢和鬼面蛛,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半途而废。那么最大的可能只有一个——他被绑架了!但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入防护措施严密的军部?别看祁泽只是制造师,自保的手段却不少, 没有碾压性的实力, 绝不可能轻而易举把他带走。

    严君禹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可疑人。幻飧辜。他派遣军队四处搜寻, 世界再大, 宇宙再深, 他也一定要把祁泽找出来。当天晚上,他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心悸,就仿佛失去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但只一瞬,这感觉又消失不见, 令他如鲠在喉, 无法释怀。

    他大汗淋漓地坐在驾驶舱里, 由于分神, 差点导致机甲从高空坠落。这让他想起了联合军演那天, 自己驾驶开阳受到攻击的情景。不同的是, 当时的他尚且保有最重要的一根精神支柱, 现在的他却已失去方向,茫茫然像个无助的孩童。

    他漫无目的地漂浮在宇宙中,看着脚下的星辰,看着远处的星云,深恨自己没有祁泽那样的能力,哪怕远隔几百甚至几千光年,也能准确找到自己的方位。他们总是分别,重逢,重逢又分别,无论怎样小心翼翼地去珍惜,也总是难以团聚。

    严君禹慢慢红了眼眶,却不敢让自己被深深的恐惧压垮。当他打起精神,准备继续搜寻时,许多空间碎片从四面八方袭来,将他驾驶的机甲削成碎片,却并未伤害到他分毫。

    这些碎片的出现宛若打开思路的钥匙,让他立刻明白祁泽是怎样被带走的。正准备释放藤蔓的他连忙收手,轻而易举便被卷入了一个次元空间。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感觉到的不是焦虑和恐惧,而是放松,没有什么方法能比直入虎穴更快得到祁泽的消息。

    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四肢被某种能量体凝聚成的光圈绑。紊戏酱幸还汕看蟮难沽,让他动弹不得,更无法使用异能。

    在一旁站了许久的穆燃说道,“不用挣扎了,你跑不掉的。如果你愿意配合库伦博士,他答应我绝不会杀你,还能把你带去二等文明生活。在那里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会比现在更好。”

    “祁泽被你们抓了?他在哪儿?”严君禹只关心这个问题。

    穆燃并不回答,而是摁下手边的按钮。自从看过祁泽的记忆后,他总算知道严君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态度。原来早在海皇星的时候,他就死在了玄太祖的手里,是祁泽不顾一切救活了他。自己输给祁泽真的一点也不冤枉。

    但他终究还是不甘心,更明白祁泽在这个人心里占据了怎样的位置。祁泽那样对他,他便能把自己的性命交出去,此时若提及祁泽已经死了,他肯定也不会独活。

    穆燃回避了这个问题,向匆匆赶来的库伦博士颔首,“实验体已经苏醒,您可以开始了。”

    “噢,又是一个美人!”库伦博士夸张地赞叹道,“你比祁泽记忆中的模样更英。叽,更强壮!这是不是死而复生带来的好处?那我再让你试一次怎么样?”

    “博士,您答应过我不会杀害他!”穆燃紧张道。

    “杀了他再让他复活,这不算违背承诺吧?”库伦博士仔仔细细戴好无菌手套。

    严君禹双眼赤红地问道,“你们抽取了小泽的记忆?”做出这种判断并不难,祁泽那样独的一个人,绝不可能把这些事告诉敌人,越是受到威逼,他便会反抗得越激烈。但库伦博士偏偏知道了,再看看他的穿着打扮,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他在哪儿?让我见见他,我会全力配合你的实验。”在最危急的时刻,严君禹反而冷静下来。

    “抱歉,这个要求我不能满足你,因为祁泽已经……”

    库伦博士的话被穆燃匆忙打断,“博士,请您尽快实验吧。”

    “他怎么了?”严君禹暗暗握紧拳头。

    库伦博士并不在意穆燃的焦虑。他向来我行我素,如果能为别人带去痛苦,便是最快乐的一件事。而严君禹恰好是他的实验体,如果能激发他的情绪,让他陷入癫狂,得到的数据应该会更丰富,更全面。

    这样想着,他召唤道,“亲爱的穆,让他见一见祁泽好吗?小朋友的要求我怎么忍心拒绝呢。”

