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正文 101.番外3
    千尸宗位于沙漠深处, 所辖城镇多达数十个,门徒二三十万余众, 远远看去不像一个门派,倒更像一个国家。严君禹跟随千尸散人走进主殿,神态闲适得很,似乎完全不担心被这些人暗算。

    “仙长请看,这便是我宗的传送法阵。”千尸散人把人带入宗门禁地, 打开重重禁制后指着一个八卦形图案说道。

    严君禹跟随在祁泽身边,自然学了不少东西,炼器、法阵、符箓,甚至丹道, 都略知一二,自然看得出这是一个极精妙的传送阵, 若是用上品魔晶激发, 可把人送往魔界的任何一处地方。制作这样一个法阵非常不易, 启动一次耗费也相当巨大。

    “这是我的路费。”严君禹扔给千尸散人九块上品魔晶。

    “多谢仙长!”千尸散人喜不自胜,连忙把魔气灌入法阵内, 殷勤道, “仙长请进,我立刻送仙长离开。”

    严君禹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这才踏入散发着白光的法阵内。然而两息过去了,本该出现在魔界边缘的人依然站在原地, 上层法阵慢慢消散, 露出了下层的禁锢法阵, 坚硬的花岗石地面变成了一口血池,许多白森森的骨头在血水中翻腾,看上去可怖极了。

    “哼,仗着自己出身上界便跑来下届肆意横行,也不看看你踏在谁的地头上。我千尸魔潭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千尸散人冷笑道,“此潭取九九八十一童女、九九八十一童男、九九八十一善人、九九八十一恶人之血混合而成,以阴炎加热,再抛入数万活人连续熬煮,直至骨肉分离为止。自我宗开宗以来,此潭便已存在,如今数万年过去,死在里面的人不计其数,其怨气之浓,魔气之烈,连大罗金仙都受不。业挂纯茨阏庑⌒〉男扇绾蔚值玻 

    “魔祖,待这口潭炼化了他的法力,您再收为己用,说不得便可飞升了!”一名长老喜滋滋地说道。

    “本尊等待了数千年的机缘,没想到竟应在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儿身上,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千尸散人猖狂地笑起来,却在下一刻目疵欲裂,喉头堵塞。其他几位长老双眼暴突,嘴巴圆张,活似见了鬼。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千尸散人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严君禹甫一踏入禁地便开始蠢蠢欲动,只因他感觉到,这里存在某种令腹中蛊丹极为渴望的东西。但思及远在大陆另一头的爱侣,他便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份机缘。只因他明白,这东西既然存放在禁地,必然是千尸宗的至宝,若是夺取过来,少不得要大打一。匦刖】煺业桨,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

    主意一定,他便想安然离去,却没料千尸宗竟然如此大方,直接将东西送到他手里。这让他想起了爱侣最为奉行的一句话——天予不。厥芷渚。

    出行在外,怎能不听媳妇的话?这样想着,他唤出蛊丹,把千尸潭里的血水、怨气、魔气,吸了个干干净净,末了抽出血饮刀,将看傻眼的千尸散人劈成两半,又吸干了几位长老的法体,只留下一个活口,淡声问道,“贵宗的款待我很满意,真正的传送阵在哪儿?”

    “在在在,在主殿里!”唯一活着的六长老已经吓傻了。说好的不谙世事的上界傻小子呢?说好了连大罗金仙都能煮烂的魔潭呢?怎能如此不济?

    “这回你们还有什么礼物要送?贵宗真是多礼,我便却之不恭了。”严君禹踏出已经干涸的血池,似笑非笑地说道。

    “仙长,求您赶紧走吧!我们宗再没有比魔潭更贵重的礼物了。魔界乃纷乱之地,我宗在此界立足实属不易,求您给咱们留一条活路吧!”六长老总算看明白了,以这人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手灭了千尸宗。对方原本就没打算在千尸宗里多待,恭恭敬敬把人送走便什么事都没了,还能得到九颗上品魔晶作补偿。现在倒好,千尸魔潭没了,魔祖陨落,十大长老死了九个,这可真是造了孽了!

    “我原本只是路过,是你宗弟子非要拦我。”严君禹一边温和有礼地解释,一边甩出一根藤蔓,穿透六长老的脚踝,淡淡道,“带路吧,这回若是再耽搁我的行程,我便留下了。”

    六长老十分气苦,恨不得把那暴死的弟子救活过来,再将对方千刀万剐。他一瘸一拐地在前引路,并不敢动任何心思,打开真正的传送阵后急迫道,“仙长,您请进,我这便送您离开!”

