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神造 > 正文 109.番外11
    祁泽炼成神器的消息传回万剑宗时, 弑天正与八位渡劫期的大能在排布诛仙阵, 此阵需要极为默契的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若是哪个布阵者心神不够集中,非但绞杀不了魔头,还会受到反噬。

    五长老待九人撤去剑阵才快步上前, 禀告道, “宗主,祁泽炼成了一张万鬼噬魂幡, 据说是神器。”

    “嗯?”弑天眸光微暗,其余八位大能亦变了脸色,追问道,“消息属实吗?若我等没记错的话, 那祁泽今年不过十五六岁, 修为只在金丹期,怎能炼成神器?”

    “消息属实,诸位仙长请看。”五长老双手奉上一面铜镜,用灵气激发后便能重现当日情景。天道降下九九雷劫轰击白幡,却没能使其泯灭,而祁泽也毫发未伤。

    “祁泽的修为也在渡劫期以上,我绝不会看错。”一名大能忧心忡忡地开口。

    “他若是渡劫期的高手, 又怎会眼睁睁地看着宗门被灭?应是被追杀的这段时间得了什么机缘。”另一位大能猜测道。

    “无论怎样, 万鬼噬魂幡已成, 哪怕我们布下诛仙阵, 魔人亦可用阴煞阵破之, 除非我们手里也有一件神器作为阵眼。”弑天轻轻摩挲腰间的佩剑,心里一阵翻腾。他的佩剑名为龙吟,乃半神器,在乾元大陆堪称举世无双,所向披靡。得到这把剑时,他只是一个初入宗门的筑基期小儿,为了掩盖它的不凡委实花了一番功夫,却终究没有白费。短短一千年,他便成为了渡劫期的大能,在乾元大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天道的宠儿,否则岂会得到这样一把独一无二的神剑。但现在,五长老却告诉他,曾经被他视为蝼蚁的祁泽一出手就能炼制神器。这简直毫无道理!

    “把无极宗宗主找来,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炼制出神器。半神器与神器,虽只一字之差,半步之别,却宛若天上地下。没有神器作为阵眼,我们的诛仙阵定然不敌阴煞阵。”弑天看向几位大能,慎重道,“炼制神器非一日之功,更需耗费无数天材地宝。我这便开了私库,让无极宗主挑选得用的材料,若有缺漏,还望各位慷慨解囊。”

    “驱逐魔人乃修真界头等大事,非宗主一人之责,我等怎敢推却?只要能炼制出神器以解危局,我等上天入地也会寻来。”几位大能义不容辞地说道。

    “多谢各位。”弑天拱手道谢,又琢磨一番方道,“我总觉得祁泽的修为有古怪,灭宗那日还只是金丹期的修为,没道理两月之后便成了渡劫期。我得派几名峰主前去试探他。”

    “我等亦想探探虚实,不如同去?”几名大能也心存疑虑,各自挑选了得力的下属,命他们即刻出发。

    一行人尚未走远,无极宗宗主便驾云而来,看过铜镜后心里惊骇难言。无极宗也是炼器大宗,虽比不得太玄神造宗,在乾元大陆也是一方巨擘,该有的眼界自然会有。别人注重的或许只是结果,但在他眼里,祁泽的炼制手法却精妙至极,莫说模仿,便是看久了也能对识海造成冲击。

    无极宗主连忙闭上眼睛,暗暗压制隐痛不已的识海。

    “你觉得怎样?”弑天沉声问道。

    “的确是神器。”无极宗主不敢隐瞒,坦诚道,“此幡至阴至邪,非至阳至刚之神器不能克制。”

    “你能否打造至阳神剑?”

    无极宗主迟疑了,沉默半晌才道,“可勉力一试。”身为乾元大陆第二炼器宗的宗主,他没有一日不想超越太玄神造宗。当他以为祁钟树死了,自己便是乾元大陆炼器第一人时,对方的儿子却又冒出来,狠狠往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自己也是渡劫期修为,又有弑天宗主倾力相助,没道理炼不出神器。这样一想,他立刻摆出笔墨纸砚,说道,“我这便列一张单子,烦请宗主帮我搜集材料。”

    “只管写上。”弑天环顾众人,补充道,“待诛灭魔人,我等便联手布下新的结界,以这件神器镇压。诸位以为如何?”

    “这是当然!”

    “再好不过!”