    穆飞星的虚影出现在实验室里,指尖点了点身旁的电脑,微笑道,“那就让你们见一见吧,不过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样的心理准备?严君禹死死盯着电脑屏幕,根本不敢往深处想。画面由黑暗变成光亮,一名少年被绑缚在平滑宽大的试验台上,他闭着眼,似乎正处于昏迷中,库伦博士、一名高大男子、穆旸、穆燃、穆飞星,围在他身旁,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他睁开双眼,还来不及弄清楚自己的处境,就被戴上头盔,插上导线,抽取了记忆。他果然像严君禹猜测得那样,越是受到威逼,越是激烈地反抗,竟然采取了自爆的方式结束这一切。

    火光冲天而起,掀翻了周围的人和仪器,浓烟散尽后地上只留下一团灰烬,却被那名高大男子当成垃圾处理掉了。他把少年的骸骨收入异度空间,或许会找个地方随便扔掉,又或许会让它永远不见天日。

    自己最珍爱的人,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严君禹双眼通红,泪湿满面,却用力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苦地吼叫出来。视频播放完毕,他却久久盯着电脑屏幕,哑声问道,“带走小泽骸骨的人在哪里?”

    他抬起头环视周围,锋利如刀的视线切割着所有人。但他最想找的人却并不在此处,令他更添一层痛苦。

    “你想要回祁泽的骨灰?”库伦博士笑眯眯地说道,“柯克波正在为我抓捕三号实验体,很快就能回来。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句实话,他很不喜欢自己的异度空间里存放太多垃圾,应该会在路上扔掉。好了,我已经为你达成心愿,现在轮到你配合我了。”

    “扔掉了……”严君禹低哑地笑起来。他珍视无比的少年,竟然被当成垃圾扔掉了?这句话像一根导火索,彻底点燃了他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与悲恸。他轻而易举挣断了禁制光圈,从囚笼里走出来,体内的蛊丹疯狂转动,释放出澎湃的力量。

    无数藤蔓从他背后探出来,叶片如刀,花朵如喉,遍布毒刺,顷刻间就毁掉了整个实验室。若不是库伦博士早有准备,及时打开防护膜并退到外间,恐怕会被这些毒藤穿透身体。

    但穆燃并没有那样的好运,他被一根藤蔓刺穿心脏,身体在短短半秒钟之内被吸干,变成了灰烬落在地上。临死前,他露出错愕的表情,瞪着严君禹的眼里有深爱也有不甘。

    但严君禹并不会去在意他的想法,甚至连个眼角余光也未曾施舍过去。他抖落藤蔓上的灰烬,一步一步走到防护膜前,开始持续攻击同一个点。他原本漆黑的眼睛已变成墨绿色的竖瞳,里面再没有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情感,只有浓烈到令人心惊的杀意。

    他举起双手,按压在防护膜上,更多的藤蔓从他掌心蹿出来,嘶吼着,扭动着,来势凶猛。他现在已然不是人类,而是一头狰狞的野兽。

    穆飞星惊骇地看着他,好半天说不出话。库伦博士却欣喜若狂地问道,“你不是被穆夺走了雷火异能吗?怎么又会拥有木系异能,还如此强大?噢,天。≌庹媸且桓銎婕,在三等文明的位面,我竟然发现了一个绝对不可能存在的5s级异能者!柯克波在哪里?他真应该亲眼来看看,这太神奇了!”

    “我要这具身体!”终于回过神来的穆飞星狂热地说道。

    “亲爱的穆,这具身体可不能留给你。我有预感,他将会是我最宝贵的实验体之一。”库伦博士轻蔑地瞥他一眼。

    穆飞星还想说些什么,考虑到自己的情况,不得不选择妥协。只要掌握了复活的方法,他想换多少身体都可以,去了二等位面,不愁找不到更好的资源。

    这两人老神在在地交谈着,完全没想过严君禹能打碎防护膜。严君禹不再盯着库伦博士,而是遵循蛊丹的指引,来到一排立柜前,搅碎柜门,卷出所有药剂,倒进一个三千毫升的玻璃器皿里。

    “他在干什么?”穆飞星问道。

    “大概想破坏我的东西撒撒气?”库伦博士一点儿也不心疼那些药剂。

    严君禹不像祁泽,能分辨材料的成分,他只知道这些东西是蛊丹需要的,这就够了。只要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从而击碎防护膜,杀死所有人,他不吝付出任何代价,哪怕自己会变成怪物,甚至恶鬼。