    严君禹也不废话,收回藤蔓后入了法阵,瞬间消失在原地,随即出现在一座平原上,平原的这一半荒芜至极,那一半却生长着丰茂的野草和娇艳的花朵;连天空的颜色也不一样,一个昏暗,一个澄澈,仿佛被一种无形之物划分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严君禹慢慢走到两界的交汇处,双手往前一按,果然触摸到一层结界。

    “嗤,又有魔头想来破界。”负责看守结界的修士语带嘲讽地开口。

    “无需管他,我明天便让人来替了你我,也好早些回崇明洲去。”他的同伴低声说道。

    “哦,终于找到人来替换了?这可不容易。听说太玄神造宗的少宗主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融合之体,全修真界都在找他。若是你我能率先抓了他,炼成丹药,还不立时飞升?”

    “正是。机缘难得,我俩可不能干耗在此处。”

    当二人津津有味地讨论如何抓捕祁泽,如何吞食对方血肉时,魔界这头的守界人也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严君禹。

    “这是哪个宗门的傻小子?在结界上摸来摸去,当真以为自己能破界不成?去,把他叫过来问一问。”

    “哈哈哈哈,问他作甚,让他摸个够……咳咳咳咳……”这魔人话没说完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只见被他们视为蠢货的高大男子并指一划,竟将仙人设下的结界划开一条缝,然后双手往外一拉,缝就变成了洞,魔界的魔气和修真界的灵气立刻交汇在一起,形成猛烈的罡风。

    那人顶着罡风走进修真界,然后消失不见,留下的洞口却被罡风越吹越大,一发不可收拾。花繁叶茂的平原开始变得荒芜,荒芜的平原却落满了细碎的草叶和花瓣,两个世界以不可阻挡之势融合在一起。

    “结界被破了!破界者乃一名老魔,境界不知,宗门不知,来历不知!如今已入了修真界,去向不明!”这份音讯同时被传开,引发了各界关注。魔界这头欣喜若狂,奔走相告,修真界这边却如临大敌,恐慌万状。

    严君禹当然知道这层结界对乾元大陆意味着什么,于是故意将它划开。既然那些“正派人士”整天无事可做,一心想着吃别人的血肉,那就让他们也尝一尝被人生吞活剥的滋味。

    ----

    越靠近灵水宫,湖泊和江河便越多。这天,当祁泽俯下身在江边净手时,一只灵巧的鱼儿给他送来了一枚淡蓝色的玉佩。在这世界上,除了父亲,只有苏怀云能轻易找到他的所在,因为她手里也有一块命牌。

    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祁泽用灵气激发玉佩,苏怀云忧虑的声音便缓缓流泻,先是说明自己为何没能及时赶去救助太玄神造宗,后又抒发了悲恸之情。

    她言辞恳切,既表明自己需要付出全宗被灭的代价去救助儿子,所以略有迟疑;又表明经过深思熟虑,自己终究放不下母子亲情,准备放手一搏。她让祁泽往灵水宫相反的方向走,到得十方城自然会有人接应他,助他假死脱逃。这块玉符内藏传送阵,捏碎后能把人传送到灵水宫的禁地里,届时她再想办法把儿子送去靠近魔界的三不管地带。那里相对来说比内陆更安全。

    “……虽不曾日日相处,但你终究是我骨血,为娘只能帮你到这儿,望你多加珍重。”苏怀云独有的清冷嗓音渐渐消失在洞里。

    祁泽靠在石壁上,低低笑起来。往相反的方向走,以免连累灵水宫,假死后传送到灵水宫禁地,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囚禁自己,继而炼成丹药。苏怀云,你果然是个好娘亲,真是用心良苦!

    想起上一次,自己如何被这枚“雪中送炭”的玉佩感动地痛哭流涕,又如何义无反顾地踏入苏怀云的陷阱,差点被投入炼丹炉……祁泽终于收了笑,呢喃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这回咱们可以两清了。”

    他走出山洞,卸去伪装,大大咧咧地朝灵水宫的方向走去。苏怀云不是想秘密行事吗?那他偏要替她好好宣扬一番,路上若是遇见截杀的,顺便还能报个仇,也不用他一个一个去找了。</p>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