    “宗主大义!”几位大能纷纷表示同意。

    平定魔人后,留下的神器必然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修真界好不容易得来的太平又将葬送,不如把它压入地底永远封印。几人连战后事宜都考虑进去,仿佛修真界一定能战胜魔界,而胜利的希望全系在即将出世的神剑上。

    无极宗主一边写字一边倾听几人对话,原本跃跃欲试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起来。若炼器失败,后果会怎样……这个念头甫一出现就被他狠狠压下去,但心底却埋下一颗不安的种子。

    ----

    自从祁泽炼制出噬魂幡后,前来太玄神造宗拜会的魔人便络绎不绝。四大宗主更是恨不得把宗门搬到太玄神造宗附近,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今天又收到多少贿赂?”严君禹从背后抱住爱侣,咬着他耳朵轻声询问。

    “不过几百口箱子而已。”祁泽回头吻他,表情愉悦。

    “如今他们可不认什么魔主,只认魔主夫人。都说魔人见利忘义,这话不假。”严君禹调侃道,“无论流落到哪个位面,全靠夫人的一双巧手养活我,我心里着实惭愧。”

    “知道自己是个吃软饭的,就该好好伺候金主才是。”祁泽说着说着已把手探入他衣襟,顺着强健的胸肌摸下去。

    严君禹低笑起来,把爱侣抱到膝头,好生品尝。殿内春风化雨,你侬我侬;殿外却杀声震天,剑拔弩张。几十名御兽宗的修士驾着黑蛟而来,二话不说便闯山门。

    “不好,那是快要化龙的黑蛟,我等对付不了,快去禀报宗主!”把守山门的弟子立即开启护宗大阵,然后跑去求援。

    殿门关得死死的,无论怎样敲打都没回应,而太玄神造宗刚重建不久,招收的弟子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只几百人,哪里敌得过御兽宗的灵兽大军?偏偏两位宗主都不靠谱,值此危难之际竟然玩起了失踪,这可急坏了门下弟子。

    “宗主,宗主,御兽宗的修士打上门来了!”两名弟子焦急呐喊。

    “爹爹们在睡觉,你们别去打扰,否则会倒霉的。”一号深有感触地说道。

    两名弟子左看右看没发现人影,正纳闷呢,就被一号踹了一脚,“本少主在这儿。”

    “少,少主!”两人弯腰低头,总算发现了一寸长的傀儡娃娃,赶紧把山门外的情况禀报一遍。

    “多大点儿事?也值得你们鬼喊鬼叫的?”一号很不耐烦,敲打放置在偏殿的一口青鼎,诱哄道,“球球,外面来了很多食物,你想不想吃?”

    青鼎剧烈晃动起来,继而爬出一坨软趴趴的肉球,一面轻摆触手一面向山门挪动,挪着挪着便从肉球变成了肉山,体积膨胀了百倍不止。一声龙吟从山门处传来,引得它焦躁不已,当即便顺着台阶滚下去,轰隆隆一阵响,总算是顺利抵达了目的地。

    两名弟子见肉山如此笨重,额头不免冒出许多冷汗。守在山门外的弟子更是一阵绝望。这怪模怪样的玩意儿哪里会是黑蛟的对手!

    御兽宗的修士果然大笑起来,嘲讽道,“你们太玄神造宗没人了吗?竟然把一坨秽物派出来!”

    “师兄,你这就不知道了吧,秽物也有秽物的厉害之处。”

    “哦?此话怎讲?”

    “秽物打不过,还可以恶心人。 奔该奘磕阋谎晕乙挥,直把太玄神造宗的弟子臊得抬不起头来。那肉山却毫无羞耻之心,颤巍巍地爬起来,又抖了抖满身肥肉,看似笨拙,却以极快地速度甩出一根触手,把天空中的一头黑蛟拽到自己嘴边,三两下嚼碎。

    这个过程发生得太快了,快到御兽宗的修士还在猖狂大笑,快到那头黑蛟连反抗都来不及。然而一面倒的屠杀才刚刚开始,发现黑蛟味道果然不错,能量也足够充分,肉山竟上了瘾,同时射出许多触手把另外三头黑蛟死死缠。斡伤钦踉,长啸,抓挠,甚至喷出毒液和龙息,依然不肯放松。

    渐渐的,威武不凡的黑蛟被触手吸成一个个干瘪的皮囊,驯化它们的修士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噬。其余灵兽被黑蛟的惨状骇。官橘朐诘夭桓彝。这场挑衅还未开始便草草结束,待御兽宗的修士夺路而逃后,躲藏在暗处的探子才远遁开来,把消息传回宗门。

    有那眼光毒辣者当即传音道,“御兽宗派遣黑蛟试探祁泽深浅,未能见到正主,却遭逢一头怪兽,状如肉山,下生藤蔓,剧毒,巨力,万法不侵,疑为灭魔之体!御兽宗修士齐攻之,诸般法门用。茨苌怂趾粒 

    消息一出,整个乾元大陆都震动了。灭魔之体比融合之体更为珍惜罕见,得之可万法不侵,诸邪不近,莫说飞升,便是从玄仙一直修炼到仙帝也不会遇见瓶颈,如何不教人垂涎?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逍遥小书生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我的美女后宫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