    他把所有药剂一股脑倒进去,看着它们混合在一起并冒出一个个气泡。玻璃器皿开始融化,这足以证明液体的腐蚀性和毒性。蛊丹蠢蠢欲动,催促他赶紧吸收。它不会了解自己的宿体有多么悲恸,唯一的执念就是变得更为强大,但这恰恰是严君禹最需要的。唯有足够强大,才能护住祁泽那样的人,他早应该具备这种觉悟。

    几根藤蔓迫不及待地扎进玻璃器皿里,转瞬吸干毒液,茎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粗壮了一圈,然后一鼓作气地击碎防护膜,朝库伦博士卷去。

    不知道为什么,本可以打开另一层防护膜的库伦博士竟然站在原地没动,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身前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蝎子,挡掉了所有攻击,自己则退开几步,靠在门边。

    穆飞星是一抹虚影,并不害怕物理攻击,但依旧仓惶地躲进角落。无数藤蔓裹住蝎子,将它缠成一个球,顶端的花朵试图咬穿甲壳,扎进肉里,却始终没能成功。蝎子举起两根螯肢,轻而易举把强韧的藤蔓切成两段,它活得好端端的,并未被吸干,甚至连一点伤痕都未留下。

    “没想到你的藤蔓也是蚀毒属性,”库伦博士笑嘻嘻地说道,“我很久没遇见跟我同属性的人了,好好战斗,不要扫我的兴。”

    严君禹分出一部分藤蔓去攻击他,都被蝎子一一拦下,它探出尾部的毒针,狠狠扎进最粗壮的一根藤蔓里,两支螯钳一开一合,发出刺耳的响声。库伦博士对自己的伴生兽极有信心。同样是蚀毒属性,双方交战时,毒性更烈的那一方总能获胜,而毒性较弱的则会成为养料,被胜利者吸收。

    为了供养这只伴生兽,库伦博士花费了很多心思,只可惜同属性的异种非:奔,他只能自己培育一些残次品。遇见这株毒藤可说是意外之喜,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放出伴生兽,让它吃个饱。

    连那样低劣的混合药剂也趋之若鹜,可见藤蔓的毒性远远弱于伴生兽,所以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输。而结局与他料想的一样,被毒针刺中后,那株藤蔓瘫软下去,似乎正一点一点迈入死亡,墨绿色的茎秆由顶端开始,渐次染上紫色。严君禹身体表面也浮起一层青筋,瞳孔扩散,血色尽失,显然快不行了。若不是最后一根藤蔓支撑着他,说不定会立刻倒下去。

    他剧烈喘息着,脸上带有强烈的不甘和愤怒,却终究敌不过死神,缓缓垂下头去。库伦博士走到他身边,撩起一根藤蔓,叹息道,“难怪你能突破位面的限制,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是一株潜力巨大的魔植,如果能驯化为伴生兽,而不是用异能操控,你会变得更强大。可惜了,你们这些低等位面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好东西,因为你们完全不懂得该如何使用。”话落看向蝎子,命令道,“库珀,吃了它。”

    但下一秒,那根软绵绵的毫无生气的藤蔓,竟然迅速长出刀刃一般的叶片和利齿一般的花朵,狠狠朝库伦博士的左胸刺去。这一变化只在眨眼间,但库伦博士和蝎子却都立刻反应过来,一个倒退躲避,一个上前抵挡。最终,库伦博士摔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乱糟糟的,显出几分狼狈,而他的伴生兽却被卷入藤蔓里,被轻而易举敲碎甲壳,吸吮着血肉。

    蝎子疯狂反击,尾端的毒针不停注射毒液,却没杀死藤蔓,反倒令它变得更密集、更粗壮、更强劲。

    靠一根藤蔓支撑身体的严君禹抬起头来,露出早已恢复如常的俊美脸庞。他墨绿色的竖瞳带上了一层暗紫色虹膜,看上去极为妖异,身后舞动的藤蔓齐齐朝库伦博士射去,试图把他绞成碎片。

    千钧一发之际,穆飞星启动了最牢固的一层防护膜,把这头可怕的凶兽隔绝开来。而那只蝎子正以极快的速度变得干瘪,焦脆,被藤蔓轻轻一搅便落成一地灰烬。

    藤蔓的毒性的确不够强,但库伦博士绝想不到,它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特殊的属性,而在于变态的进化速度,所谓“遇强则强”便是如此。

    但后悔已经晚了,库伦博士只能疯狂捶打防护膜,威胁道,“你吃了我的伴生兽!该死!该死!该死!我一定要毁掉你,毁掉整个黑眼星系!”但渐渐的,他的叫骂声变得虚弱无比,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流出一股一股的冷汗。

    伴生兽一旦死亡,主人也将承受挖心蚀骨的剧痛,而且境界会直线下跌,莫说低等位面的异能者,就算此时来一个持有刀具的孩童,也能轻易把他杀死。眼见这层防护膜也挡不住藤蔓的撞击而产生一条条裂缝,他当机立断按下智脑上的红色按钮。

    轰隆隆一阵巨响,实验室竟然被当成废弃品,直接脱离战舰被投放出去。这是库伦博士设下的终极防护措施,如果遇见灭杀不了的实验体,就会启动。但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被逼到这种地步,却在今天,一个低等位面,遭遇了如此的折磨与羞辱。

    他失去了精心养育的伴生兽,也失去了力量,这对他来说比死还不如!

    “柯克波,我命令你马上回来,马上!”随之产生的是强烈的不安感,他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境况,于是立刻呼叫心腹。

    穆飞星看看不断远去的实验室,又看看虚弱不堪的库伦博士,这才露出后怕的表情。但紧接着,他双目放射出狂热的光芒,对严君禹的渴望也达到顶点。他并不在乎穆燃的死亡,甚至连这个人的存在都遗忘了,只迅速编辑了一封密信,吩咐穆旸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严君禹。

    他也是一名科学家,又怎会看不出那株藤蔓的潜力?它的进化速度简直无与伦比!

    进入太空后,防护膜因耗尽能量而消散,严君禹暴露在真空和失重的环境下,注定活不过半个月。但他并未寻求救援,反倒一动不动地悬浮在空中,似乎已万念俱灰。但他很快就调整姿势站立起来,睁开毫无感情的,如野兽一般的双眼,认真观察周围的环境。

    仇人未死,祁泽的骸骨也没收回,他怎么可能放弃生命?

    吸干那只蝎子后,蛊丹由墨绿色变成了绿中带紫的颜色,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前更为强大,这是严君禹唯一满意的地方。他探出一根细长的藤蔓,去缠绕漂浮在附近的陨石或宇宙垃圾,借助反作用力慢慢向最近的航道飞去。只要有一艘星舰路过,他便能得救。

    ----

    祁泽和卡西欧被困在别墅里无法离开。论武力值,祁泽完全不是那些怪物的对手,卡西欧更是它们的大补之物,若不是隔绝法阵起了作用,他早就被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卡西欧起初还不信邪,擅自出去闯了一圈,然后灰溜溜地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串流着口水,被他发出的异能养得膘肥体壮的怪物。高等怪物拥有神智,知道附近有一名黑暗系异能者,便经常跑来转悠,令他们一步都挪不动。

    “水和食物都快吃完了,我们怎么办?”卡西欧不自觉地点开智脑,又立刻关上。现在,军队和空间系异能者都在寻找他,双方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如果联系军队来接应,空间系异能者便会闻风而至,以他的实力,多少人命都不够填,这是卡西欧最不愿见到的。

    他抽出智脑里的能量石,以免军队强行启动定位系统找过来,这才悠长地叹了一口气。

    祁泽专心致志地培育本命蛊,见他无所事事便道,“过来,往里输入黑暗系异能,有多少输入多少。”

    “瓶口这么大,它不会跑出来吧?”卡西欧头皮有些发麻。

    “不会,这是特制的容器。”祁泽穿上法袍走出去,却被卡西欧叫。暗鹊,你一个人去哪儿?外面太危险了!”

    “你只管输入异能就好,别的不用多管。它什么时候变强,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你要抓紧时间。”话落,少年已经走得不见人影。

    卡西欧不得不把双手贴合在瓮肚上,源源不断地输入异能,然后惊悚地看着这种虫子探出触手,贪婪地吸食毒液和黑气。它生长的速度非常快,短短一天就从硬币大小长到足球大。鼓芊⒊鲋ㄖㄍ弁鄣慕猩,可怕极了。但无论它外形如何丑陋,卡西欧也绝不相信它能强大到战胜那种怪物的程度。

    连机甲和炮火都对付不了的东西,靠这团肉球?怎么可能!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